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音樂生態觀察


[ 傳統音樂 ] 2011

2011 年度原住民音樂活動觀察與評介_達悟族、賽夏族

作者:錢善華



壹、達悟( 雅美) 族
繼2009 年野銀部落的大船下水典禮,與2010 年紅頭部落舉行大型收穫節(Mipyapyavehan) 後,2011年共計兩次的大船下水典禮,顯示出近年來蘭嶼大型傳統活動的頻繁熱絡。不同部落、不同家族的祭儀活動,呈現各自獨樹一格的特色,使每年的觀察都對蘭嶼文化有更多、更新的體認。而近年來,傳統祭儀在教會文化、社會價值觀的洗禮下,產生出許多有別於過去的「第一次創舉」,引發族人與外界相當多的討論。蘭嶼傳統文化在近年來顯現出的多元發展與變遷,也連帶影響傳統音樂的呈現面貌。從音樂文化的觀察角度而言,都是許多值得探討和深思的議題。本文將針對今年度所觀察的重點活動,分為「傳統祭儀」、「傳習活動」,與「推廣應用」三個方向,進行詳細敘述,探討文化變遷在傳統祭儀與蘭嶼文化留下的痕跡與影響。
一、傳統祭儀
十人大船下水典禮
達悟( 雅美) 族人是臺灣原住民族中,唯一沒有頭目、酋長,非階級社會的民族。傳統達悟( 雅美) 社會,基於仰賴海洋的生活方式,船隻幾乎是每個家庭的必備品,也形成以船團組織為主的社會結構。由父系親屬發展、衍生出的船團組織,將數個家庭緊緊相繫。除了海上漁撈工作的合作與漁獲共享外,日常生活也相互照應與協助。每個家庭可能各自擁有小型拼板舟,於平時進行漁撈工作。在飛魚季期間,船團成員會共同使用一艘大船,進行漁撈工作,團結互助,相互分享成果。非飛魚季期間,則進行大船的維修與養護工作。當大船受損或需汰舊換新時,則需經過部落船團耆老會議同意,進行新的大船製作。當個人完成兩、三人座的小型拼板舟,並完成雕刻後,會舉行小型的新船落成儀式,如豬、羊等禮肉的分享,或小型的吟唱活動,為新船祈福。但製作十人以上,且有雕刻裝飾的大船,則必須在完成後舉辦盛大的大船下水典禮。
大船下水典禮,是達悟( 雅美) 族最重要的儀式之一。從船團成員集體同意製作大船、船主的推選、訂定大船下水典禮的時間、到大船製作的期間,都有一系列嚴謹的規範。典禮的過程,除了大船的建造之外,還需禮芋與禮肉的準備,以及具備歌謠吟唱應對,進行大型禮歌會舉辦的能力。因此,能勝任大船船主者,必須是德高望重的長者。除了必須由蘭嶼( 達悟) 族人擔任之外,通常還需具備以下三個條件:祖父輩─夏本(Syapen) 級的年齡、夫婦健在,與多子多孫。
依據傳統,達悟( 雅美) 族的成年男子,皆須加入船團組織,並在長者的指導下,學習造船與漁撈的相關知識,與應盡的社會義務,並透過歌謠吟唱學習,傳承經驗、歷史與文化。因此,唯有經年累月的歷練,習得豐厚知識者,才有能力引導船團遵循古法,完成大船的建造;也唯有一定年齡的長者,才能對歌謠曲目有相當程度的掌握,與具備即興應對的能力。因此,船主的工作,通常為具備一定年歲的長者擔任。
禮芋的收成與分享,為大船下水典禮的必備條件之一。堆疊到覆滿整艘大船的芋頭,象徵作物的豐收,以及回饋族人協助與分享的熱忱。在蘭嶼的傳統社會中,芋田的種植屬於女性的工作。芋田的收成對達悟( 雅美) 族的女性而言,就好比飛魚漁獲量對達悟( 雅美) 男子的重要性。大船下水典禮中,禮芋數量的多寡與良莠,為船主夫人,與船團成員婦女們的名譽及社會地位的表徵,也是船主夫婦對部落共享與回饋的表現。因此船團在決定來年大船下水典禮日期的同時,也須考慮到芋田收成的時間與數量。若沒有女性的協助,典禮是不可能完成。也因此,船主的必要條件之一,即為已婚且夫婦健在。而多子多孫的條件,除了提供人力與物力的協助之外,在視子嗣為最重要資產的傳統蘭嶼社會,當然也成為船主不可或缺的必備條件。多子多孫,除了為傳統社會提供豐厚的生產力之外,也顯現出個人經濟與教育能力的完備,展現身為船主所需具備的楷模與領導力。
