音樂在臺灣 - 臺灣音樂生態觀察 http://tmiplantfrom.ncfta.gov.tw/m2/tmi_w1_m2_s3_l_xml 本站之RSS內容僅會列最新十筆資料,列出內容僅為摘要部分,完整內容請到本站(http://tmiplantfrom.ncfta.gov.tw)觀看,謝謝! 2015年臺灣音樂生態觀察暨評述報告-傳統音樂類-范揚坤 引言 當代於臺灣各地所舉行的各類文化藝術展演,形態繁多不可勝數,即便只就其中音樂單一類型,甚或觀察目標更進一步限縮,專以臺灣的傳統意象或傳統音樂為訴求的音樂會展演此一範圍,不限規模,國內每年演出場次總數想必仍不能少於百數場之譜。因此,若只觀察其中部分音樂會活動,藉以縱覽臺灣2015年度傳統音樂展演生態發展總體概況,或透過量化統計才能建立的數據觀點,實際不免流於片段或以偏概全嫌疑。 然若以特定取樣對象作為質性觀察目標,如本年度筆者個人針對部分特定音樂會展演現象所見,倘若透過樂種風格取向、表演者組成、表演內容(曲目)設計、展演空間與社會環境等各項與藝術基礎特徵或變遷發展有關的指標條件設為觀察重心,仍有某些相對重要的趨勢表現或現象特徵,可藉本文稍作說明或需要更進一步持續關切。 其次本文所稱傳統音樂,呼應現時臺灣音樂文化人文多元網絡生態,其中一層如南、北管或客家八音,與民間社會或特定族群生活傳統脈絡共生有的各類傳統樂種;另一則以「國樂」為樂種稱,或以「現代國樂」為名,一種混合漢族音樂傳統形貌與西方音樂表現技術,涉及當代文化國族主義所強調現代性意識的音樂文化發展,之於臺灣的時代面目。 以上兩類音樂文化現象,雖皆屬臺灣當代文化社會重要現象,但所以在音樂文化屬性上並稱為傳統音樂,與其說基於共同文化脈絡的理由,毋寧說是基於民族的「共同體」想像。甚或如前稱與臺灣民間社會或特定族群生活傳統脈絡共生有的各類傳統樂種,倘若仍以臺灣為此相關傳統音樂總稱,則所謂的臺灣音樂,仍屬於以臺灣為「共同體」想像的文化意識產物。 僅此即可知,不論任何時間、任何歷史階段來看臺灣傳統音樂文化樣貌,其間最一般基礎特徵,必然隨時呈現多元且不應以特定固著形象形容的多樣化文化外觀,最令人印象深刻。因此,描述當前臺灣傳統音樂活動生態所呈現此種文化光譜,構成異質性多元差異分佈,只是一種基於既存現象的陳述,不涉及任何趨勢有關優劣起落論斷,可為本文以下文化觀察針對不同演出製作及其活動整體外觀,預行設置繼續言說分析的客觀前提。 發展與變異的總貌 2015年間,臺灣傳統音樂,包括從民間以至公部門所規劃展演活動多樣化的基本外觀,不僅止於樂種、音樂類型傳統原有的豐富性生態,還包括活動有意標舉多重目標概念,及所結合展演空間,以及各次節目製作對於演出內容、編制形式可能性的多元試探與發想。因而年間所見各種展演活動外貌,不論表演形態、曲目組織甚或與展演空間的互動關係,自然可見得存在某種積極多變的實踐意圖與想像。 類此多樣化外觀特徵,不僅止於內容或者活動模式的多元性,而是整體隱含某種與當代人文趨勢具有一致性的變貌特徵。亦即由此錯綜多樣活動現象所形塑現時展演生態外觀,部分承續自近年間的趨勢文化現象,部分則另有涉及客觀現實應然與使然,甚或不得不然需要適應當下時空環境變遷的接受關係,無法肯定可歸屬於傳統音樂活動在2015年間參與臺灣社會文化發展的專有特徵。 其次,不同樂種為適應時代環境變遷趨勢,各自於應變過程當下所呈現發展多樣化區別,尤其涉及不同樂種各自存在歷史經驗與對自我經驗優勢的把握,就歷史意識與趨勢發展的判斷基礎,各有選擇因應,最終形成表現於整體文化光譜上的異質性差異分佈。 此一發展與變異,固有部分「反映了臺灣當下快速變遷下的生態與環境,也積極對應臺灣國樂發展的困境與機會」(黃正銘,2016)。亦即在現有活動事實其中的部分外觀,演出者任何決定,不論源自於創意或為適應當代環境的嘗試,都只是連串選擇過程的其中環節之一,所有的結果也將是後續階段判斷基礎之一部分。在此擇取辯證的過程,常見案例的外觀,未必都是獨立、縝密的佈置或評估結果。除國樂的器樂與樂團展演文化需要回應時代,此外其他各種臺灣傳統音樂存在於當代社會,同樣在文化的存續與發展意志實踐過程間,遭遇著各種時代課題。針對教育推廣,臺灣國樂團針對國小教師舉行兩梯次《國樂欣賞及傳統藝術賞析104年度國小教師研習營》(國樂欣賞課程,2015/12/5-12/6)、(傳統藝術賞析課程,2015/12/12-12/13)活動,說明類似活動的需要,不僅止於音樂藝術教學的分眾資源,同時還呈現有關文化的當代傳承,仍需要從基礎教育體系間建立話語環境。 現有環境其中最基本難題之一,即多數傳統樂種,不論器樂或歌謠文化原有生態傳統,面對文化所在社會既有生活模式、人文情境急速變遷、消失,舊時與日常生活渾然一體的展演環境、時機,多半已成歷史記憶。音樂會,此種源自西方19世紀中產階級文化產物的展演活動模式與形態,無可避免已成現時再現傳統音樂音聲文化及其藝術景觀的重要選項。 系列性演出的模式 7月「2015竹塹國樂節」(2015/07/04-08/01)。8月「2015桃園國樂節」(2015/08/11-09/20)。新竹、桃園兩城市於2015年,分別舉辦以「國樂」為節目主體內涵的大型藝術節活動,為當代臺灣各地所見各種主題式藝術節,少數專以國樂藝術文化特色為號召的「國樂節」,以發展國樂表演文化為核心,結合其他關聯性音樂類型的音樂主題藝術節。 此處兩地「國樂節」雖各有特色,但藝術節系列展演活動模式,主要皆以推動城市在地國樂教育、表演資源為基礎,結合其他外部表演人才、團隊與展演節目,可見兼具國樂教育交流,樂種文化表現的系列性專題展演。活動形式大抵包括音樂會、專題講座和解說工作坊(樂器表演專題介紹、研習課程)三部分。其中包含合奏、協奏、絲竹室內樂等各類編制專題音樂會節目;「竹塹國樂節」共14場,「桃園國樂節」則有5場音樂會。 「104年鹿港小鎮藝術節」(2015/11/06-11/15)。同月,另有「好有戲重要傳統藝術傳習計畫成果發表」(2015/11/27-11/29)系列演出。相對新竹、桃園兩地「國樂節」嚴謹正規的城市藝術節活動模式,文化部為深化推動區域「在地‧觀光‧人文」,及為傳統藝術文化資產保護的世代傳承、推廣展演,2015年11月間分於彰化、臺中兩地舉辦「鹿港小鎮藝術節」以及「重要傳統藝術傳習成果」兩種內容各自涵蓋跨領域不同藝術類型系列節目,展演場所不論戶外或室內,皆以參與融入在地文化景觀、歷史建築等特色空間為訴求的複合式藝術節式系列展演。 與純粹的音樂節有別,文化部文化資產局舉辦「重要傳統藝術傳習成果」,在公賣局臺中酒廠的歷史建築群園區中演出,包括戲曲、傳統歌謠、傳統器樂等臺灣當代國家指定重要傳統藝術及其保存者(團體)技藝傳習年度成果現況。