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音樂生態觀察


[ 傳統音樂 ] 2011

2011年度南部客家音樂活動觀察與評介:往復於文化的「承傳」與「想像」之間

作者:范揚坤



前言
此次年度觀察,針對中部自彰、投以南,並及東部台東縣,各地屬客家生活圈的區域音樂活動現象。記錄針對各地客家音樂活動為目標的經驗過程間,首先可見在這些生活圈中,所謂「客家」、「客家音樂」文化概念,與其內涵所應涵蓋範疇可能性,不同地區實際情況各有不同表現須要分辨,不可一概而論。因此針對所涉對象,不能單一只用「客家」的族群概念歸納、統稱,或用以涵蓋一切可能涉及「客家」族群傳統的特定文化,還必須結合地域關係的條件,透過文化的「在地性」特徵,進一步區別出有關音樂各自內涵其中,某種可歸納屬「在地」「客家」「文化」的活動現象與認知經驗。1
其次必須說明,此一經驗既不來自文化傳統內部的認知或辨別原理原則,也不從抽象的深層分析比較過程間歸納求得,甚或依稀可辨與當代藝文展演所賴市場操作機制的互動關係。再者此一藉助「在地性」特徵為識別要件,所建立不同區域內的「客家文化」彼此間「不可一概而論」的分別觀念,本質上,與當代臺灣社會一般用於區別不同族群文化表述模式,只依賴如語言差異性等少數一二典型化分類條件的習慣,顯然並不一致,且還可能是到最近纔得以初步發展的認識與表述模式。
尤其當此包含「在地」、「客家」、「文化」等概念的應用範圍,不只限為客觀界定族群、樂種之用,近來還經常被設定為特定區域當地藝文活動運作宣傳的依據或標題之際,有關概念的內涵本身,即相對可能已被操作成一隱含相當程度主觀意願的意識形態工具。事實上此次所觀察地區各自有關傳統音樂活動類型、模式與趨勢,甚或藉助傳統音樂為其再生產的文化元素的做法,各地所見顯然不盡相同而有區別之必要。經此,涉及族群與地緣關係兩種現象的文化概念,即被並置於同一意識形態工具內部相互補充、支持,進一步又再定義族群文化概念內涵的可能性。
類似現象雖說或未必然不在北部客家文化圈內發生,但在客家族群聚落生活界限相對更為模糊、曖昧的當代臺灣中南部地區而言,相對隱晦的族群文化概念範疇與其地緣文化概念兩種意識形態現象之間的關連,似乎因有此模糊界限的客觀作用而更顯密切,甚或表現出某種互為因果的二元辯證關係。是以對於筆者個人而言,唯有先能指出此一現象前提,後續討論,不論針對2011 年臺灣中南部客家音樂活動情況的觀察或評介,方纔能有足夠確定的分別基礎。

1. 類似觀點的想法,可參考學者吳榮順〈2010 年北部客家音樂活動觀察與評介〉所說明:「客家文化與音樂在臺灣的發展,由於地域上的區隔,臺灣南部六堆地區與桃竹苗為主的北部地區之間,差異日漸擴大。」(2010:352)本文於此所指觀察經驗,則並不單從此地理上遙相對峙的南、北客文化與音樂間看出對比區別,而是在更細節的層次內容中感受到差異。



一、就族群文化或從地域意識為觀察起點的區別
事實上,只透過「客家音樂」、「客家文化」概念,即便用以觀察或區別同一縣市內「客家」的文化活動範圍與類型,從表現情況到實際內涵皆可能各有不同。此外更遑論不同縣市一旦遭並置列於同一概念框架其中,經由類似的說明模式,討論所謂「客家音樂」整體面目,實際存在著諸多不盡合宜處的困難。
因此音樂展演的性質隨區域情況自然各有不同,各地有關活動現象所表現特徵,也不適合用任何一種通評予以概括描述。此即學者吳榮順針對客家音樂2010 年度的觀察,為年鑑撰文,所以主張「透過南北客家整年度的音樂文化觀察,來審視期間的變化與發展益形重要。」2 是以學術觀察角度,主張南北區域別的客家文化,由於有地域距離的區隔,導致不同地區之間差異有日漸擴大可能。亦即任何所謂「客家」、「客家音樂」,一旦參照每次活動所指稱對象或意涵,尤其當與在地文化生活傳統概念相提並論之際,所展現文化形象與認知詮釋主張,實際上經常表現出一種相對模糊且難以確定的認知性質。