傳統大船下水典禮儀式過程,在正典第一天禮芋堆疊之前,還有芋頭採收、禮豬聚集、邀請本村與外村賓客、至親觀芋頌((meyveysen) 等過程。正典第一天,,包括禮芋於大船內的堆放工作、同村部落耆老們對禮芋的讚頌吟唱、下午對外村賓客的迎賓禮歌會、以及晚上的徹夜祝福歌會。而正典第二天則是禮芋禮肉的分享、為大船的祝禱吟唱、蠻阿威(manhaway) 、拋船與試航…等。在大船試航結束的隔天,還有大船首次捕魚,以及獻給大船的禮肉…等。2011 年一月與六月,分別於朗島與東清部落舉辦的大船下水典禮,各自呈現傳統與創新突破,兩種不同的面貌。以下將就今年度兩次的大船下水典禮特點,進行描述與探討。
2011 年朗島部落大船下水典禮
觀察此次由鍾雅眠(Syapen Kotan) 先生擔任船主所舉辦的大船下水典禮,除了固定的傳統儀式過程之外,也發現以下幾點不同的特色:
1. 天主教為大船祈福的灑聖水、吟唱與禱告
由於船主為天主教徒,因此在徹夜祝福歌會開始之前,由朗島天主教傳道謝永泉先生,與教徒們一起在滿載禮芋的大船前,一同為大船禱告、灑聖水祈福,以及吟唱《奇異恩典》與主禱文( 天主經)。
透過此項觀察,無論是認定傳統典禮中引進教會的祈福儀式,或是教會聖水與祈禱儀式進入傳統典禮,很明顯地,教會文化與傳統文化,在蘭嶼並沒有產生相互衝突的議題。
2. 大船內的祝福吟唱
蠻阿威儀式前,由船主率領眾人,頭戴銀盔禮帽,身著正式傳統服裝,於大船內吟唱為大船祝福的曲調。吟唱分為兩組,由坐在船首的船主先領唱,靠近船首的船員們一同加入古謠raod 的吟唱。當船主吟唱至一個段落時,由靠近船尾的大副再從頭開始領唱同一首曲調,並由靠近船尾的船員們加入一同吟唱。在大副與船尾的成員們吟唱期間,船主與船首的成員們依然持續吟唱,形成船尾與船首相互呼應、交替的效果。待大副與船尾的成員們吟唱完畢後,才開始發動蠻阿威儀式。
3. 落尾麻引人(rarahen no aramey)
此次的蠻阿威儀式,在耆老們將大船抬至朗島部落廣場後,船主鍾雅眠先生(Syapen Kotan) 站立於大船中央,手中不斷地揮舞一串落尾麻(aramey) ,呼喚、引導在廣場四面八方準備加入的勇士們進場。這個動作,也是未曾在其他部落見過。後來經訪談得知,這是朗島鍾家的家族特色。就像牧羊人揮舞葉子,將羊群們吸引聚集過來一般,船主站在大船內,手持落尾麻不斷地揮舞,請部落的勇士們前來,以協助蠻阿威儀式與大船的拋舉。落尾麻引人是朗島鍾家蠻阿威的特色,因此也只有鍾家可以使用。
4. 佩帶短劍(meysavalin) 的蠻阿威勇士
過去在野銀部落觀察到的蠻阿威儀式,部分勇士們的臉部塗上不同顏色或圖案的彩繪,但全都僅著傳統丁字褲。此次朗島部落的蠻阿威,勇士們除了著丁字褲與部分在臉上或背上的彩繪之外,每一位勇士,包括兒童,身上都有短劍的佩帶。根據族人表示,這是朗島部落獨有的特色。依據傳統,蠻阿威儀式是沒有配帶任何物品的。但在過去,朗島部落內的椰子家族與北方家族,彼此之間因為紛爭而造成死傷,引發復仇的危機。椰子家族為避免對方趁部落舉辦大船下水典禮時,使用暗器進行復仇,因此全體在蠻阿威儀式中配上短劍,以備應付敵人偷襲時的反擊之用。因此雙方在蠻阿威儀式時,壁壘分明,一直都保持一定的距離。 原本僅該家族的勇士在蠻阿威儀式中佩帶短劍,日後演變成整體朗島部落的獨特風格。
5. 青少年與兒童參與蠻阿威儀式
蠻阿威儀式,為大船下水典禮的一部分,也是與其他小型拼板舟下水典禮最不一樣的地方。通常由部落的男性勇士們,以揮拳瞪眼的方式,分年齡階層,從四面八方向大船靠近,藉由相互對峙的呼喊,聚集並激勵彼此的士氣,為拋舉大船作準備。在每次拋舉之間,會由船主或船團成員之一,站在大船中來回走動並揮舞禮刀,進行驅魔的儀式。

~ 欲瀏覽完整內容,請下載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