本活動雖無藝術節標題,但是連續多場次展演活動內容,已儼然呈現有如重要傳統藝術傳承主題的藝術節面目。其中以傳統音樂演出主題內容為例,包括唸歌說唱(楊秀卿)、滿州民謠(張日貴)、泰雅族lmuhuw(林明福)、排灣族口鼻笛(許坤仲、謝水能),以及北管樂(邱火榮、彰化梨春園)、客家八音(苗栗陳家班北管八音團)、布農族傳統歌謠(布農族文化協會Lileh合唱團)等各項重要傳統音樂專題音樂展演。 另外,文化部轄下的國立彰化生活美學館結合彰化縣、鹿港鎮在地行政單位共同舉辦的「小鎮藝術節」,活動目標以生活空間(小鎮)為整體活動主要訴求,藝術節節目與類型因此更加強調豐富性,邀請國內外知名藝文團體及社區表演團體共同在鹿港鎮參與演出活動,多元展演包括靜態與動態、藝術與通俗、在地與跨文化。 整個藝術節活動包括國內外藝文表演,以及中臺灣社區藝文成果展現、重要工藝文化資產保存者作品展、「社造20-村落文化節巡迴展覽」,活動場域分布於鹿港鎮體育公園、公會堂、龍山寺及文開書院等各個在地重要歷史人文景觀。其中,國內外藝文表演與國樂主題有關內容,包括琴園國樂團【大唐盛世李謩傳奇】(11/06,運動場)、采風樂坊【東方傳奇搖滾國樂】(11/07)、長榮交響樂團與中央民族樂團聯合演出(11/07)、無雙樂團(11/13,運動場)、臺北市立國樂團附設市民國樂團【市民凱歌小鎮情】(11/14),以及,彰化在地藝文團隊彰化國樂團(11/15)。 2015 2015年臺灣音樂生態觀察與評述報告-藝術音樂類-賴偉峯 事件話題 無論在任何領域,事件話題總是最吸引消費者與粉絲的目光,當然音樂演出也不例外,如果能夠扣緊時事,絕對能為票房加分。 2015年2月25日,臺灣重要的當代作曲家蕭泰然過世,樂壇一片哀悼之聲,各大媒體也紛紛刊出紀念大師逝世的悼念文。而在樂團方面,國家交響樂團(NSO)率先開演,在國家表演藝術中心以及財團法人蕭泰然文教基金會的協助下,於4月5日推出【蕭泰然紀念音樂會】,演出蕭泰然的《臺灣頌》、《出外人》、《夢幻的恆春小調》、《冥想曲》等小品,也演唱了《爸爸的筆》、《阿母的頭鬘》、《靜夜星空》等歌曲,以及《福爾摩沙鋼琴三重奏》、《原住民鋼琴五重奏》、《來自福爾摩沙的天使》、《福爾摩沙交響曲、《1947序曲》等重要作品,為一代作曲巨擘留下漂亮的音樂紀錄。 隨後,臺北市立交響樂團(TSO)也在8月22日的開季音樂會,演出蕭泰然《玉山頌》,同時邀請到2015年剛出爐甫獲伊莉莎白大賽首獎的韓國女小提琴林志映首度訪臺演出,成功結合兩個事件話題行銷。 此外,今年也是芬蘭作曲家西貝流士150週年冥誕紀念,因此芬蘭指揮沙隆年率領著愛樂管弦樂團來臺演出,也特別排出西貝流士的《芬蘭頌》、《第二、五號交響曲》,十分應景。 而臺灣歷史最悠久的交響樂團:國立臺灣交響樂團(NTSO)也正巧在今年歡慶樂團七十週年生日,除了一系列相關音樂會外,在團慶音樂會還請到「老團長」陳澄雄擔綱指揮,格外有傳承意義,並且與台中綠園道誠品書店合作推廣講座。在國際樂團方面,指揮幕提今年率成立於1891年的芝加哥交響樂團抵臺演出,今年剛好也是他們的125週年,也成為音樂會演出的宣傳重點。 此外,今年也有一特殊的事件行銷。當年由阿巴多一手打造的馬勒管弦室內樂團,今年在鋼琴家暨指揮家安斯涅的帶領下,分別於5月5日在國家音樂廳演出貝多芬《第一、五號鋼琴協奏曲》、5月7日於高雄至德堂演出貝多芬《第二、三、四號鋼琴協奏曲》,在跨城市演出全本貝多芬鋼琴協奏曲而成話題。 今年樂壇最熱的「臺灣之光」話題,當然是曾宇謙奪下柴可夫斯基大賽小提琴銀牌。英雄出少年的他,不僅頓時成為媒體焦點,之後奇美文化替他推出的薩拉沙泰《流浪者之歌》專輯,更讓他在第26屆傳藝金曲獎奪得最佳演奏詮釋獎,錦上添花。 勢不可擋的旋風,不僅讓曾宇謙演出邀約不斷,葛濟夫(柴可夫斯基大賽評審主席)率領著慕尼黑愛樂2015年底訪臺時,更邀請他進行兩首小提琴協奏曲的合作;小提琴大師帕爾曼抵臺與臺灣音樂學子互動時,也由曾宇謙擔任翻譯工作。近距離跟前輩大師面對面,也大大提升曾宇謙的國際能見度。 主力樂團 每年臺灣三大主力交響樂團:NSO、NTSO、TSO無疑都擁有許多演出資源,加上三團都有各自地緣關係強的屬地(兩廳院、社教館、霧峰演奏廳以及臺中中興堂、中山堂),因此也成為影響臺灣音樂現況的三個重要因子,他們樂季推出的節目內容,樂團的走向與表現,都會成為觀察重點。 NSO無疑是國家門面,坐擁最多的資源、堪稱音樂表演旗艦級團體。他們重視國際接軌、海外名聲,在現任音樂總監呂紹嘉率領下,演出素質精雕細琢。不過「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也因為缺乏競爭加上不少資源被把持,因此NSO與本地藝文市場上下游業者的互動,看來相對封閉且保守,頗有不食人間煙火的情況,也因為沒有自負盈虧的問題,演出票房經常積弱不振,兩、三成的售票率,往往遠比民間藝術經紀公司五成以上的票房還慘。 加上今年國家音樂廳6、7、8、9四個月的「歲修黑暗期」,更讓樂團雪上加霜,幾乎排不出有看頭的演出。除了2月25日由久石讓率領樂團的演出造成票房秒殺外,就是年高德劭的馬利納爵士於11月18、20日的客席演出稍能吸晴了。 相對於面臨國家音樂廳「歲修黑暗期」的NSO,NTSO今年就顯得神采奕奕;一來因為今年是七十週年團慶音樂會,重新提醒了樂迷NTSO是臺灣歷史最悠久的交響樂團,而且團址位於臺灣樞紐的中部位置,一路走來也一直是最有音樂理念的交響樂團,肩負起灌溉全臺音樂藝文園地的責任。 其實以NTSO為中心,早就發展出了屬於自己的共榮生態圈,音樂人才可以從光復音樂班、雙十與曉明(停班)、台中二中與惠文高中,一路栽培到東海音樂系,也形成了NTSO很重要的次文化力量。 今年樂團最令人眼睛一亮的演出,就是簡文彬指揮樂團搭配西班牙拉夫拉前衛劇團,演出卡爾奧夫《布蘭詩歌》,是相當成功的跨界組合。此外【天空音樂會】的下鄉露天演出也相當有意義,足跡踏遍嘉義縣大林體育運動公園、台中大里運動公園、彰化溪湖糖廠、雲林斗六人文公園等等,讓更多無法走進音樂廳的國民,有機會接觸到精緻的音樂演出。【誠品X國臺交】以及與台中古典音樂台合作,也都是音樂推廣的紮根工作,這方面NTSO的表現無疑是世界級的。 最後,劉玄詠回鍋團長,他出身團員且熟習樂團運作,舊人新政還找來新包商製作改版的樂團刊物《樂覽》,不過行事相對過去也趨於謹慎,成效仍待觀察。 回到臺北的TSO,樂團這幾年的團長人事頗為動盪,似乎找不到能穩定樂團的人選;往往就是急就章找個文化行政而非音樂人才充數,要他扛起整個樂團成敗與表現的責任,難脫外行領導內行的批評。 