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音樂生態觀察


[ 總論 ] 2012

臺灣傳統音樂的發展與大眾媒體的社會責任

作者:蔡宗德



壹、前言
媒體是現代社會下的重要產物,更是社會資訊傳遞的重要媒介,它促使社會觀念建構的快速蔓延,社會人文價值體系深根於民眾心中的催化劑,媒體對群眾的影響力無遠弗屆,也因此媒體更必須盡到社會的責任。對於社會文化發展而言,一個好的媒體可以提昇社會文化的正向發展,甚至建構社會文化的價值觀;相反的,一個不恰當的媒體,則會使得社會文化趨向於單一化,扭曲社會文化價值,甚至對於整個社會文化的發展形成傷害。也因此,對於臺灣傳統音樂文化而言,如果能夠得到媒體適度的傳播與幫忙,傳統音樂就可以因為傳播媒體而讓人們有更多的了解與重視;相反地,如果傳播媒體沒盡到社會責任、提供良好的發聲管道,那傳統音樂文化也可能因此而被忽略,進而消聲匿跡。
一般對於臺灣媒體的討論大多在關注媒體對於政治的報導,或者是臺灣媒體失去媒體倫理的亂象,而鮮少從文化角度去省思媒體對於傳承臺灣傳統文化的社會責任與影響。尤其在臺灣,電視可說是現代社會家家戶戶吸收外界訊息最普遍、也是最方便的方式之一,電視傳遞訊息的方式普遍深入一般的家庭生活中,使得現代人秀才不出門,依然能知天下事。由此可知,電視媒體的影響力有多大,從廣告詞中就可略知一二。像是:「鑽石恆久遠,一顆永留傳」、「全國電子,足感心」、「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等耳熟能詳的廣告詞,由此就可以了解電視媒體對於普羅大眾強大的影響力,多數人也常常在不自覺的情況下受到深刻的影響。
大眾媒體之涵蓋範圍極廣,身在二十一世紀的我們,每天被無數的大眾媒體所包圍,而所謂的大眾媒體包含了報紙、電影、唱片、廣播、電視及網際網路等。網路雖然是最先進也是許多人喜愛使用的大眾媒體之一,但與電視廣播媒體比較起來,網路是屬於資訊接收者能夠處於主動角色的一種大眾媒體,網路世界多元豐富且幾乎無邊無界,我們可以決定自己要接收的資訊內容;雖然臺灣已進入數位電視之時代,寬頻電視也能做到讓視聽者自行選擇想收看之視頻,其雖已推行將近十年,但卻因須另外付費、加裝數位機上盒、視頻不夠順暢等各種因素以至時至今日依然不甚普及,仍然是以無線、有線、衛星等頻道來源為主。相反地,電視媒體幾乎是大部分的人們每天都必定會接觸的大眾媒體,因為透過它接收資訊的方式最為簡單,電視媒體早已徹底的融入了一般人的日常生活中。誠如《2012臺灣媒體白書》中所列之「媒體涵蓋率」中(表一),雖然電視涵蓋率近幾年來略有所降,但直到二○一一年還是佔了媒體涵蓋率91.1% 的高比率,其對於大眾的思想也影響最大。因此,本文將以電視為主,輔以廣播媒體的角度,探討在充滿西方文化價值體系的臺灣藝文環境裡,傳統音樂文化如何在這兩種大眾媒體中獲得適當的生存空間,就像是將一顆傳統的種子丟在「西方的泥土」之上,這顆種子究竟要如何才能活出屬於它自己的一片天空。

貳、大眾媒體對傳統文化的社會責任
如前所述,這塊所謂的「西方的泥土」事實上是一個歷史、政治、社會、傳播媒體所形成創造一個新的文化霸權(cultural hegemony)與新的文化殖民主義(cultural colonialism)。然而,諷刺的是,這個所謂的「西方的泥土」卻是在自己的臺灣,而原本屬於這塊土地的傳統音樂文化卻被這個在臺灣的「西方的泥土」所忽略、遺忘,形成臺灣俚語常說的「乞丐趕廟公」的特殊現象。雖然這樣的現象是一個社會事實,也是一個不易抗拒的趨勢與無奈,但這樣的趨勢與無奈倒也不是一個完全束手無策的現象,國家政策、教育與傳播媒體,是可以扮演某一定程度的角色。然而,整體而言,臺灣的文化政策對於傳統文化關懷與執行尚在發展中,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臺灣音樂教育仍以西方音樂為主軸,對於臺灣傳統音樂文化的師資培育、教材整合、與整體配套措施缺乏概念;臺灣傳播媒體對於音樂文化更是以觀眾、商業為導向,缺乏監督、教育社會傳統音樂文化觀念的責任。也因此,如何促進政府對傳統音樂文化政策的方向確認與制定、提昇臺灣教育對傳統音樂文化的認知與執行、監督臺灣傳播媒體對傳統音樂文化的社會責任,一直是傳統音樂界所關心的議題。

