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音樂生態觀察


[ 傳統音樂 ] 2011

2011 年度原住民音樂活動觀察與評介_排灣族、卑南族、阿美族、撒奇萊族、噶瑪蘭族

作者:吳榮順



壹、2011 年排灣族口鼻笛藝師許坤仲與謝水能指定為國家級重要傳統藝師保存者
臺灣原住民族演奏與使用的樂器,自清朝時期、日治時期,以至臺灣光復後本地學者或外國學者所做的調查研究歷史文獻中,都出現或多或少的紀錄。諸如:口簧琴、弓琴、縱笛、橫笛、鼻笛、織布槽、木鼓、木杵、鈴鐺等等,都是我們熟悉的臺灣南島民族樂器。這些臺灣南島民族使用的樂器,不管是樂器形制構造的複雜度、樂器外形裝飾的藝術性、樂器演奏技巧的多樣性,或演奏曲目的特定性,似乎無法與鄰近的亞洲大陸諸民族使用的傳統樂器來做比較。但其中泰雅族或賽德克族所使用的多簧口簧琴,以及排灣族所使用雙管鼻笛,不管在樂器發展史、樂器使用的功能性,甚至於在樂器的獨特性上,都是世界上絕無僅有的稀有樂器。特別是排灣族的雙管鼻笛,時至今日,它似乎與百步蛇一般,被外界視為是排灣族的圖騰,也是外界認識排灣族音樂的門徑。
排灣族不但是一個善於用藝術來表達生活與杜會制度的民族,更是一個善於歌舞的民族。從傳統音樂的演唱方式來分類,排灣族音樂可分成齊唱的歌謠、用持續低音(OSTINATO)與獨唱同時形成的複音歌謠、用同音反覆(DRONE) 與獨唱同時形成的複音歌謠。北排灣的拉瓦爾群比較喜歡用同音反覆與在這些同音反覆之上演唱另一個曲調形成的複音唱法來演唱;然而南排灣及東排灣則較善於運用持續低音來演唱複音歌謠。
 