其實TSO仍不愧是臺灣三大交響樂團之一,有著身後的基本底子,不論是團員素質與節目規劃,即使面臨群龍無首的情況,表現依然瑕不掩瑜、可圈可點。2015年5月30日推出的「許石與楊三郎懷念臺灣歌謠交響詩」就兼具了本土意識與藝術高度。年底11月6、8日推出柴可夫斯基歌劇《尤金・奧尼金》,也是讚聲不斷,可以說延續了當年陳秋盛團長每年一齣歌劇製作的優良傳統。 音樂節慶 「藝術節」已經是最能群聚藝文愛好者的主題行銷活動,如果做出國際知名度更能帶動觀光人潮。舉例來說,世界三大藝術節:英國愛丁堡藝術節、法國亞維儂藝術季、美國紐約下一波藝術節,都能達到讓藝術愛好者繞著地球跑的集體朝聖效應。 反觀臺灣,先不說藝文活動,能激起全臺民眾群聚的活動行銷,大概就是每年墾丁的春吶以及101的煙火跨年而已。而在受眾更為狹隘的藝文活動中,為期一週的臺中爵士音樂節加上戶外活動,也算打出了名號。 在臺灣,如果以純粹藝術節為號召,多天多場次且行之有年,又有堅持與成效的,當屬以下四大節:TIFA臺灣國際藝術節、TNAF臺南藝術節、台積心築藝術節以及臺東音樂節。 TIFA臺灣國際藝術節其實囊括了戲劇、舞蹈、音樂各類表演藝術,是臺灣最有國際前瞻高度與資源的藝術節。2015年音樂類的表演從3月6日到4月11日,包括【譚盾與朋友們】、【愛倫坡黑貓】、【都蘭X沖繩海島風光】、【迷幻戰境】、以及永遠的童話世界【小黃點與四季】。今年更大手筆結合港台中樂團,包括有臺灣國樂團、臺北愛樂合唱團、香港中樂團,一同演出成吉思汗大型交響音樂史詩。 TNAF臺南藝術節自臺南市長賴清德於2012年上任舉辦至今,他自己表示推動藝術節有三大主因,首先是他當立委時,看到臺南很多在地藝術團體沒有經費經營,且文建會又常以臺北看天下;其次希望臺南人能為藝術瘋狂,向球迷瘋球賽一樣。最後則是希望大家能透過藝術會友,邀請世界級表演者提高臺南的能見度,進行城市行銷,讓世界各國看到臺南。 辦藝術節所需要的文化力、行動力都很關鍵,而且還要能結合在地企業的支持。幾年下來,臺南藝術節的口碑的確做出來,獲得市民甚至南部民眾的踴躍參與甚至是誇獎。因為表演內容好,有室內有戶外,也不只固定在文化中心,把整個臺南變成一個文化空間,甚至衍生相關教育活動。賴清德還記得上回波伽利唱臺南戶外場,結果下了大雨,不僅台上賣力唱,台下民眾甚至沒穿雨衣也陶醉在音樂中,讓波伽利「感受到這個城市的熱情」。 2015 2015年臺灣音樂生態觀察與評述報告-傳統音樂類 壹、前言 臺灣傳統音樂種類眾多,如原住民音樂、唸歌、南管音樂、北管音樂等,此類原生態都是以常民生活為重心的表演,不是一般賣票系統的舞台表演。目前搬上舞台表演的節目並不多,較常見賣票的節目多以國樂為主,除了賣票類正式演出的節目外,欲瞭解臺灣傳統音樂生態,還是得觀察在民間的各類音樂活動。本文將先以透過製作、賣票演出節目的觀察評述,再以民間音樂活動或不賣票的表演節目做評述。 貳、賣票演出之節目 2015 2015年臺灣音樂生態觀察暨評述報告-藝術音樂類-林伯杰 壹、前言 臺灣的藝術音樂環境,若從每年各地的藝文表演活動,無論規模大小售票與否,極為繁多興盛,似乎從表演人才的培育到欣賞人口的養成,已儼然有成,然而在這榮景下確有幽微之處可深入探討。 由於筆者身居臺北,無法親臨每場演出,因此2015年度臺灣藝術音樂(含跨界表演與當代音樂)生態之觀察,或從臺北視野而略失偏頗,且難免挂一漏萬,但筆者試圖下列五個面相,進行整年度的宏觀記錄,並佐以部分實際觀看節目的心得,做微觀評述。 一、創作時代 二、音樂類型 三、表演團體 四、展演場所 五、觀眾反應 一、從「創作時代」面之觀察評述 自西徂東,藝術音樂(或我們慣稱的古典音樂)為歐洲傳來之音樂類型,因此從全球表演藝術的大數據,若與臺灣進行比較,可以視為臺灣藝術音樂生態的重要參考指標。 英國BACHTRACK網站統計2015年全球27800場表演節目(包含17100場古典音樂會、7500場歌劇、3200場芭蕾舞),而臺灣部分,筆者以最具指標性的臺北兩廳院節目粗略統計作為代表。若將藝術音樂依創作時代區分為「早期音樂與巴洛克時期」、「古典樂派與浪漫樂派」及「當代音樂」三大類,不同國家的節目比重如列表: 2015 2015年臺灣音樂生態觀察暨評述報告-出版類 「您多久沒買唱片了?」 在Apple iPod全球銷量都已呈現衰退頹勢的2016年,如果還有誰在問著誰多久沒買唱片,往往只有兩種可能性,一種是本身收藏大量CD的重度樂迷,他們藉由這般提問,唏噓著CD已成明日黃花,同時,也趁機標榜自己是少數仍會購買實體唱片的異類。 另一種可能,則是iTunes、Spodify、KKBOX、iNDIEVOX、myMusic等網路音樂串流服務的愛用者,甚或是從業人員,他們透過這般「明知故問」,刻意凸顯這年頭根本沒有人會再花錢購買實體唱片。 黑膠復興成為產業救星 這年頭真的沒人會買唱片了嗎?根據日本唱片協會RIAJ (Recording Industry Association of Japan)的年度統計,2015年,日本全國唱片總生產量為2億2371萬9000張,與2014年相比,衰退約1%左右。儘管如此,總銷售產值卻是不減反增,增幅為0.1%,總營收額共增加了2544.49億日圓,成為過去三年來,頭一遭出現總產值正成長之勢。 為什麼總產量衰退,總產值反而逆勢上揚呢?仔細端倪日本唱片協會所公布的年度報告,其唱片總生產量的下修主要來自單曲CD發行數比起前年銳減1%,專輯CD產量衰退了2%,換算起來,前者便整整少了5514.4萬張,後者更高達1億1269.6千萬張。除此之外,像是SACD、DVD-Audio、MD等高解析取樣的高音質唱片產量銳減了近23%,換算後為34.8萬張,傳統錄音帶也大幅減少了近25%,約80萬卷,再再拉低了整個總生產值。 統計中,唯一逆勢上揚的只有黑膠唱片,成長幅度竟高達65%,共增加了66.2萬片的產量,儘管仍舊無法弭平其他實體唱片在總量上的嚴重失血,不過,因為黑膠唱片屬於高單價商品,66.2萬片黑膠產量的成長,仍取得11.75億日圓的產值提升,不僅打平了其他唱片載體因為總產量減少所導致的總產值衰退,還一舉讓所有實體唱片加起來的總產值超越了2014年。言下之意,黑膠唱片拯救了許多唱片公司原本慘澹的年度報表,儼然成為日本唱片產業的救世主。 其實不只日本,黑膠唱片從早些年所謂的「文藝復興」到現在成為整個唱片界的產業救星,在北美,在英國,在歐陸各國,甚至在臺灣,也都出現類似現象。像是前幾年一度申請破產的英國知名連鎖唱片行「HMV」,去年就是仰仗黑膠唱片與相關硬體設備的收入,重新登上英國最大唱片公司的寶座。 