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音樂生態觀察


[ 傳統音樂 ] 2011

2011 年度原住民音樂活動觀察與評介_布農族、鄒族、魯凱族、邵族、平埔族

作者:明立國



關於台灣南部原住民族群音樂的觀察與評論,本文處理的方式,主要根據以下幾個原則來操作:一、調查團隊所紀錄之內容分析及討論。二、調查資料背後所隱含的相關背景與意義之探討。三、工作團隊調查未及的其他相關資料描述與討論。
在以全面性調查為目標的計畫導向下,試圖藉著完整的資料蒐集來描繪出一個時代階段性的意義內涵,是知識處理的一個基本企圖與著眼點,但是這樣的企圖其實也隱藏著一些假設性的預估,以及知識操作的侷限。因為要將一年當中所有的活動內容都紀錄起來,在人力和經費的條件限制下,是很難克盡全功的,因為在活動的舉行上,往往同一時間會有好幾個不同地方同時進行,或者一個地方分好幾個部分同時進行,這時除非人力能夠充分支援,否則很難每個部分都能兼顧得宜;其次,如果對於內容有主題性及代表性的考量,但是若沒有實地的參與,其實也很難完全掌握其中的內容,因為活動的簡介和文宣,不可能將其中的細節完整的描述。此外,在活動中往往也會有即興或意外的變化,這些都是田野工作當中常會遇到的普遍問題,但是若將這些問題和限制能事先做一番考量和規劃,則整體的意義脈絡或許才可能被有效的勾出來。
以下就以前述三項架構作為一個論述的基礎,將一、二兩項合併討論,以「音樂活動的內容與探討」分項之一,「其他相關之重要活動探討」為分項之二,並以族群為單位來區隔,茲分述如下:
一、音樂活動的內容與探討
根據調查小組所做的紀錄內容,以下將以族群作為單位來區隔與討論,以便對於同一個族群在不同地區的共時性意義,能做一個比較和分析;另外一些跨族群整合的活動,則可以用行政區為單位來劃分。這兩種區隔同時也可以作為一種部落自主性操作方式,與公部門行政單位或者商業團體為主導的活動之間的個比較。
茲將內容以時間與族群之先後依序表列並討論如下:

根據以上資料顯示,相關活動平埔族群和排灣族群各有8 場,所佔比率最高,其次為跨族群的活動有7場,其餘有鄒族4 場,布農族3 場,其他各族則皆有2 場。但是這樣的活動內容所呈現的一個數據,其中所具有的意涵為何?是否真的足以呈現一個族群在音樂文化方面的表現與活力?茲根據相關資料及個人之調查所及,分別討論如下:

一、平埔族群
這部分活動包括:2011 年的1 月15 日的「噶哈巫傳統過番年」到2011 年11 月9 日的官田番仔田夜祭等8 場,根據工作小組的紀錄資料看來,這部分的活動在比率上是南部原住民族群最高的,這樣的一個數據顯示著兩個可能的訊息和意義:一是平埔族群內部復振的意識高漲,二是社會大眾對平埔族群的活動特別重視。
南部的平埔族群,目前仍在活動的主要有:埔里地區的巴宰族、噶哈巫和台南以南地區的西拉雅族、馬卡道支族等。雖然語言的失傳,西拉雅語已經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為死語,但是西拉雅族人卻死裡求生,最近不僅積極的出版了母語教材,而且還致函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希望將原來評定的「死語」這等級,提升為「復振中的語言」,顯示了族人的努力與自信。巴宰族和近年來逐漸浮出檯面的噶哈巫族群,目前語言還有少數耆老能夠使用,隨著噶哈巫族群的復振,希望對鄰近的苗栗、新竹的道卡斯以及彰化地區的巴布拉族群,也能夠產生共振的作用。
「噶哈巫」過去是較少為人所知的一支平埔族群,分佈在埔里的牛眠山、守城份、大湳、蜈蚣崙四社,被稱為「四庄番」。2002 年5 月18 日噶哈巫文教協會成立,他們在協會成立大會的程序表當中寫到:「我們族人已被台灣歷史和政府遺忘了,以往的學者和文史工作者,以及政府和文獻的分類,都把我們稱為 Pazeh (巴宰、巴則海),但從祖先代代流傳下來,我們都很清楚自己是Kahabu ,今日我們正式成立自己的團體,並且定名為『噶哈巫』,希望和宜蘭的『噶瑪蘭』族人一樣,認同祖先來源」。1「九二一」震災之後,該族群藉著災後重建的契機,讓族群文化也做了一個復振與推展,筆者也從社區營造的相關計畫面向,參加過他們的一些活動。
以2011 年1 月15 日在南投縣埔里鎮的守城部落守城大山的山腳下舉行的「噶哈巫傳統過番年」而言,主辦和執行的單位是噶哈巫文教協會,但是活動為何用「番年」這個語彙,倒是有點耐人尋味,因為「番」這個用語帶有著貶抑性甚至污名化的意涵,在台灣歷史上,它存在於過去原漢之間對抗、互斥的時代,但是在目前這個提倡及重視多元文化的社會,原住民文化的價值是被肯定與重視的,「番」字的使用是不太能被社會接受的。而且之前該族群的這個活動,也用過如:2002 年的「噶哈巫過年」、2003 年埔里多元文化季系列的「噶哈巫過年活動」、2005 年的「噶哈巫歡喜過年」等名稱,2 因此對於這樣一個標題的出現,或許只能從語言使用習慣的「局內觀」角度來解讀與緩頰,也就是說,可能是當地族人不認為「番年」一詞帶有負面的意思。但是無論如何,這項重要活動名稱的擬定,可能是這個族群還有待繼續討論的一個功課。
在活動內容上,根據工作小組的紀錄,是以牽田、走標為主軸,進行族群傳統狩獵、農作與各類生活面向的展示,以及噶哈巫傳統文化與文物的系列介紹,讓部落後輩與外人了解並體驗噶哈巫族傳統文化的特色與魅力。由於聚落的相鄰以及通婚的關係,噶哈巫與泰雅、賽德克等族之間,都有著密切的互動和往來,因此除了傳統的所謂「祭祖之歌」(ayan)之外,在他們節目的安排與歌舞展演的內容上,其實也顯現出來族群交融的訊息。

~ 欲瀏覽完整內容,請下載全文 ~

作者簡介與相關著作

明立國


相關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