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音樂生態觀察


[ 傳統音樂 ] 2011

2011 年度佛釋教音樂活動觀察與評介

作者:釋鏡界



一、前言
不論是在漁樵對話的寧靜時代,還是在烽火交加的戰亂時期,寺院的鐘聲、響徹山林的梵唱,可說是華人共同的回憶。民國初期,徐志摩把聽到傳統佛教音樂-梵唄的感受寫了下來:

有如在火一般可愛的陽光裏,偃臥在長梗的,亂雜的叢草裏,聽初夏第一聲的鷓鴣,從天邊直響雲中,從雲中又迴響到天邊;

有如在月夜的沙漠裏,月光溫柔的手指,輕輕的撫摩著一顆顆熱傷了的沙礫,在鵝絨般軟滑的熱帶的空氣裏,聽一個駱駝的鈴聲,輕靈的,輕靈的,在遠處響著,近了,近了,又遠了……  
有如在一個荒涼的山谷裏,大膽的黃昏星,獨自臨照著陽光死去了的宇宙,野草與野樹默默的祈禱著,聽一個瞎子,手扶著一個幼童,鐺的一響算命鑼,在這黑沉沉的世界裏回響著;

有如在大海裏的一塊礁石上,浪濤像猛虎般的狂撲著,天空緊緊的繃著黑雲的厚幕,聽大海向那威嚇著的風暴,低聲的,柔聲的,懺悔他一切的罪惡;

有如在喜馬拉雅的頂巔,聽天外的風,追趕著天外的雲的急步聲,在無數雪亮的山壑間迴響著;

有如在生命的舞台的幕背,聽空虛的笑聲,失望與痛苦的呼籲聲,殘殺與淫暴的狂歡聲,厭世與自殺的高歌聲,在生命的舞台上合奏著; 
我聽見了天寧寺的禮懺聲!這是哪裏來的神明?人間再沒有這樣的境界!

這鼓一聲,鐘一聲,磬一聲,木魚一聲,佛號一聲……樂音在大殿裏,迂緩的,漫長的迴盪著,無數衝突的波流諧合了,無數相反的色彩淨化了,無數現世的高低消滅了……

這一聲佛號,一聲鐘,一聲鼓,一聲木魚,一聲磐,諧音盤礡在宇宙間──解開一小顆時間的埃塵,收束了無量數世紀的因果;

這是那裏來的大和諧──星海裏的光彩,大千世紀裏的音籟,真生命的洪流:止息了一切的動,一切的擾攘;在天地的盡頭,在金漆的殿椽間,在佛像的眉宇間,在我的衣袖裏,在耳鬢邊,在感官裏,在心靈裏,在夢裏……

在夢裏,在一瞥間的顯示,青天,白水,綠草,慈母溫柔的胸懷,是故鄉嗎?是故鄉嗎?光明的翅羽,在無極中飛舞!大圓覺底裏流出的歡喜,在偉大的,莊嚴的,寂滅的,無疆的,和諧的靜定中實現了!
頌美呀,涅槃!頌美呀,涅槃!