根據其官方新聞稿所述,光是耶誕節黃金周,HMV英國各大分店,平均每分鐘就售出一張黑膠唱片,速度之快,彷彿又重新回到了六、七十年代唱片產業的榮景歲月。若再參考英國唱片業協會BPI (British Phonographic Industry)所公佈的2015年英國音樂市場年度報告,去年大不列顛的黑膠總銷量更已達到21年來的新高點,總計210萬張,比起2014年,成長率達64%,與日本的65%不相上下。 至於一洋之隔的美國,根據美國唱片工業協會RIAA (TheRecording Industry Association of America)的年度統計報告,2015年美國各州黑膠唱片的銷量共達1190萬張,對照2014年的920萬張,大幅成長了32%,營收共增加4.16億美元,佔所有實體唱片的總銷售額中的20.6%,亦攀上1988年以來的新高峰。反觀CD銷售,則下滑了10%,收入僅20億美元,一來一往,更可看出黑膠復興乃是全球唱片發展必然之勢,至今仍未有衰退之象。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 行文至此,您可能會納悶:為什麼這篇臺灣傳統藝術音樂唱片出版年度觀察報告會由這波全球化的黑膠復興運動作破題呢?筆者當然是有所用意:第一,過去幾年,任何人在嚷嚷著「現在已經沒有人會買唱片」時,往往指的是「沒人會買CD」;實際上,作為音樂商品的「實體唱片」可不只有CD。 按前文所述,尚有黑膠唱片、SACD、DVD-Audio、MD、錄音帶等唱片形式流通於市。因此,在剖析2015年臺灣傳藝音樂唱片出版趨勢之前,誠摯希望各位先有一個基本認知-「實體唱片」絕對不僅限於CD。 其次,之所以優先談論全球化的黑膠復興運動如何為低迷多年的唱片工業注入一股活水,無非想要顛覆多數人對於音樂出版產業的悲觀見解,讓各位理解當今樂迷並非不再購買唱片,而是對於音樂商品的需求、目的以及消費行為、心理正在發生質變。 此時此刻,無論是音樂出版業者,抑或是演出者、創作者、唱片製作人、經紀人等有識之士,應當抱以更宏觀的格局、更寬闊的視野,了解當今各國唱片產業的最新發展趨勢,再以「他山之石,可以攻錯」的取經態度,回首審視臺灣音樂產業的市場發展現狀,異中求同,同中求異地探究出那些成敗興衰是大勢所趨,那些是臺灣獨特產業環境下所造成的殊異? 就像是黑膠唱片,或是時興的數位串流服務,國外業已發展到怎樣的供需平衡,摸索出怎樣的嶄新獲利模式。對照之下,臺灣音樂出版產業未來又該何去何從,該如何重新調整出版行銷與通路策略呢?類似的反思與檢討絕對不僅限於流行音樂而已,作為整個臺灣音樂產業一份子的傳統藝術音樂-其中包括了古典音樂、宗教音樂、戲曲音樂、跨界音樂,都應該集思廣益,共謀出路。 最後,筆者也想趁機突顯美國RIAA、英國BPI、日本RIAJ等唱片工業協會,每年都會分別製作內容詳實且可信度高的音樂出版品年度統計數字,供產官學研究、檢討、觀察之用,反觀臺灣呢? 至截稿之前,筆者在RIT(Recording Industry Foundation in Taiwan)「財團法人臺灣唱片出版事業基金會」-即國際唱片業協會(IFPI)臺灣分會的官網上搜尋資料,卻遍尋不著一份完整的2015年度臺灣唱片產業的各項統計數字,這也造成筆者在分析許多臺灣唱片出版產業的現狀與趨勢時,發生資料佐證上的困難。 話說回來,即使RIT提供了完整的臺灣唱片出版發行年度統計數據,筆者不免還是得抱持一定程度的懷疑,畢竟,根據過往經驗,從唱片銷量排行榜到公部門各大音樂補助案的結案報告,灌水、作帳之嚴重,與現實情況脫節之嚴重,如何令人信服由臺灣各大唱片公司所提供的統計資料? 傳藝音樂去年僅只發行一張黑膠 儘管臺灣唱片出版事業基金會未能提供2015年全年度CD、黑膠、線上數位發行等各類音樂出版品在臺銷售狀況的完整統計數據,沒關係,有些現象無須數據佐證,只要親自田野調查或親身觀察即可。各位如果經常閒逛唱片行,不難發現,各大唱片行的黑膠展示區空間占比越來越高,類型曲風品項也越來越廣。 按照自由市場經濟所依循的基本供需法則,合理推論,黑膠復興的確也在臺灣唱片市場持續發酵中,否則,寸土寸金的唱片行何須增設那麼多黑膠展示區,籌畫那麼多黑膠市集節,各大唱片公司又何必引進那麼多進口黑膠唱片?複刻重發那麼多經典專輯黑膠,甚至連晚近新發行、即將發行的國語、臺語、客語專輯,也都將黑膠版本列為必須? 既然黑膠唱片是目前唱片出版業的顯學,去年一整年,臺灣傳統藝術音樂圈出版了多少張黑膠唱片呢?如果筆者沒漏買,沒有漏查資料,答案應該是只有一張。 這唯一一張臺灣自製發行的傳藝音樂黑膠唱片,還是來自高雄電器公會所主辦的2015高雄音響展,是官方紀念黑膠,唱片內容收錄了前年9月21日大提琴演奏家瓦列芙斯卡(Christine Walevska)在高雄市音樂館的現場演出(鋼琴伴奏者為福原彰美),曲目為《布拉姆斯E小調第一號大提琴奏鳴曲》,3段樂章彈奏下來,總計約25分鐘,因此是作45轉發行,而非較為常見的33 1/3轉。 在各國黑膠唱片銷量均逆勢上揚之際,各大唱片行也樂得增設更多櫃位來分食黑膠市場大餅的大好局勢下,萬萬沒想到,去年臺灣傳藝音樂圈竟然就只出版這麼一張黑膠唱片,而且還不是由唱片公司或者任何演奏家、樂團所獨立發行,難道臺灣各大唱片公司皆認為傳藝音樂的黑膠毫無市場商機嗎?或者另有其它原因導致這般有悖常理的結果呢?這是否也意味著臺灣在地傳藝音樂的出版策略與唱片市場的全球趨勢有所脫節呢? 唱片出版的市場價值何在? 面對一整年下來,臺灣僅製作發行一張古典演奏新錄音的黑膠,筆者認為,與其思考臺灣各大唱片公司為何不為?到底是不可為,還是不願為?倒不如反問有多少臺灣演奏家、樂團,可曾意識到其錄音作品能夠發行黑膠版本?或者,更進一步追問:有多少臺灣演奏家、樂團,有意識到其出版作品的「市場價值」? 2015 2012 臺灣南部原住民音樂的觀察與評論 今年度的臺灣南部原住民族群音樂的觀察與評論,除了根據我們調查團隊在田野工作當中所紀錄及拍攝的內容之外,也將去年所蒐集的資料和相關的討論分析,藉著今年持續或變化的現象,繼續來關心其背後所隱含的各種意義與問題,此外,對於工作團隊在調查當中力猶未逮的相關展演及活動,也試圖藉著網路資訊來做一個補充與探討。 以下就以實際調查的音樂活動內容為主軸和重心,在參與觀察所建立的經驗基礎上,試著對相關的資料性、活動性內容,進行整理、歸納以及解讀與討論,除了以族群為單位來分別論述之外,也將不同族群之間相類似的展演活動與表現類型合併一起來討論。