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音樂生態觀察


[ 傳統音樂 ] 2012

2012 年北部客家音樂年度活動觀察與評介

作者:吳榮順



脫離了2011 年整個台灣沉浸在百年為基點的文化政策利多、文化紛擾、文化事件頻傳等因素下,2012年似乎又回歸到台灣文化的基本面。唯一不同的是原先主管或管理台灣文化政策的文建會,整合了原新聞局、教育部有關文化事務之單位,開創了單位龐大的文化部元年歷史。
2012 年5 月20 日之後,看似因為文化部的成立,文化資源分配的餅似乎因為它的成立,應該比去年或過往加大了文化影響力與文化服務的廣度,事實上,一年的觀察,傳統音樂在台灣不管是質或量的保存、推廣、活化,都顯得比往年要小或少。一整年來透過北部客家音樂的觀察,我們發現整個北部客家音樂的活動力與生命力,不管保存,或推廣,或展演,文化部的角色退卻了,代之而起的是負起全國客家文化、語言、音樂管理與傳承的行政院客家委員會,以及台北市客委會、新北市客家事務局、桃園縣客家事務處、花蓮縣客家事務處等機關。
我們也發現過往客家民間音樂的動能,幾乎都是民間自動自發的負起傳承的責任,但隨著行政院客委會成立十周年之後,再加上新北市成為五都之後,成立了客家事務局,桃園縣政府以擬升格為第六都之姿,也成立了客家事務處。於是整個北部客家音樂文化的動能與生命力,客家音樂的傳承與保存方面,幾乎全都附著在行政院客委會,以及這些縣市政府客家事務局處的輔導之下,也就是說沒有政府機構的力量與支持,客家音樂文化已經無法靠過去完全民間的力量與支持,來傳承、保存、推廣客家音樂文化活動。這種現象,無疑的也是今年在做北部客家音樂年度活動觀察上,最大的感受與事實。
我們看到,在客家音樂的保存與推廣上,台北市政府客委會輔導的88 個客家地方音樂社團,新北市客家事務局輔導成立的45 個客家音樂社團,平時都積極的扮演了客家傳統音樂傳承與推廣的使命與任務;至於中小學生的客家音樂文化傳承上,行政院客委會的「客語生活學校」計畫的補助與推動,扮演了一個絕對重要的一股能量,再加上各縣市政府客家局與教育局,相對的也配合學校藝術與人文課程的推動,讓補助與成效之間有了一個正面的回應。十年「客語生活學校」的計畫當中,我們看到幾乎每個有客家子弟的學校,特別是小學,近年來更推動北部初賽,再舉行全國決賽,大大的鼓勵了每個學校,透過補助客語母語教學師資費用,以及客家音樂、客家舞蹈和表演的結合,來帶動各級學校重視和實踐客家傳統文化的傳承工作。行政院客委會「客語生活學校」計畫的推動,不但取代了過去鄉土音樂比賽中,傳承客家音樂的學校紮根的理念,同時也將非客家學校選擇透過客委會的補助計畫,讓客家音樂文化在非客家學校得以推廣。光是2012 年,參與「客語生活學校」計劃的學校,在北部地區( 北市、新北市、桃園、新竹、基隆) 就多達上百所學校。雖然在質上所呈現的成果,尚呈現參差不齊之現象,但其強勢而為的手段和策略,卻已可見到成果。
至於客家音樂文化的展演部份,行政院客家委員會更透過所謂的「客家庄十二大節慶」的舉行,強勢的主導了客家傳統表演藝術,包含音樂、舞蹈、戲劇與每個月份在不同客家庄的傳統歲時祭儀上的結合,運用各地原先在民間的節慶活動,諸如一月份的苗栗磅龍、四月份桐花季、十月份的收冬戲等等,讓各地間的的民俗節慶,在當地有人參與、客委會提供資源的優勢主導下,傳統的客家音樂活動獲得了適當的展演空間與場域,讓每個地方客家委員會或客家局處輔導的客家音樂社團,有了一個展現表演的場域。一年一度的「客家庄十二大節慶」,無疑的成為客家傳統音樂展演的契機與較勁的機會。
臺灣的客家傳統音樂,大致可分為山歌調、戲曲、曲藝與八音四類,由於客家族群不斷的在台灣各地分支、遷徙,客家傳統音樂便在台灣各地,吸收並融合了多種不同的音樂元素,即便受到大環境的影響,但仍堅持其音樂傳統,同時也爲了適應時代而產生了一些變遷。
近年來,政府開始對台灣本土文化漸漸重視,進而促成客家之政府機構與民間團體,甚或學術機構林立。在政府機構方面,除了「行政院客家委員會」,在各縣市,特別是桃竹苗地區,實屬客家人聚集的大宗地區,也紛紛成立了客家事務委員會,以及「客家文化園區」、「客家文化會館」、「客家藝文中心」,或「客家文化館」、「臺北市客家文化主題公園」等。這些機構定期舉辦客家音樂的展演、傳習、推廣等活動,亦為客籍音樂家、表演者拍攝影片,留下珍貴的影音與訪談記錄。此外,客家人的族群意識也逐漸抬頭,在民間成立了許多相關的藝文團體、協會、工作室。在學術機構方面,大專院校中設置了客家文化的研究所及客家研究中心,例如:國立中央大學的「客家學院」、交通大學的「國際客家中心」等,可見客家文化逐漸受到重視,同時也有越來越多關於客家音樂的學術論文研究與學術研討會。
在政府與民間的共同努力之下,陸續推動大小規模不等的演出展覽、傳習教育、國際交流等各種不同的文化活動,無論是在客語教學、客家音樂傳承,都可以看到其顯著的成果,在流行音樂上,歌手也時常融入客家音樂元素及語言,豐富其歌曲的獨特性。為了傳承與發揚客家文化,我們更應該觀察檢視客家傳統音樂的現況,以做為延續、提升與創新客家傳統音樂發展之依據。以下分述北部的客家山歌調、客家曲藝、客家戲曲與客家八音之發展現況。

