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音樂生態觀察


[ 傳統音樂 ] 2012

日常與變貌:2012 年南部地區客家音樂活動現象的觀察與評介

作者:范揚坤



一、前言

本文所涉2012 年客家音樂活動現象年度觀察,一如往年,仍舊針對中部自彰、投兩縣以南,往東並及東部的台東縣,同時並就此範圍的南臺灣區域所見各地客家生活圈的音樂活動現象為討論對象。其次還須說明,在過去這一年度的南部客家音樂活動,年鑑工作的觀察與記錄範圍,主要仍以針對公眾性質的展演活動為主,一般非正式公開或偶發事件則屬例外。因此以下所有敘述、評論,只從相對例行性,並且已經宣傳周知的表演活動著手。從而記錄整理所知有關活動,藉以觀察南臺灣各個客家人文生活圈內,本年度相關音樂活動的人文現象特色,注意相關演出行為與內容,如何與其所處時空環境結合。及此活動如何在前述所界定各地的生活圈存在,如何展示所謂「客家」、「客家音樂」的文化概念與其內涵的生態情境。
前於2012 年,筆者為本年鑑撰文,在以2011 年南部客家音樂活動現象為主題的年度觀察中,已先主張觀察南部客家音樂活動現象,必須經由理解臺灣客家民族文化多樣性現象為前提,才能細察不同人文生態的客家音樂風貌,以及各地客家音樂活動所以自成面目的基本理由。尤其在臺灣歷史社會現代化發展背景的多民族、多族群文化人文生態環境中,所謂客家的民族文化,除語言可有其確定形貌與使用區域稍可供辨識外,其餘範疇的文化內涵,則由於時空環境變遷或族群互動過程等各種理由,未必還能保有清晰的族群特徵,可與不同族群的文化區別。類似的不確定感,除有時空環境變遷的理由,其次則還由於臺灣人文社會主要以漢族文化為主流,「客家」且同樣被歸納為此臺灣漢族其中一支,且與其他漢族族群同因移民的理由來在臺灣島上定居繁衍至今,因此所謂客家文化其中,自有部分呈現與其他族群共同分享類似的文化內涵與形貌。音樂範疇的文化現象,表面看來似乎亦然。
然由於這些族群文化源頭相近的藝術表現與內容,雖說看似相近,其中實則仍有種種的差異性條件可供細察。是以至今當代臺灣客家文化藝術研究或表演者經常透過語言、曲(劇)目、風格、編制甚至用名等各種不同的條件,針對既有藝能強調其自身的特徵與特殊性,追求能與其他漢族相類範疇間達成有所區別的分劃。如山歌、採茶、八音,即是在當代知識輿論為建構與區別此一族群文化範疇的細緻化歷程間,最優先得以確認,並經形塑被認為客家音樂(表演)藝術文化代表,分屬民歌、戲曲、器樂三項代表性樂種自然(以及人為)面目。然就年鑑的觀察經驗,實際可以確認,當代所謂客家音樂傳統代表性產物,山歌、採茶、八音,不僅未必隨處皆可見,三者也未普遍在任何客家族群生活圈內同時並存。如採茶戲戲班雖在高屏部分地區有其表演市場活動現象,然卻罕聞出現過職業戲班生態文化。又甚或對特定區域內部的音樂文化傳統,不僅欠缺如前舉例的活動紀錄,實際還另有前述三類樂種以外的代表性產物於在地間長期活躍,如彰化、雲林地區的藝術傳統一向與武術競技陣頭互動關係緊密。
再者不同族群可見樂種彼此間,各自所展示的範圍與區別感,與其有別於不同樂種內涵的知識概念,係由在此看似確定一致,或雖被歸納為臺灣漢人族群系統其中一支,卻由此「客家」的族群概念,及其當代被視為足以彰顯族群人文傳統的「音樂」內涵,逐步釐清、建構而成。是以在此族群藝術的知識建構過程間,當族群的代表性樂種或藝術文類的知識特徵逐漸被確認之際,接下來不論就文化概念或其實質內涵,需要形成更加細膩的認知,並在藝術發展上預先能有更具備前瞻性的期待,必先從當代不同地區的實際情況與其表現特徵相互比較,明確其間各有不同處,即須要進一步予以分辨、分別看待,不可一概而論。
因此透過年鑑逐年提供連續性觀察過程,同時針對觀察區域視域由劃分南北兩區域為起始,逐漸更能關切到不同生活圈之間的細膩分別,自然不再只用「客家」單一族群概念,指陳一切可能涉及「客家」族群傳統的特定文化現象。同時在此觀察歷程,同時結合觀察事件發生的所在時、地,或表演者(團體)活動所在區域、範圍的生活空間條件,尤其透過文化活動自身的「在地性」特徵補充,才能進一步區別有關音樂的展演行為,及其各自所呈現的內涵其中,如何展示「某種可歸納屬「在地」「客家」「文化」的活動現象與認知經驗」1,進而藉以指出不同現象現階段可能正在形成的變化發展歷程或傾向。 2