其內容茲分述如下: 一、各族群音樂活動的內容與分析 關於南部原住民族群的音樂活動內容,根據調查小組所做的田野紀錄及資料搜尋,為了瞭解同一個族群在不同地區的共時性內涵,以下將區分族群屬性與活動類型,以時間為序來做討論,而一些跨族群的活動,則另闢章節及段落討論之。茲將內容以第一場舉行的時間先後為序,將族群順序表列如下: 2012 2012 年原住民音樂年度活動觀察與評介_卑南族、阿美族、撒奇萊雅族、噶瑪蘭族 阿美族豐年祭於每年七、八月展開,2012 年,公開舉行的活動有「2012 花蓮原住民豐年節」,在各個部落獨立舉行,以花蓮縣十個鄉鎮來說,七、八月總計要舉辦將近80 個部落的祭典。各部落舉辦祭典會清楚界分哪個部分是外來觀光客可以看的,哪個部分是不能開放的,而在儀式的進行中,歌舞的傳承被認為是進階儀式很重要的一環,歌舞的實施也因為祭典的實施,使得整個儀式的連接更為順暢,過程更完整。除了花蓮之外,台東市公所也舉辦了「【馬卡巴嗨】文化觀光活動」,一方面加強當地觀光效益,另一方面也期許傳統祭典文化的持續性。每一年的暑假,豐年祭都吸引了大批的國內外觀光客觀賞。 卑南族在2012 年中,最為盛大的為三月的小米除草收穫祭及七月的全國聯合年祭,大致上為一天性的活動,早上演唱祭歌,部落間互相交流,下午則舉行趣味競賽或摔角活動。除了全鄉的聯合豐年祭以外,各部落都舉辦了規模不等的祭典,每個部落有二至三個祭典,所以卑南族全年可能會有15 到20 個不同的祭典。撒奇萊雅族目前舉辦的祭典還包括靠海為生的磯崎部落所舉辦的海神祭,以及為紀念「達固部岸事件」(史稱「加禮宛事件」)中壯烈捐軀的Komod Pazik 頭目夫婦以及所有的殉難先祖而舉辦的火神祭(Palamal),除此之外,已經鮮少舉行其它的傳統性祭典活動。噶瑪蘭族則是於八月初在花蓮新社部落舉行一年一度的豐年祭,噶瑪蘭族的活動在祭司朱阿比過世之後,傳承陷入危機,由於朱阿比懂得祭典儀式,並教族人唱母語歌謠,是噶瑪蘭族口述歷史的重要人物,他的離開,對於噶瑪蘭族如何重振及保存自身珍貴的傳統文化,成為一大挑戰。從2012 年阿美族、卑南族、撒奇萊雅族及噶瑪蘭族等四族之活動記錄觀察中,仍可看到政府及原住民委員會在阿美族與卑南族的祭典活動投注了較多的精力,相較之下,撒奇萊雅族及噶瑪蘭族活動明顯較少,能見度較低,相形失色。 以下將針對阿美族豐年祭的觀察活動作較為詳細的撰述,主要以港口及貓公兩個部落為主,並試圖比較其 差異,以了解其祭典流程的內容及涵義。 前文 現今社會發展對原住民傳統文化帶來的衝擊,主要為「語言」與「生活型態」兩部分。母語與族語的式微,使耆老與年輕族人產生相當程度的代溝。南島語族傳統文化,以口耳相傳為主要傳承媒介,因此,族人對族語的理解力,是掌握歌謠中傳統智慧傳承的關鍵。族語的式微,不但使傳統智慧面臨相當程度的傳承危機,同時,也使原有配合時事進行即興創作的技巧,逐漸消失。除此之外,現代社會與傳統社會不同的生活型態與社會結構,使歲時祭儀與傳統文化,失去了原有的舉辦場合與必須性。隨著祭典儀式舉辦次數的減少,歌謠交流與眾人相互學習的場合也相對減少,而某些僅限於特定場合吟唱的歌謠,一旦祭儀不再舉辦,歌謠相對隨著祭儀失傳的機率也倍增。 觀察2012 蘭嶼達悟( 雅美) 族的傳統音樂活動,從年初朗島國小日出大樓落成典禮、七月份朗島部落舉辦的大型收穫祭(Apiya Vehan)、椰油、蘭嶼與東清國小聯合成立的小飛魚文化展演隊、到每年由蘭恩文化基金會定期舉辦的雅美族傳統歌謠與傳統母語神話說故事比賽…等,顯示出蘭嶼傳統音樂文化旺盛的生命力,與族人對文化傳承的重視及努力。蘭嶼六個部落雖然對歲時祭儀的舉辦方式,有些微歧見,但對自身傳統文化的自豪感與對傳承工作的努力,是不分部落、不分地區,由全島族人齊心協力地發展。即使現代文化對蘭嶼傳統社會帶來相當程度的衝擊與價值觀的迷失,但近年來,透過社區發展協會、教會與相關在地協會或文史工作者的努力,加上越來越多族人的全力參與與推廣,為傳統文化的傳承與復甦,立下良好的基礎與管道。本篇文章以2012 年度大型歲時祭儀與相關活動的舉辦,觀察蘭嶼不同部落,於傳統文化傳承的現狀與特色。 一、2012 朗島部落大型收穫祭(Apiya Vehan) 阿美族是台灣原住民人口中最多的族群,主要分布於台灣東部的花蓮地區,以及一路往南直到台東市,都是阿美族最主要的居住地區,而因各地區的風俗習慣、語言、文化等方面的不同,大致上可將阿美族區分為北中南三個區域。過去傳統的阿美族社會是以農作及捕魚為生,並認為生活中的萬物皆有神靈存在的多神信仰,舉凡所有可見得物體,海、山、水、栗作等皆有神靈,因此為了與大自然萬物、眾靈們和平共處,而自然的產生了必須遵守各種禁忌儀式規定,豐年祭則是眾多需要遵守的儀式中的一項,被視為最為重要祭典之一。 豐年祭依傳統部落政治與生存環境差異影響,而有不同稱呼與涵意,例如:現今花蓮縣北部的南勢阿美,普遍稱為ilisin 或malalikid,而秀姑巒阿美與東海岸北、中部的海岸阿美,則大多稱為milisin;臺東縣境內的海岸阿美則稱為kailoma'an 或malikoda,馬蘭阿美則稱為kiloma'an。普遍稱豐年祭為ilisin 的這個詞,其字義lisin 意思有祭祀之意,會將此祭典翻成中文為豐年祭,是因為祭典與農作收成有關。另一種稱豐年祭的阿美族malalikid 或malikoda,其中阿美族語中likid 與likoda 的字源,有手牽手歌舞的意思,豐年祭中手牽手一同歌舞以及歌謠內容豐富是豐年祭的一大特色,而這些歌曲皆是平時被禁止吟唱的,只有在將要舉行豐年祭的訓練時,以及豐年祭進行才可吟唱。 根據過去的史料及部落耆老們的口述歷史,過去豐年祭的舉行,早期都舉行於農作物收成完後當月的月圓之時,因此在日治時期又有月見祭(cukimisai)的一稱呼。過去傳統豐年祭的舉行時間最長有近半個月之久,今日的阿美族豐年祭則主要於每年七月中下旬開始於各阿美族部落展開,日期最長者約有十天,僅剩東海岸地區的阿美族部落,還持續舉行傳統的豐年祭典,多數的阿美族部落,則因現代生活改變等影響,皆是以一到四天不等的時間來進行祭典。豐年祭在東部的各個阿美族部落裡,無論是活動、祭歌等諸多方面,皆有不同的呈現,而受到現代文化的影響,許多的阿美族部落皆轉變了傳統的豐年祭舉行方式,目前居住在東海岸地區的幾個阿美族部落,還保留了傳統的豐年祭方式。 豐年祭除了最為被外人知道擁有許多歌舞活動外,豐年祭還含有宗教、政治、軍事、經濟、教育、訓練等諸多整合性功能,意味著傳承、部落教育部落的年輕人。豐年祭是以男子為主的祭典,內容包含對男子生活禮儀、歌謠及舞蹈的訓練,各年齡階級各司其職,在還保留傳統豐年祭的海岸區阿美族部落,各天皆有必須進行的儀式與活動,舉凡如第一天夜晚的迎接祖靈、之後由部落青年到各部落報訊息(pakalongay)、宴客(palafang)、牽手情(pakayat) 等。