排灣族慣於使用一個聲部演唱持續音或同音反覆,另一個聲部則在其上唱另一個節奏明顯、旋律性較強 的旋律。這種兩聲部形成的複音唱法,過去有一種說法認為:排灣族人喜歡吹奏的雙管式鼻笛或雙管式縱笛,由於其中一支附有指孔,可以吹奏旋律;另一支則無音孔,持續音及同音反覆於焉產生。因為這種雙管式的竹笛吹奏出的複音音樂與歌謠複音唱法一致,因此排灣族的口鼻笛音樂與複音歌唱兩者「聲」與「形」之間的因果關係,一直都是民族音樂學上值得探討的議題。
不管是從清朝以來的歷史文獻紀錄,或是目前整個臺灣原住民生活部落中,排灣族的吹管樂器或氣鳴樂器的多樣性,在臺灣原住民傳統藝術中都是獨樹一格。清代郁永河的《裨海紀遊》(1697)、六十七的《番社采風圖考》(1744)除了記載臺灣當時平埔族男子已使用鼻笛來求偶,並描述鼻笛的聲音「高下清濁中節度」。日據初期的伊能嘉矩《臺灣土番の歌謠と固有樂器》(1907)和佐山融吉《番族調查報告書》(1913-1921),日據中期的竹中重雄《臺灣番族樂器考》(1933),以及日據後期的黑澤隆潮《臺灣高砂族の音樂》(1972),不但記載了鼻笛已在鄒族、魯凱族與排灣族的部落中被吹奏,更斷言鼻笛是臺灣原住民樂器中唯一可以發出複音的樂器,即使在南洋地區也發現鼻笛的樂器,但臺灣原住民雙管鼻笛的使用,是其他地區罕見的事實。
臺灣光復後,1966 年間呂炳川在《臺灣土著族的音樂》所做的調查發現,雙管鼻笛只剩在大武山麓沿山公路旁的魯凱族與排灣族的還在吹奏。1995 至1999 年間,胡台麗在行政院文建會的委託下完成了「排灣族鼻笛、口笛技藝保存與傳習規劃報告」,調查之後發現口鼻笛都會吹奏的還有30 位,只會吹奏鼻笛的人數有11 位,只會吹奏口笛的有24 位。會吹奏口鼻笛的族群大都是居住在屏東縣境內的山地門鄉、瑪家鄉、泰武鄉、來義鄉與牡丹鄉的排灣族人,其中只有2 位是原居住在好茶部落,後來遷居到三和村(南村)的魯凱族人。自1990 年代之後,屏東縣文化處透過傑出藝師的傳習計畫,成功的在北排灣Raval 系統的山地門鄉國小,以及Vutsu 系統的瑪家鄉、泰武鄉和來義鄉國小播種傳習排灣族的口鼻笛,成果斐然。
在排灣口鼻笛傳統藝術重要保存者的普查上,2009 年間登錄了瑪家鄉排灣村的金賢仁(LegeaiTjaududu,1928 年生)與泰武鄉平和村的鄭尾葉(Tsamak Paqalius, 1929 年生);2010 年登錄了Raval 系統所屬住在山地門鄉大社村的許坤仲(Pairang Pavavalung, 1935)與Vutsu 系統住在泰武鄉平和村的謝水能(Gilegilau Pavalius, 1950 年生);今年(2011)更審議登錄了南排灣原居住於牡丹鄉東源村的少妮瑤.九分勒分(Sauniau Tjuveleven, 1970),為屏東縣排灣族口鼻笛重要傳統藝術保存者。今年八月(2011)由行政院文建會文化資產總管理處召開的中央無形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議,經過委員們專業的詰問與冗長的討論後,分別將代表Raval 系統所屬的許坤仲(Pairang Pavavalung, 1935)與Vutsul 系統所屬的謝水能(Gilegilau Pavalius, 1950 年生),以「排灣族口鼻笛」項目指定為國家級重
要傳統藝術保存者。
居住於屏東縣山地門鄉大社村的許坤仲,排灣族名字為Pairang Pavavalung,是屬Raval 系統善於吹奏和製作雙管口笛(palinged)的北排灣族著名藝師。Pairang Pavavalung,1935 年出生於一個從曾祖父madaman 開始,到祖父pairang、父親vaiki 三代都在排灣族部落從事做槍和製刀的pavavalung 家族。因此,打從孩提開始,受到家族在部落中擁有特定技藝的傳承與維持的影響,製刀、雕刻、製陶壺,甚至造屋等傳統手工藝,都是他在耳濡目染下學會了這些在部落中被視為itjanulima「巧手」(原意為很多手)的美譽。
12 歲開始跟著父親學會製作口笛,自己也從經驗中領悟出「就地取材」、「高貴不貴」的製作哲學。「只要深山中生長,不要太嫩太老的竹子(qau),都可以製作出一把好的雙管口笛。等竹子陰乾之後,再以火烘烤變成較古的原色。以小鐵條在火上燒紅之後,找出適當的距離鑽出五孔,另一支則不鑽孔。雙管口笛的吹口,要找硬度較高的木材塞入,再試吹以確定音高,或再以刀子在孔上調整要的正確音高,雙管五孔排灣口笛大功告成。」完成了雙管口笛,之後更在他那一雙來自家族遺傳下的巧手下,開始將製作完成的竹製口笛,雕刻上具有特殊意義的各種百步蛇紋、人形紋、網狀紋等排灣族圖騰。五六十年下來,精緻細膩、堅固牢靠、貴氣十足的排灣笛形象,成了Pairang Pavavalung 當今在北排灣地區無人能及的排灣族雙管口笛製作藝師。
「帶著自製的笛子,一群好友奔向心儀的女友住家,紛紛吹起那如泣如訴的笛聲,如果笛聲打動了女方 家長,開門邀請男方入內,準備成為座上賓(女婿)。」這些場景、這些過程都是過去排灣部落青年必經之路。18 歲左右,由於部落傳統的制約與青春期對於異性追求的衝動,Pairang Pavavalung 也開始拿起自製的口笛,伊嗚伊嗚的吹奏起來。雖然雙管口笛的吹奏技巧,嚴厲的父親並沒有直接教導他,但父親(vaiki)永遠都是他學習的對象,青少年時父親吹奏雙管口笛的旋律,早在他的耳中揮之不去。靠著不斷的學習,以及父親的糾正,Pairang Pavavalung 雙管口笛(palinged)的吹奏,就如同他製作的口笛一般,在家族、在部落,甚至在北排灣地區,早就是位家喻戶曉的厲害角色(matsaqu)。
1988 年在許常惠教授的帶領下,Pairang Pavavalung 與排灣族、魯凱族、阿美族與布農族所組成的「臺灣原住民族文化訪問團」受邀至德國和法國演出,並在法國世界文化館(Maison de Culture du Monde)出版的《臺灣原住民的複音音樂》(Musique polyphonique des aborigènes de Taiwan)中,擔任排灣族婚禮音樂中雙管口笛的吹奏。2000 年屏東的「蒂摩爾排灣族樂舞藝術團」受邀至北歐挪威的Ford 參加世界音樂節,Pairang Pavavalung 的雙管口笛吹奏,吸引了滿場北歐觀眾的注意,並在當地的報刊刊出了這位來自臺灣傑出的說管口笛演奏家。2000 年胡台麗拍攝的《戀戀排灣笛》中,Pairang Pavavalung 傑出的演出,贏得了觀眾的掌聲。2008 年之後,更在屏東縣文化處的邀請下,擔任青山國小與山地國小的排灣族口笛傳藝師。 永遠樂觀開朗的Pairang Pavavalung 能代表北排灣Raval 群,以傑出的「排灣族雙管口鼻製作與吹奏」,被指定為國家級重要傳統藝術保存者,實至名歸,76 歲的Pairang Pavavalung 此後也將肩負起北排灣地區「排灣族口鼻笛」的製作教學,以及雙管口笛的傳習任務與使命。

~ 欲瀏覽完整內容,請下載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