常州天寧寺聞禮懺聲─徐志摩

這是刊載在一九二三年十一月十一日《晨報• 文學旬報》之徐志摩的作品。詩裡的佛教音樂-梵唄,則是在台灣寺院裡常能聽得見的傳統佛教儀式音樂。每年都聽得見,但每年的發展卻各有其趣。踏著前人的足跡,我們繼續向前探尋。
二、本年度傳統佛教音樂的活動與傳習
( 一) 以紀念佛菩薩為主的佛教音樂活動
當代台灣的漢傳佛教寺院,不論大小,其所依據的佛教儀式課誦本,無不來自中國江蘇省常州市天寧寺的《禪門日誦》(又名《天寧諸經》)。這部課誦本是以禪宗所祖述的《百丈叢林清規》為主要根據。事實上,自明代以來,《百丈叢林清規》歷來由朝廷頒布詔令,要求天下寺院「諸山僧人不入清規者,以法繩之。」1。所以《百丈叢林清規》對後代乃至當代,都有著深遠的影響。觀《禪門日誦》當中明訂「諸佛神聖誕辰」2,儀式部分亦有清楚模式以供遵循,故在台灣漢傳佛教所屬的寺院,也大多納入其道場年度的行事中,以舉行諸佛菩薩聖誕與重要紀念日之相關的法會儀式。台灣常見的佛菩薩誕辰生日法會,係以觀世音菩薩、釋迦牟尼佛(浴佛節)等為主。如慶祝觀音聖誕的紫雲寺於今年三月二十七日舉行觀音法會,依照儀軌進行唱誦《法華經• 觀世音菩薩普門品》,並進行《拜願》隨著唱誦《觀世音菩薩》名號以進行懺悔的儀式。同年七月十九日為觀世音菩薩成道紀念日,台南市竹溪禪寺啟建觀音法會。住持─資定法師帶領信眾諷誦《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大悲咒》,與會大眾接著一起繞行唱誦觀世音菩薩聖號。
從上所述,多屬傳統漢傳佛教之紀念觀音菩薩誕辰、出家與成道的儀式。但佛光山於三月二十七日所舉辦的恭誦《觀世音菩薩》聖號及《大悲咒》法會,主法和尚慈悲以《甘露法水》灑淨,接著全場祈請《啟告十方》恭請佛菩薩降臨壇場,近三萬人心口如一而誦持《八十八佛大懺悔文》,止靜時則兼以古箏悠悠清揚之樂音。接著,讚佛、念佛、拜願、獻燈,全體讀誦星雲大師《為日本東北大地震祈願文》,一瓣心香為日本震災祈福,也為全台灣人民祈願免於災難。內容則為了因應時事與安撫信眾民心,故在儀式的基礎上酌情有所調整與差別。
當然,觀所有佛菩薩紀念法會的儀式,自以佛教的教主─釋迦牟尼佛的儀式最為隆重。佛教釋迦牟尼佛的聖誕紀念日,又稱浴佛節,據傳是因為釋迦牟尼佛在剛出生時,便走了七步,每步各生出蓮花,然後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說:「天上天下,唯我獨尊!」此時有九龍吐水,為之沐浴。所以這天的主要活動,便是讓信眾扮演龍的角色,為剛生出的釋迦牟尼,以香水來沐浴之,這便是「浴佛」的由來。觀台中縣佛教會為慶祝建國百年祈福點燈暨佛誕節、園遊義賣會活動,在台中巿豐原區富春國小舉行,吸引信眾逾兩千人參與盛會。浴佛大典禮請釋覺居法師及各寺院長老主持儀式。由佛光山十二位法師唱誦《戒定真香讚》、《藥師灌頂真言》、《藥師讚》、《祈願祝禱》、《獻燈》、《上供》、《讚佛偈》、《浴佛偈》等梵唄聲,可說法會氣氛莊嚴而隆重。
又其他如地藏菩薩法會,雖非值其誕辰法會,大多置於國曆四月五日清明節前後,或是農曆中元節前後。例如高雄紫雲寺亦於四月三日至四日舉辦了屬於報恩祭祖的《地藏法會》,以持誦《地藏經》為主而藉由法會功德以迴向歷代祖先,並兼以報答父母、師長等恩惠。但也有寺院另辦以七日的《地藏法會》,即法鼓山所屬的桃園齋明寺,便於三月底至四月初舉行了所謂的《地藏七》。即以誦持《地藏王菩薩》名號為主的儀式法會。可說有別於《禪門日誦》所規定的儀式,舉行誦持《地藏王菩薩》名號為主的儀式法會算是獨樹一格。
此中亦有專門紀念個別法師,以表彰其對傳統佛教梵唄音樂卓越的貢獻。觀新北市永和區「圓通學舍」開山住持─大詮老和尚於民國九十九年十二月二日往生,享世壽八十七歲。次年元月十九日在台北市龍巖公司所屬「真龍殿」舉行《追思讚頌典禮》。該儀式舉辦了《報恩獻供》儀式,由出家弟子與在家信眾,向恩師靈前捻香行告別禮,並唱誦供養咒,由信眾手捧花果等物,上供諸佛菩薩。而在《追思讚頌》儀式中,則迎請守成長老等高僧們誦經主法,祈請西方三聖慈悲接引。追思大典上,中國佛教會理事長圓宗長老,向與會大眾介紹大詮老和尚的風範行儀。他於民國三十八年隨軍來台,因善導寺邀約參與法會,從此充分展現唱誦專長,在台傳唱七十餘年。梵唄對他而言,是修行的法門,也是弘法利生的方便。老和尚不僅先天嗓音具有特色,更於「儀軌、經咒、手印、觀想、唱誦、腔板」等,均極虔誠謹慎,莊嚴如法。事實上對於佛教而言,這類傳供儀式並不陌生。但大詮老和尚在佛教界以梵唄弘法與利生聞名,茲特為之記。

1.《敕修百丈清規》在《序文》中說明:「洪武拾伍年肆月貳拾五日,節該奉太祖高皇帝聖旨榜例,諸山僧人不入清規者,以法繩之,欽此欽遵。永樂拾年伍月初叁日,節奉太宗文皇帝聖旨榜例,僧人務要遵法舊制,名務祖風,謹守清規,嚴潔身心。永樂二十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該僧司錄官奏,僧眾多中間有等不守規矩,無依清規整治,節該奉仁宗昭皇帝聖旨,照依清規料治他,欽此。」詳見《大正新修大藏經》第四十七冊,台北市:新文豐出版有限公司,民國72 年1 月出版,頁1109。
2.詳見《禪門日誦》,台北市:老古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民83 年12 月初版二刷,頁283。

~ 欲瀏覽完整內容,請下載全文 ~

作者簡介與相關著作

釋鏡界


相關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