一、何謂媒體的「社會責任」?
一直以來,關於媒體倫理、素養、責任等相關領域的反思與評論從未間斷,每年所發表的文章、書籍也不勝枚舉,尤其在這個大眾媒體充斥於我們生活各個角落、佔據我們許多時間的社會,正由於誰都無法逃離大眾媒體所共同營造出來的社會環境,因此人們不斷的反思、不斷的提出批判與建議,希望改變並且創造出更符合我們生活需求、更趨於理想的大眾媒體。
以臺灣來說,解嚴之後媒體自由之門大開,一九九○年廣播政策允許私人有線與衛星電視,開放電視、廣播電台執照更加快了媒體自由發展的腳步。我們一向強調的「媒體自由」在現今的社會中被發揮得淋漓盡致,但過了頭的媒體自由卻對社會造成負面的影響,打著人民有知的權力為口號而揭發他人隱私、更多斷章取義的不實報導、為了吸引觀眾或讀者而使用過度聳動標題,諸如此類的問題層出不窮,也因此有了媒體對於社會責任的觀念出現。這個概念最初來自於一九六七年一份名為《自由與負責的新聞業》1的報告書,當中一反傳統的自由理論,舉出了「社會責任理論」,認為大眾媒體若不履行責任,那麼政府理當出面糾正。而所謂「社會責任」究竟為何?筆者認為,從《天下雜誌》2〈媒介「社會責任」論的迷陣〉一文中所提到的「傳播權利」(theright to communicate)中就可以獲得最好的答案:
- 社會中每一位個人或每一群體的境況和疾苦都有為社會知悉的權利。
- 個人與群眾的形象,有不被媒介扭曲的權利。
- 非公眾人物的個人私事,有不被報導的權利。
- 個人與群體的期望與意見,有在媒介上出現的權利。
- 不同品味的藝術家,都有使用媒介的權利。媒介不應由通俗藝術所壟斷。
這些權力如獲伸張,我們就可能有一個更符合民主理想的自由新聞制度了。

由以上的報告中可見,「媒體」是屬於人民的,大家都有使用它、以及因它而過得更好的權利,而對於社會影響極大的大眾媒體,也確確實實有其該盡之社會責任,即營造出一個能夠達成上述理想的媒體環境,以及在做任何的大眾資訊傳遞前,仔細思考此訊息將帶給社會大眾的衝擊與長久以來之影響層面。其中,對於傳統音樂而言,最值得我們注意的是「不同品味的藝術家,都有使用媒介的權利。媒介不應由通俗藝術所壟斷」這句話。在西方的傳播媒體之中,固然通俗藝術一直是媒體的寵兒,但許多的傳統藝術或實驗性質的藝術型態仍然有其一定的生存空間,而提供這樣的空間,也成為傳播媒體對社會應盡的一項社會責任。
因此,本文所著重的觀點是媒體的自省與自覺能力,若是一個媒體缺乏了自省與自覺的能力,而全以收視利益為考量,其所處的社會將是令人堪憂的。媒體無庸置疑有其該盡之社會責任存在,這是媒體工作者最基本的觀念,也是社會對於媒體最基本的要求。關於媒體該盡的社會責任為何?社會對目前臺灣媒體亂象的批判已經很多,本文只針對「傳播傳統音樂文化」這個面向做深入的探討與反思。簡單來說,媒體是影響社會風氣與人民思想的重要媒介,而正當臺灣媒體充斥著大量台、韓、日、美等流行音樂時,臺灣媒體幾乎已經被「通俗藝術」給壟斷,而屬於我們的傳統音樂與文化又在哪兒?當民眾只喜歡、只懂通俗音樂時,臺灣還剩下什麼?

二、大眾媒體的寵兒-通俗藝術
如前所述「不同品味的藝術家,都有使用媒介的權利。媒介不應由通俗藝術所壟斷」這是本文所要探討與反思的核心,然而就以臺灣目前的傳播媒體而言,一個幾乎完全以通俗音樂為主軸,視傳統音樂文化為無物的媒體環境,「媒介不應由通俗藝術所壟斷」這句話用來對照臺灣媒體之現況似乎格外諷刺。
根據大英百科所述,「通俗藝術」(popular art)之簡要定義為「在以科技為主導地位的城市文化中被一般社會大眾所接受與讚賞的任何藝術形式,包含舞蹈、文學、音樂、戲劇等藝術形式。」而二十世紀的通俗藝術通常仰賴於電視、印刷、攝影、數位光盤或錄音帶、錄影帶、廣播等技術的複製或派送(distribution),尤其是二十世紀後期,電視無疑的成了通俗藝術與娛樂的主要媒介。

~ 欲瀏覽完整內容,請下載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