然對原本既有分類歸納模式幾乎已然內化為我們的認知習慣而言,即便能確定感知到各地音樂現象與文化彼此可能各有不同存在面目,只是在一般書寫的說明模式中,仍多繼續依循既有成說架構,少部份才經由局部補充內容,建立差異性區別。是以即便在為區別差異而建立陳述,如「客家傳統音樂是為客家重要的文化特色與元素,臺灣南部的客家傳統音樂,可大略區分為客家山歌、客家戲曲與客家八音三大項。」3 類似說法所指陳此一分類架構,並未脫離原本根據北部客家文化傳統區分「山歌(民謠)、採茶(戲曲)與八音(器樂)」4 的整理,是以顯然不能說服讀者此「南部的客家傳統音樂」與「北部的客家傳統音樂」並不相類。或者說讀者在此說明模式中,其實不能確定不同區域間的客家傳統音樂彼此有何異同關係。
當代相關主題特定的藝文活動,多由公部門所屬文化機構舉辦的活動。此一樂類概念甚或樂類文化概念性質,存在高度模糊空間的可能性,是以回顧傳統並展開「文化自我形象的想像」,有時並非屬於全然主動的文化自覺,部份還來自「他者的文化想像」。然此相對模糊且不易確定的認知,究竟屬於文化自覺或他者想像,便需要在開放的過程間不斷地釐清與判斷。因此族群文化傳統的意識如何能與強調「在地性」特徵的文化多元表現形成關聯,必先注意不能任意約化如「客家傳統音樂」此類概念為前提。在當代族群傳統文化展演活動的此一領域中,經常可見透過意識形態運作,營造族群文化概念成為一種行銷宣傳訴求。故而有關活動必先經過約化處理,讓原本複雜的面目顯得單純而容易操作一些。尤其當「認同」的思考夾於「族群/ 地緣」二元對立關係的動態作用過程間,加上有關這類訴求族群文化的展演設計,部份並常涉及到直接當事者---- 弱勢族群(或群體)一方,意圖透過經營「文化復振」(Cultural Revitalization)過程,完成對於族群自我「文化形象的想像」的自我造型意圖。因而屬於空間認知層次的地域意識,在此交錯的條件中,有時可能會與族群意識結合,有時則可能完全遭到忽略。

2. 見吳榮順〈2010 年北部客家音樂活動觀察與評介〉 (2010:352)。
2. 見謝宜文〈2010 年度南部客家音樂活動觀察與評介〉 (2010:380)。
4. 如許常惠《臺灣音樂史初稿》(臺北:全音,2000)、鄭榮興《台灣傳統客家音樂》。(臺北:晨星,2004 )等學者,皆用此分類架構(或如鄭榮興書於此外另再增列一章 〈客家祭祀音樂〉為補充),說明客家音樂文化內部的樂類類型。

但我們透過在今年度的觀察,透過不同區域當地所安排表演內容的樂類特徵、表演組織形態,以及一小部份的曲目變遷現象,不僅更能具體看出關於「在地」的發展經驗,還有機會藉以理解某些正在形成的表演現象或類型發展,如何參與特定區域所策劃執行的「在地」展演。是以類似現象並非同一文化內部各自獨立、分別存在的變化特徵,反而可能涉及某種文化變異感,且經與不同外在環境條件互動後的展示。是以這類現象得以突顯的結果本身,便是另一層變化作用的過程而有待注意。
二、「客庄十二大節慶」之於南部客家年度展演文化
除民間自發性策劃、執行的表演活動外,或由各縣市文化或客家事務責司單位所舉行單場,或個別、小型的系列性藝文展演,如在九月間為當地「六堆客家文化園區」開幕舉行「六堆慶開園」系列演出活動;2011 年間以「客家」為主題的系列性藝文展演活動中,首推由行政院客家事務委員會推動執行的「客庄十二大節慶」的規模與涵蓋範圍最大。此一活動,不僅舉行時間橫跨貫穿達及全年之久,5 活動區域所達範圍縱橫南北,至少涵蓋十縣市之譜。至於此項「客庄十二大節慶」策劃呈現系列展演,其中內容跨區、分階段多元組成的情況,如參照一般常見各類專題藝術節的構成原則,二者相較可見,不論就活動構成概念或內容組織模式各方面,皆有顯然不能類比的差異之處。

~ 欲瀏覽完整內容,請下載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