依據傳統習俗,第一天禁止女子參與,最後一天女子必須全數參與,在女子的歌舞中結束整個祭典。 阿美族- 港口與貓公部落 阿美族港口部落(Makotaay)位於花蓮縣豐濱鄉港口村,港口村落主要由大港口(Laeno)、港口(Makotaay)、石梯坪(Tidaan)、石梯灣(Morito)四個聚落所組成,在人口組成中,以阿美族人口居多,其他為外省籍、閩南及山地原住民。港口部落屬東海岸阿美族中重要的一支,座落於石梯坪與長虹橋之間。貓公部落,又稱豐濱部落,今日隸屬於今日花蓮縣豐濱鄉,在日據時期屬於花蓮港廳鳳林郡新社庄。豐濱鄉位於海岸山脈中部東側,東臨太平洋,西依靠著海岸山脈,南臨台東縣長濱鄉樟原村,北接花蓮縣壽豐鄉水璉村,西連瑞穗、光復、鳳林等鄉鎮,呈現狹長地形,南北長約47 公里,山多平原少,農田多屬梯田。阿美族每一部落自成一個單位,有其整體之政治組織,有一部落會所或男子會所作為全部落的中心,而以一組織緊密的年齡階級作為整個部落組織的骨幹,以老年人或年長階級作為處理部落事務的權力者。直到今天,仍舊保存著嚴謹的年齡階級制度,目前部落存在的重要祭典為海祭及豐年祭,皆由年齡階級組織規劃及執行,祭典時,年齡階級組織就必須遵守嚴格的規範,聽從上級、分層負責任務執行。 2012 2012 年度達悟族、賽夏族音樂活動觀察與評介 壹、達悟( 雅美) 族 現今社會發展對原住民傳統文化帶來的衝擊,主要為「語言」與「生活型態」兩部分。母語與族語的式微,使耆老與年輕族人產生相當程度的代溝。南島語族傳統文化,以口耳相傳為主要傳承媒介,因此,族人對族語的理解力,是掌握歌謠中傳統智慧傳承的關鍵。族語的式微,不但使傳統智慧面臨相當程度的傳承危機,同時,也使原有配合時事進行即興創作的技巧,逐漸消失。除此之外,現代社會與傳統社會不同的生活型態與社會結構,使歲時祭儀與傳統文化,失去了原有的舉辦場合與必須性。隨著祭典儀式舉辦次數的減少,歌謠交流與眾人相互學習的場合也相對減少,而某些僅限於特定場合吟唱的歌謠,一旦祭儀不再舉辦,歌謠相對隨著祭儀失傳的機率也倍增。 觀察2012 蘭嶼達悟( 雅美) 族的傳統音樂活動,從年初朗島國小日出大樓落成典禮、七月份朗島部落舉辦的大型收穫祭(Apiya Vehan)、椰油、蘭嶼與東清國小聯合成立的小飛魚文化展演隊、到每年由蘭恩文化基金會定期舉辦的雅美族傳統歌謠與傳統母語神話說故事比賽…等,顯示出蘭嶼傳統音樂文化旺盛的生命力,與族人對文化傳承的重視及努力。蘭嶼六個部落雖然對歲時祭儀的舉辦方式,有些微歧見,但對自身傳統文化的自豪感與對傳承工作的努力,是不分部落、不分地區,由全島族人齊心協力地發展。即使現代文化對蘭嶼傳統社會帶來相當程度的衝擊與價值觀的迷失,但近年來,透過社區發展協會、教會與相關在地協會或文史工作者的努力,加上越來越多族人的全力參與與推廣,為傳統文化的傳承與復甦,立下良好的基礎與管道。本篇文章以2012 年度大型歲時祭儀與相關活動的舉辦,觀察蘭嶼不同部落,於傳統文化傳承的現狀與特色。 一、2012 朗島部落大型收穫祭(Apiya Vehan) 蘭嶼傳統文化相信,若年年舉辦大型收穫祭,會招致厄運。因此,依據傳統,收穫祭應以家庭為單位,以家族性的方式舉辦,且非年年辦理。依據朗島部落的紀載,1970 年代,收穫祭仍維持由家族性方式自行舉辦收穫祭。1980 年代起,慢慢擴展成為全部落的盛事,並於當時朗島部落教會前廣場,年年舉辦。1990 年代中期,朗島社區發展協會成立後,由協會接手統籌辦理部落內各項大型祭典活動,收穫祭也自此開始確認由社區發展協會承辦,每年皆在協會前廣場,舉行小型、但由全部落族人共同參與的收穫祭。 自2009 年至今年的觀察,朗島部落除了是全蘭嶼六個部落中,唯一每年舉辦收穫祭的部落外,其最大的特色,即為部落族人的向心力與團結力。每年的收穫祭,即使是小規模的舉辦,也必定會有舂小米與頭髮舞的部分。舂小米的參與者,依年齡區分,除了30-40 歲的青壯年組、40-50 歲的中年組,以及60 歲以上的耆老之外,最特別的,就是朗島國小與國幼班學生的參與。透過練習,小朋友們從小就在耳濡目染之下,跟著長輩們學習舂小米的動作與隊形。雖然歌謠吟唱部分還是要仰賴長輩們的協助,但透過每年舉辦的收穫祭,讓舂小米的舉動與其代表的意義,真真切切地融入年輕一輩的生活之中,獲得永續傳承的希望。2012 年舉辦的收穫祭,為朗島部落睽違九年,再次舉辦的大型收穫祭。從2011 年開始小米田的開墾、灑種、鋤草、收割,直至收穫祭的舉辦,凝聚全部落族人的力量,共同完成這項深具蘭嶼傳統文化特色的典禮。此次參與收穫祭演出活動的人員,從國幼班的小朋友,到高齡八、九十歲祖母、祖父級的耆老,不分年齡、不分世代,全都聚在一起,為收穫祭的表演而貢獻心力。即便是如國、高中生至廿、卅歲的青年,這些可能較少有機會參與傳統活動的年輕一代,在朗島部落,也沒有缺席的情況產生。此次大型收穫祭的最後一項表演「傳承儀式」中,充分展現出朗島部落族人的團結力。最後一項傳承儀式,由全體部落族人,依年齡組別區分,整體超過一百人的演出者,以數個圓圈隊形排列,搭配現場七十多位男性演唱傳統舂小米meyvaci 的歌聲,呈現出非常壯闊與震撼的場面,不僅在遊客們的心中,留下深刻印象,也深受其他部落族人的讚揚。以下將就此次收穫祭的活動內容,進行觀察評介報告: 1. 耆老謝加仁的祝禱 收穫祭典禮開始前,全體參與收穫祭表演的族人,先面向主席台站定。並在耆老謝加仁的領導下,以教會的祝禱方式,為此次活動順利作祈福。並由謝加仁耆老吟唱傳統anood 曲調,再由其他男性耆老們複唱。 2. 部落耆老的開場式 祝禱與致詞完畢後,全體參與表演的族人,在耆老們meyivaci 的吟唱下,男性族人手持木杵,女性族人手持禮杖或相互牽手,和著meyivaci 的韻律舞動,完成開場式的演出。四門房的傳統住屋,會在前庭內舉辦舂米 活動,房屋落成堆芋頭完後即舉行舂米。主祭者須預備6-7 隻豬,才可以舉行maganam 的活動,身分要祖父輩者且有豬的人家,才可為主祭者。( 過去以家族為主要成員,現已延伸整個部落) 1 1.內容摘錄自〈2012 年蘭嶼鄉朗島部落舉行Apiya Vehan- 收穫祭大會手冊〉 3. 壯年勇士meyvaci 舂小米 第一個表演的內容,是由壯年勇士們,面對場中央三個臼,圍成一個圓圈,以逆時針的方向依次舂小米。舂小米的方式包含單人單臼,與雙人雙臼兩種方式。最後也是以逆時針的方向依次退場。 4. 社區婦女耕耘舞maganam 婦女們手持禮杖、頭戴笠帽,以舞蹈模仿整地、除草與收割…等耕耘動作,象徵耕耘的辛勤。