二、平靜歷程間的動態
前於由此觀察原則開展理解,南臺灣所見客家生活圈在2012 年間,有關客家,乃主張至以客家、客家文化為名的音樂展演現象。首先可見,不論就各區域自身的展演內容,活動時序與其節目內容,大抵平常如往年所見安排,除非從細節處著眼,否則乍見似乎並無任何特殊處值得專文檢視。各種持續性個別的展演或競技展演,如成功大學客家中心與台南市客家文化協會持續再舉辦「客家八音比賽」(台南市客家文化會館,2012/09/01)活動。又如「美濃客家八音團」與福安國小退休教師謝宜文,本年度仍延續固定在高雄縣美濃鎮上的福安社區活動中心推動,不收費的假日八音班推廣教學,長期致力傳承並強調「南部」客家八音的特色文化。至於成團歷史尚淺的「桃城樂府客家八音團」,也參加了樂團所在地所舉行「101 年嘉義褒忠義民文化節」慶祝活動(9 月5 日),如同該地北部南下移民之前,前代長年在桃竹苗北客地區經常遭遇的活動模式般,接觸著歲時生活中的八音文化。
本年底12 月21 日,由行政院客家委員會所舉行「收冬戲」系列表演藝術活動,在屏東六堆地區的長治鄉新潭頭玄天上帝廟(屏東縣長治鄉新進巷7 號),邀請北部德泰歌劇團南下公演,演出《親緣情緣天註定》。隔天則有「新永光歌劇團」來在高雄市美濃天后宮演出《金水橋》(美濃區瀰濃里永安路269 巷1 號,12 月22 日),這兩次展演大約已是南部客家地區今年間最後一場大型的族群音樂戲曲演出活動。無獨有偶,南部客家在2012 年間傳統音樂活動,最早的出發,同在六堆地區的長治鄉開始。今年2012 年年初,六堆地區的長治鄉鄉公所以迎接民國101 年(2012 )歲次壬辰年的農曆新春為訴求,於當年1 月15 日(禮拜日)早晨9 點到中午12 點,在長治鄉立圖書館舉辦「欣心向龍長治熱力101 吉祥」年俗活動,用以營造舊曆歲末迎新氣氛。活動當日並藉由舉行「龍耀長治踩街活動」節目,先在進興村玄天上帝廟前集結,隨後出發遊行隊伍包括:德協舞龍隊、泰安國小(熱力森巴)鼓隊及創意造型隊、崙上扛轎迎親隊、長治客家樂舞團隊、東醫氣機導引隊,等由5 團體提供涵蓋新舊且不限客家傳統的各色遊藝隊伍。

1.范揚坤,〈往復於文化的「承傳」與「想像」之間:2011 年南部地區客家音樂活動現象的觀察與評介〉。見《2011 臺灣音樂年鑑》(2012:517)。
2.然此一現象在當代交通便利、資訊互動緊密的臺灣社會而言,並不意味任何的孤立化主張。當代各自在不同區域活躍的表演者(團體),不僅經常有受邀至其他地區演出的機會,一般的交流互動,同樣稀鬆平常。本年度有關表演團體觀察所及的花絮之一,即如:屏東「世客文化藝術團」劉良英團長與藝術團團員,12 月中旬北上苗栗,同「大湖歌舞發展協會」交流聯誼。活動間雙方並約定回邀「大湖歌舞發展協會」,於年後(2013 年)來到屏東延續兩團互動聯誼交流。


這份一切平常無別的生活感,隨著時序推移的經歷,任隨各地經常性與歲時性的展演活動逐年循環再現,看似幾乎無所例外地,各自先後舉行著。這其間出現的活動較諸往年,即使有所起落增減,導致行事規模或者因故隨之有所變化出入,類似的變動感,實際上除在當地生活者可能會主動聞問,甚或可能只有事件參與者、或對籌劃規擘的主事者,才能在此變動的歷程間,真切地感知到其中所有可能的差別與前後對照關係。類似的活動所呈現變化面目,有時明顯無須細察即能注意,只是未被成為話題,如在2012 年間的競賽式音樂演出活動,開始出現和既有模式與組織習慣不甚相同的展演構想,如「第二屆「曹公盃」─素人美夢成真交響音樂PK賽」(高雄,2012 年6 月)提供參賽者與「交響樂團同台演出」 的活動訴求。

~ 欲瀏覽完整內容,請下載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