【2012 北部客家山歌】
臺灣的客家山歌調可依據地域劃分為南北兩個區域,南部指的是高屏的六堆地區,北部則包含桃竹苗地區。由於地理的區隔,因此南北客家山歌調,呈現不同的特色。整體而言,南部地區客家山歌調保存了較多傳統的風貌,而北部客家山歌調則受到傳統戲曲的影響,加以改編、加工,並且大量吸收外來的小調,使其呈現多樣化的色彩。
在北部客家地區,「客家歌謠比賽」為山歌調的重要活動之一。希望藉由這樣的比賽,加強、推廣社區音樂教育,倡導正當休閒活動,促進社會和諧,藉由歌唱的方式,讓客家文化與精神得以傳承。自從中國廣播公司苗栗廣播電台,於1962 年舉辦第一屆全國客家歌謠比賽之後,便有許多政府及民間機構,開始舉辦此類比賽。現今,客家山歌比賽幾乎已成為客家文化中,具有代表性的活動,其中最負盛名的,則為新竹縣竹東鎮公所主辦的「臺灣客家山歌暨合唱比賽」,其歷史最為悠久,最為隆重。「天穿日」是客家族群中特有的節慶,對於傳承客家文化具有深遠的意義。在這一天,許多客家鄉鎮會都會舉辦山歌比賽,例如:桃園縣客家盃歌謠比賽、風城客家民謠比賽、中壢市客家聲韻大家傳客家歌謠比賽等。在這些比賽當中,除了可以見到老一輩的客家山歌調演唱者,更可以見到年輕的參賽者,承接了客家母語的使用與傳統的客家山歌調演唱。
除了客家山歌調比賽,山歌研習班的舉辦也帶動了北部客家山歌調的發展,無論是地方政府,以及各鄉鎮、社區、社區大學、文化發展協會等,都紛紛成立客家山歌研習班。例如臺北市客家文化主題公園,舉辦了「客家音樂說唱劇表演人才培訓班」,培育客家音樂演唱之人才,並嘗試以戲劇表演教學為輔,透過一新編「客語說唱劇」作為期末成果展現,期望透過演出排練與實務學習,增進學員學習動力與舞台表演專業能力。在客家山歌調的研習班中,傳唱的歌曲,主要為客家三大調、小調與客家流行歌曲。而小調與客家流行歌曲,由於詞曲較為固定,因此較易學習,而三大調則需要較長的時間學習,才能即興演唱出傳統的風味。而多數參與山歌研習班的成員,主要目的是為了休閒娛樂,在學習時並未瞭解山歌的背景與藝術內涵,大多照本宣科的演唱,因此也較為僵化。此外山歌班面臨的困境,還包含了演唱風格的變異,教師為了教學,往往將山歌加以公式化,使得學員演唱的客家山歌調,已與早期傳統藝人的行腔走韻有所不同,缺少了傳統山歌調的韻味。部份教師藉由聆聽唱片來學習山歌調,再教授給學員,但往往只能夠捕捉到客家山歌調的表象特徵,而非其精神內涵。

~ 欲瀏覽完整內容,請下載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