歌唱部分,則以族語搭配〈站在高崗上〉的旋律吟唱。吟唱的歌詞內容如下: 1. a kma ta moi yanya ni pasalow 祈願朗島部落風調雨順,居民身體健康 2. ka zanodan no ma ka ikai lyan 祈願來自各界的朋友們平安、健壯 3. do nakemta mi nasa swa nodan 讓我們同心協力、團結在一起 4. do oma ta mo do romatey ya nanad 願我們所種植的農作物能夠茂盛 5. am somaod ka manao tao misan 成為眾人的禮物 6. kasikep na no ni mowa da somon 讓眾人分享妳那豐碩的果實 7. i pa saod so alag no kakanen 謝謝妳讓我們活出美好的生命 8. do si namoragan na no piya vehan 就在這豐收的好季節裡 9. i pa la liosos nwao do song 我們高歌歡唱 10. o yakman so ganam do mey wawazey 我們手足舞蹈 11. i cirara so ta o do malaod 表示歡迎各界朋友們的感激 12. citahen da pey matamatan da 讓我們一起分享這光榮的時刻 5. 青年( 國中、高中、高職與大學生) 組傳統舂小米meyvaci 在老師的吟唱,以及兩位中壯年族人的代領下,展開朗島部落青少年的舂小米表演。許多青少年在外地就學或就業,平時較少有機會接觸傳統文化活動,在此時也回到部落,並穿上傳統丁字褲,參與舂小米的活動。青少年的參與,也顯示出朗島部落文化傳承教育工作的紮實。現場主持人也表示,由於朗島部落的青少年從小就透過部落每年小型收穫節活動的參與,對傳統服丁字褲的穿著,較不具排斥感。加上朗島部落近年努力推動婦女傳統織布技術,許多婦女們都親自為自己的孩子們縫製傳統服裝。因此,當青少年穿上由自己母親縫製的丁字褲,參與傳統舂小米表演時,不僅是表達對自身傳統文化的認同,對母親而言,也格外具有特別的意義。青年組的傳統舂小米表演包含單人單臼,以及雙人雙臼的方式,隊伍則維持圓形的傳統排列方式。 6. 社區祖母級婦女的禮杖舞vavagot 由平均年齡75 歲以上的八位祖母輩的婦女,吟唱傳統由二音組成的旋律,並以各種舞蹈動作,呈現種植小米時的辛勤。 7. 朗島國小學生舂小米meyvaci 族人施拿保,多年以來一直協助meyvaci 的傳承與教導,從國幼班、國小,到國高中與大學,都是在他的指導下,協助學生們進行meyvaci 的動作與隊形編排。此次國小學生舂小米的隊伍,從圓形變化至直線與十字型,舂小米的方式也包含單人單臼與雙人雙臼兩種方法。現場在他的帶領與吟唱下,朗島國小學生們井然有序地完成meyvaci 的演出。 8. 青壯年勇士創新舂小米(6 個臼) 由謝加輝等多位部落青壯年勇士領導,整個隊伍分別從演出場地的不同方向同時進場。此次表演,在場中央擺放六個臼,兩兩為一橫列,共三列的方式擺放。是朗島部落創新的舞蹈隊型。表演者先以九人為一縱隊,共分六路縱隊,依次往場中央移動,形成一個接近大圓型的行進隊伍。在圍成圓形之前,各路縱隊依次分開,形成六個臼六個縱隊的隊形。待六路縱隊皆抵達臼前後,分頭一起進行單人單臼的舂小米表演,也就是說,總共約六十人的隊伍,同時有六個人一起舂小米,形成非常壯觀的場景。青壯年勇士的年齡層,對舂小米的吟唱與動作掌握度較高,且多達近六十人的隊伍,使整個場面顯得相當浩大,增添許多英勇威武的氣勢。接著,以中間兩列隊伍為中心,其他四列隊伍向旁側以四十五度角的方式散開,呈現一個大型「*」字型的隊伍。然後,再回到圓形的隊伍舂小米,最後,以排成兩列離場。 2012 2012 年原住民音樂年度活動觀察與評介_泰雅族、太魯閣族與賽德克族 一 、泰雅族 (一)泰雅族2012 年度傳統音樂活動綜覽 展演活動 整體來說,泰雅族目前的展演活動大多存在於部落間的文化觀光或產業行銷活動之中,或是以各地泰雅族人所舉辦的國定歲時祭儀紀念日大型慶祝活動為舞台。這一類的活動雖常名之為「文化祭儀」,但卻和傳統的祭儀大不相同,其表演活動的性質較為著重商業或觀光的訴求,比較難以觀察到傳統文化的純正性。 2012 的泰雅族展演活動中,新竹尖石鄉的桃花季、雪霸國家公園觀霧山椒魚生態中心的啟用典禮、宜蘭大同鄉樂水部落的桂竹筍節、宜蘭大同鄉的原住民紀念日文化系列活動、苗栗縣泰安鄉的泰雅族紀念日活動、新北市烏來區的泰雅文化季、以及雪霸國家公園舉辦的泰雅文化祭儀,皆大致屬於此類的活動。至於活躍於其間的表演團體及演出內容,和過去幾年的觀察結果類似,是以部落居民、教會或是學校師生自發性組成的團體為主體,比如大同鄉的四季國小舞蹈隊、四季部落婦女舞蹈團、南山部落婦女舞蹈團;司馬庫斯教會的主日學學生及婦女會的表演;五峰鄉桃山國小木琴隊與合唱團等,這其中,桃山國小的學生們表現非常出色,木琴隊和合唱團都是傳統藝術音樂比賽的常勝軍,也得過金曲獎傳藝類獎項,甚至赴美交流演出。而除了上述類型的表演團體之外,亦有一些職業或半職業性的傳統表演團體活躍於泰雅族的部落表演活動中,其表演內容大致上是以泰雅族的傳統元素為主,但為配合表演場合的節慶氣氛,亦常見到融合外來音樂元素的情況。在這類型團體中,來自苗栗縣泰安鄉司馬限部落的傳源文化藝術團是相當活躍的團體,此外,由仁愛鄉泰雅族人所組成的喜裂克文化藝術團亦屬此類。 2012 2012 年度佛教音樂活動觀察與評介 一、前言 明朝著名的詩人王世貞(1526-1590)曾參加一場《八關齋戒》的法會,聽過了佛教的梵唱以後,非常感動,寫下了這首〈夜聽梵唄〉的詩: 齋飯依八關 昏鐘警諸妄 陳王演真唄 深公吐玄唱 清波徐瀠洄 法雨漸調暢 振如迅霆擊 細若游絲颺 哀籟流凡聽 圓機轉天吭 哉聞青蓮座 妙法宣無上 魔王戢怨刃 龍女頃愛藏 如何旜檀刻 不睹梵音相 稽首悲宿因 誓心驅來障(註1) 詩中,就梵唄帶給詩人的感受,清晰可見,躍然於紙上!王世貞所參加的這場《八關齋戒》的法會裡,鐘聲敲醒了人心,破除了妄想。遙想曹魏時代的陳思王曹植所創的中華梵唄,歷經了各代高僧,如深公這樣的高僧來弘揚。梵唄的聲音,就像是水裡的清波迂迴盪漾,把人帶入了法雨滋潤的情境,如雷擊般的大罄聲、細若游絲的木魚聲,伴隨著那哀婉祈願的唄聲,將佛祖的圓教第一義諦,漸次開顯了出來。它使人感嘆著佛祖所宣說的無上甚深微妙之法,讓魔王都感動了,收起了怨恨的刀刃,也讓龍女都願意奉獻龍珠的無上妙法!如何能夠領受這樣的正法,能夠成為眾人膜拜的那尊旜檀香木所雕刻的世尊呢?