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音樂生態觀察


[ 傳統音樂 ] 2012

2012 年度北管音樂活動觀察與評介

作者:謝琼崎



前言
台灣傳統社會中民眾常在閒暇之餘以地方聚落為基礎共組子弟團,以協助地方的寺廟祭典與地方上的婚喪喜慶。這些子弟團依學習內容的不同可分「武館」與「曲館或文館」。「武館」所指為拳術武獅,其目的除了迎神賽會更有讓民眾在閒暇之餘鍛鍊體魄及提高地方防衛功能的用意;而「曲館」則是以樂器演奏與唱曲為主,學習內容包含北管、南管、歌仔戲、外江(即京劇)等,其中又以學習北管的館閣居多,因此一般所指的子弟團多指向北管子弟。
這些北管子弟大都有地緣性或同業性,例如:台北「靈安社」由大稻埕一帶經商的信徒所組成、「德樂軒」則由四崁仔當地茶行及竹蔑商行贊助成立、新竹「同文軒」成員大都為鐵路員工因此又有「鐵路軒」之稱、「和樂軒」成員多為木匠因此又稱「木匠軒」等。而當中參與的成員都以"子弟"自稱,活動多以地方庄頭熱鬧為主,由於團體是屬於業餘性質因此凡大小開銷都由子弟共同籌措,因此又有"憨子弟"之稱,而北管人也以身為"憨子弟"為榮。
隨著時代的轉型及人民休閒娛樂的改變,台灣廟口文化已不復在,許多老館閣僅剩下零零散散的幾位老館員支撐,在無法支援庄頭活動的情況下僅能外調他團的成員或聘請職業北管團協助支援。例如現今臺北有些老軒社在遇到出陣活動時,已長年故定聘請某職業團體協助,但或許是老子弟的期盼有一天自己館閣能有東山再起之日,這些已無法運作的館閣在聘請他團支援的情況下,仍以堅持以自己的字號與傢俬出陣。因此常發現在廟會大大小小的陣頭活動中,雖仍見許多北管團體但再仔細觀察幾乎都是同一批人,活動於不同館閣之中。因此至今能擁有自己的團員,又能以純子弟的方式經營的館閣就更加難得可貴了!
在民間北管子弟館閣的經營與軒社之間的交陪,當中有其特殊的經營模式,他不僅僅是單純的音樂表演活動而已,所牽連的人、事、物相當廣泛,因此身為子弟館的總幹事或負責人什麼樣的活動可以接?人手不足的情況下外調人員如何調度?怎樣的情況需要相挺…等,菱菱角角都是身為軒社總幹事需面對與處理的。人說有錢好辦事,但在北管生態中講錢似乎又有損"子弟"之名。
又許多北管子弟因過度熱衷於北管活動,因而放棄原先工作轉向廟會陣頭的人更是多數。因此除了北管職業團,在民間因應而生的即是半職業半子弟的北管軒社,與半打工性質的北管子弟(以學生身分居多,因喜愛廟會陣頭活動因此在課餘時主動或被動性質參加,不以賺錢為目的),而這種半職業半子弟的型態,也是目前台灣民間北管軒社較多的型態。
今年的年度評介中首次挑選北部不同屬性的兩個北管團體,一是至今仍保有純子弟型態的「靈安社」,與半職業半子弟型態的「北投新樂社」做深入的認識,以提供民眾更進一步了解現今北部北管發展的狀況!另針對今年大型活動「2012 彰化傳統戲曲節」與今年各縣無形文化資產的登錄狀況做評介。

一、至今保有純子弟型態的北管軒社-臺北「靈安社」
在北管活動觀察中發現,某些北管團體無法以純北管子弟的方式進行演出,主要原因除了館閣人員本身的缺乏外,廟會活動的頻繁導致本身有工作的團員無法配合更是主要原因。為了順應時代的改變與現實考量,有些北管團體即自定除了庄頭大拜拜、西秦王爺或田督元帥聖誕及每年例行性的大活動外,不再承接其他活動,已維持純北管子弟的傳統。而臺北地區的靈安社就是其中的一個例子:

臺北靈安社成立於1871 年,是台北大稻埕霞海城隍廟的輿前子弟班,亦是臺北五大軒社中成立最早的北管子弟。

早期靈安社的成立,起源於大稻埕地區的經商信徒為配合台北霞海城隍廟的祭典,共同集資赴福州恭塑謝、范二將軍,並組靈安社擔任霞海城隍爺出巡護駕。因為歷史悠久且又是霞海城隍爺輿前子弟,迄今每年農曆五月十三台北迎城隍必定由靈安社擔任壓陣北管子弟團。而至今已有百年之久且為北台灣開光最久的靈安社文武二判官及謝范二將軍神將仍奉祀於霞海城隍廟內。2011 年靈安社的神將陣頭更登錄台北市的民俗文化資產,亦是目前全台唯一以神將陣頭登錄為文化資產的個案。
其次在北管部分,因早期靈安社組織龐大加上財力雄厚,1912 年在臺南新報中曾記載靈安社連演13 天子弟戲,且劇目不重複的紀錄的風光紀錄。又,1938 年古倫美亞唱片的總目錄中也載有靈安社錄製的唱片、1960-1970 年新時代唱片有15 張亂彈戲目錄,1980 年約有30 張唱片錄音資料。1962 年靈安社子弟更破天荒的到台灣電視公司錄北管戲《放關》,這是北管子弟戲有史以來第一次在電視上播出。當年並于臺北大龍峒保安宮前演出日戲《四福會》、夜戲為大受轟動的雙演《倒銅旗》--- 即搭雙棚,兩邊同時演一樣的戲碼,中間為文武場,這也是靈安社唯一一次的雙演,全省軒社幾乎皆來捧場,由此可知當年靈安社北管子弟的演奏實力。
在當時社會興起一片鄉土文化的同時,1975 年中國文化大學邱坤良教授帶領文化大學地方戲曲研究社學生到靈安社學習北管戲。當時靈安社聘請基隆子弟先生陳石養前來指導,之後學生與靈安社藝員陸續於台北保安宮、台北龍山寺、台南大天后宮等地演出子弟戲,在當時造成學界與北管子弟軒社的轟動。
1980 年靈安社社長施合鄭先生(自1950 年擔任靈安社社長,經營西藥生意,曾獲日本撒隆巴斯產品的台灣總代理權)成立「財團法人施合鄭民俗文化基金會」發行民俗研究刊物《民俗曲藝》與系列叢書。1986年靈安社更得到教育部民族藝術薪傳獎的肯定。
 早期農業時代參與北管軒社除了是農暇之於的休閒娛樂,更是宗教信仰虔誠付出的一種行動表現。有些軒社在當地有錢人的贊助下得以聘請老師,或製作神將、繡旗、鼓架等陣頭裝備,或得以登台演出北管子弟戲。早期台北靈安社也因有社長施合鄭先生的支持才得以交出如此傲人的成績單,而這也是一般人對靈安社的印象多停留在施合鄭時代的主要原因。
隨著時代變遷,許多北管軒社皆後繼無人,早年風光的景象已不復見,靈安社也因此沉靜了一些年。但在已故前任總幹事周金旺老先生的堅持(總幹事沒有任期的)及現任社長周淑穗(周金旺之女)的用心經營下,讓台北靈安社又重新大家所被注目!
目前靈安社組織為社長一名、副社長兩名、委員二十多名、藝員分神將會與北管組各二十多名、神轎會若干名。每年年底總會即舉辦餐會,及邀請同好友人中崙會安樂社、台北大龍峒金獅團…等各大交陪一同聚餐連絡彼此感情,北管組也會進行固定的排場慶賀。
據筆者田野訪談的了解,目前靈安社位於台北市歸綏街的場地,其土地屬於台灣銀行所有,靈安社僅擁有建物所有權,因此每個月仍需負擔一萬六的租金。除此之外,每個月的水費、電費及每年固定大型活動如光復節、五月十三臺北迎城隍、文武二判官及謝范二將軍聖誕的經費等,皆由現任社長及委員們共同負擔。現任社長周淑穗來自一般的小康家庭,因本身為虔誠的城隍爺信徒加上父親的遺願,因此每年自掏腰包並邀請好友同好共同擔任委員以維持軒社的運作。
在靈安社中除了出錢的社長與委員們外,最值得一提的就是由67 年次年輕總幹事吳柏勳所帶領的一群北管年輕子弟了。吳柏勳不同於一般年輕人,從小就喜愛北管音樂及神將陣頭文化,2003 年在一次偶然機緣下認識他口中的阿公周金旺先生,兩人的相遇就像忘年之交,阿公喜愛談論陳年往事而柏勳則嚮往自己喜愛的北管風華,在多次的談論中老總幹事在這年輕的子弟身上看到了希望,因此在無形中教導他經營軒社的技巧。在2010 年阿公過世前一年,因為阿公身體違和以及年邁,大家即推派柏勳出來擔任總幹事一職。
在未接任總幹事之前的柏勳即常常參與各大廟會的活動,並與其他軒社的師兄弟相互交流學習,2007 年更赴台北市社會教育館向延樂軒北管劇團團長林永志學習,期間更同師兄弟參與延樂軒北管劇團北管戲《王英下山》、《下河東》的演出。2011 年柏勳首次於靈安社開設北管研習班,在台北地區要能找到一個適合練習北管的場地十分困難,因此許多年輕的北管子弟在得知訊息後紛紛加入每周練習一次的北管研習班。此外柏勳也邀請許多未曾參與或學習過的師兄弟與朋友一同加入,迄今未曾中斷,截至目前為止已學習過北管古路牌子〈三仙〉、〈風入松〉、〈玉芙蓉〉、〈一江風〉、〈番竹馬〉、〈大瓶爵〉、〈大鑑洲〉、〈放疆〉、〈遊將令〉、〈二凡〉、〈十牌〉、〈金葫蘆〉、〈火神咒〉…等,學習成果十分豐碩。

~ 欲瀏覽完整內容,請下載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