此刻王世貞說:「將心收攝起來,不要執著現在的梵音,要了結過去的因果,為了自己,也為了眾生,發願要驅除自己的魔障,就懺悔自己無始以來的罪障吧!」 心靜了,人也淨了。哀婉的唄聲裡,王世貞省悟到「如何旜檀刻,不睹梵音相。」即,成佛的正因不是梵唄,是因果,所以要「稽首悲宿因,誓心驅來障。」換句話說,「勸修」才是梵唄所表達的核心。但是,想要讓人了解「不執著梵音」的道理,也還是從梵音來!省悟宿世犯下的錯誤而懺悔,痛哭流淚,也是這個梵唄。這是一種宣說苦空無我與業力輪迴的音韻,形成氣氛,使人的內在甦醒,進而希求向善。這是梵唄的本色,也是佛教音樂的本色。 以下即為2012 年的臺灣佛教音樂活動概況與評介,同個人於去年(2011) 針對本題旨之撰文模式,茲分述以「傳統佛教音樂的傳習與活動」、「現代佛教俗樂的相關活動」與「佛教音樂之論文、專著與相關出版品」等三項分別敘述。 二、傳統佛教音樂的傳習與活動 (一) 特殊的法儀活動 本年臺灣佛教界循例照《百丈叢林清規》模式舉辦各種傳統佛教法儀,此種模式為常態性,毋庸冗敘,餘則有別於2011 年的模式,將特殊傳統佛教法儀活動提列做一評述。 大抵上,緣自明朝以來,《百丈叢林清規》即由朝廷敕令求天下寺院「諸山僧人不入清規者,以法繩之。」(註2)漢傳佛教寺院迄今沿用不絕。在臺的佛教團體,除了日本佛教教派、藏傳佛教,與南傳佛教的教派以外,以中國佛教會為首,所屬會員團體大多數寺院都也是按照《百丈叢林清規》所制定的各種儀式。因此,傳統的漢傳佛教音樂活動亦沿用著此一儀制。但部分法儀則比較特殊,如2012 年1 月13 日於高雄市之日月禪寺舉行的「臨濟宗傳法典禮」,這是由中國佛教會理事長─圓宗長老,於當日上午,於該寺大雄寶殿內,為來自韓國的11 位法師,舉行臨濟宗傳法儀式。法傳儀式從《傳法讚》:「心香一柱、五葉流芳、拈花悟指又重光、三請法中王、正法眼藏、永紹靈鷲堂、南無香雲蓋菩薩摩訶薩」(按此讚曲牌同《爐香讚》)的唱誦聲中開始。而求法的法師們則拈香禮佛,至誠懇請圓宗長老為他們的傳法本師,以求受正法眼藏。圓宗長老則傳予11 位求法的法師們衣缽,並一一宣讀法卷。求法法師們隨後在佛前唱讚並發《普賢十大願》,大眾唱念則《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佛號以回向,傳法功德圓滿落幕。此種法會雖為《百丈叢林清規》提及,但未明白指示儀軌,且禪宗傳法儀式近年來頗為少見,故為難得之法儀。 又如臺北市之「華嚴蓮社」,祖述華嚴宗教下,亦恪守《百丈叢林清規》僧制。但亦有別於傳統制度之外的法儀,即於2012 年3 月29 日舉行《海印道場修證法會》,此會純為華嚴宗傳統之儀軌,尤其這在今天在臺灣,學風未及禪淨二宗興盛的華嚴宗而言,尤其難得。所謂的《海印道場修證法會》即以建立華嚴宗傳統之「華嚴七處九會海印壇場」來修持《海印道場修證法會》一永日(即一日)。按華嚴宗傳統的修行,是以悟入《大方廣佛華嚴經》為主要修行目標(註3)。「華嚴七處九會海印壇場」根據佛典紀錄,修行長度為42 日(晌)(註4),可謂華嚴宗修行法儀中最具代表性的儀軌。本次內容為將原四十二日之儀軌濃縮成一日的方式來做。雖然今日工商社會繁忙,但此種華嚴宗儀軌在臺灣仍屬難得。內容除祈請華嚴海會佛菩薩光降道場,慈悲納受善信的虔誠禮敬供養外,下午1 點30 分起,由天演住持帶領信眾依《普賢行願懺儀》,一一唱讚、禮拜「華嚴海會」諸大聖眾。 此外,藏傳佛教在臺灣已立穩根基,然大多道場都以舉辦以各自信眾對象為主的小型法會,然像漢傳佛教著名的法師,如生命電視臺的主持海濤法師,亦公開邀請藏傳佛教的仁波切來舉行密教的法會。2012年11 月3 日,特於生命電視所屬之臺北道場舉行了《尊勝佛母千供暨薈供法會》。此次法會特請來自不丹王國尊貴的堪布-南給旺唎仁波切主法。法會上,南給旺唎仁波切帶領僧眾虔誠修法,低沉的梵唄音聲迴盪,為其音聲特色,主要是讓人安定與喜悅。而法會主尊,尊勝佛母為「長壽三尊」之一,佛法中為具有滅罪延壽、消業免墮等之功德。法會中,仁波切帶領與會大眾繞行壇場、點燈供佛,並以此功德迴向法界有情,普願一切眾生咸能消除壽障及病苦,證究竟佛果。 另有別開生面者,以各教派傳承的梵唄做化成了音樂會的形式演出,那便是由2012 年3 月17 日苗栗縣政府主辦的《佛陀的祝福‧ 三傳佛教音樂會》在苗北藝文中心莊嚴登場,這是臺灣「第一次」集結南傳、北傳、藏傳僧侶,以最純淨的形式清唱各傳承的梵音。籌畫音樂會,原動力公司的黃敏男臨時決定在會後邀請三傳上師同台為現場有緣觀眾逐一加持,他說:「我覺得應該這樣做。」與會大眾在當天下午以近距離瞻禮來自斯里蘭卡的佛陀真身舍利,復蒙這額外的祝福,咸感喜樂。《三傳佛教音樂會》引發廣大迴響,各地向隅者希望原動力能續辦。黃敏男表示,「如果因緣具足,那裡有需要,我們就會再辦。」他發願以佛教音樂弘揚正法令眾生安樂,是10 多年來不變的初衷。 以上是2012 年較為特殊的佛教傳統佛教音樂之述評。大抵上宗教儀式,除遇重大改變,如信仰改變以外,基本上是不變動的,梵唄也是如此。事實上,除非改變修行方法,否則傳統梵唄誦唸儀節,與發聲方法基本也是不變的。但本年度亦有特殊儀節,或是出於傳統儀規之外的其他各宗派儀式,否則漢傳佛教的梵唄唱誦,大抵上也是變化甚少。不過,臺灣人非常有福報,有別於傳統漢傳佛教,也是世界上其他教派難得珍貴的一個匯合處,所以未來的臺灣佛教音樂會有甚麼樣的改變?值得拭目以待。 <div style="background-color:#dbdbdb;">1.請見明.周永年編《吳都法乘》,臺北市:新文豐出版公司印行,民國76 年6 月1 版,頁501。 2.《敕修百丈清規》在《序文》中說明:「洪武拾伍年肆月貳拾五日,節該奉太祖高皇帝聖旨榜例,諸山僧人不入清規者,以法繩之,欽此欽遵。永樂拾年伍月初叁日,節奉太宗文皇帝聖旨榜例,僧人務要遵法舊制,名務祖風,謹守清規,嚴潔身心。永樂二十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該僧司錄官奏,僧眾多中間有等不守規矩,無依清規整治,節該奉仁宗昭皇帝聖旨,照依清規料治他,欽此。」請見《大正新修大藏經》第47 冊,臺北市:新文豐出版有限公司,民國72 年1 月出版。頁1109。 3.關於華嚴宗修行哲學與佛教法儀描述,請見賴信川《中國佛教法儀梵唄史稿》,臺北市:中國佛教會,民國99 年9 月出版。頁173。 4.註4同上註。頁177。</div>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