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音樂生態觀察


[ 傳統音樂 ] 2011

2011年度臺灣北部客家音樂活動觀察與評介

作者:吳榮順



2011 年對於臺灣來說,在政治上適逢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年,幾乎所有的表演藝術活動,都受到或多或少的影響,傳統音樂也不例外。傳統音樂的發展與賡續,有的單獨存在於一定的空間和時間上,被抽離出來漸漸發展成為藝術性較高的傳統音樂藝術;有的傳統音樂卻與族群的生命禮俗和歲時祭儀唇齒相依,共存共榮。因此,對於2011 年來說,傳統音樂在臺灣的發展,國家政治上百年紀念上的文化決策、全球化的歐亞經濟勢力的消長、文化創意產業法的制定與趨勢的文化發展比例原則等等,這三大主要因素,可以說是這一年來臺灣傳統音樂保存與發展上,最關鍵的消長因素。臺灣北部客家音樂的觀察與評介,是這一篇2011 年傳統音樂在臺灣發展的主題,筆者將以臺中市、苗栗縣、新竹縣、桃園縣、新北市、臺北市的客家傳統音樂為對象,透過這一年來的實地觀察和參與,並參酌部分的文獻紀錄,為北部客家傳統音樂在這一年的現況,提出客觀性的看法。
近年來,由於本土文化興起,因此關於客家之政府機構與民間團體,甚或學術機構,如雨後春筍般林立,除了「行政院客家委員會」成立,已經邁入十年的歷史。在各縣市,特別是客家人聚集的地區,例如北市、新北市、桃園、新竹、苗栗地區,甚至於臺中市也紛紛成立了客家事務委員會或客家事務局(處),以及「客家文化園區」、「客家文化會館」、「客家藝文中心」,或「客家文化館」等等機構,來保存、推廣與賡續客家傳統文化與音樂。在這些機構當中,也會舉辦客家音樂的常設展,或是為客籍音樂家拍攝影片,留下影音與訪談記錄。此外,客家人的族群意識也逐漸抬頭,在民間成立了許多相關的藝文團體、協會、工作室。在學術機構方面,關於客家社會文化、語文、政治、經濟、產業等方面,都設置了研究所,以及客家研究中心等,例如國立中央大學便有「客家學院」)、交通大學亦有「國際客家中心」等。
2011 年在中央的行政院客委會與縣市客家事務局(處),以及民間的共同努力之下,傳統客家音樂在臺灣北部地區的發展,擬將就客家山歌、客家曲藝、客家戲曲與客家八音等幾個項目,分別檢視其發展之現況。
一、客家山歌
客家山歌可以說是客家音樂的代表樂種,不管客家人或非客家人,一談起甚麼是客家? 第一個答案,一定是唱山歌,客家山歌幾乎成了客家文化的代表與圖騰。事實上,演唱客家山歌,幾乎也是傳統客家人的全民運動,甚至於客家人會認為,不會唱山歌似乎就不是客家人。因此,長久以來,從苗栗、新竹、桃園、新北市,一直到臺北市,客家山歌班絕對超過上百個,特別是臺北市就有四十幾個客家山歌班。這些客家山歌班,組織的成員,幾乎都是愛好唱山歌的客家人,也有一部分非客家族群,卻也在配偶的興趣與使命感的召喚下,一起加入了演唱客家山歌的行列。這些北部客家山歌班,幾乎都會邀請專精於客家山歌演唱的老師,擔任客家山歌班的指導。例如,胡泉雄、賴仁政、李秋霞、曾明珠、呂錦明、姜雲玉、許學傳、卓通妹等等老師,都是這些客家山歌班炙手可熱的指導老師,甚至於有些老師身兼數職,同時指導四、五個不同地區的山歌班。有的老師更跨越過中央山脈到臺東和花蓮的東部地區,去指導和帶動東部客家山歌的保存和傳唱。
當然,由於各個老師幾乎都是身經百戰的唱將,豐富的教學經驗與擁有實際演唱的功力和能力,因此,擔任指導客家山歌班的老師們,不但受到學員們的尊敬與愛戴,同時也享有授課薪資上的實質回饋,直接和間接的促成了客家傳統音樂的良性傳承和普及。雖然山歌班的老師們享有名譽與實質的回饋,但由於每年在臺北市、新北市或各個縣市,都有競爭型的客家山歌比賽,這些山歌班的老師與學員,都會利用客家山歌比賽的場合,一較長短。學員得名了,山歌班都會歸功於指導老師的教法正確;反之,指導老師難逃被檢討的命運。因此,每個山歌班的指導老師,無不承受著山歌班與山歌班比較的壓力。例如,每年農曆正月二十日左右,在新竹縣竹東鎮育樂公園(2011 年已改為戲曲公園),自民國五十三年至今,已經舉行四十八年,歷經四十八屆的竹東鎮全國客家山歌比賽,更是全國客家山歌班們最盛大,也是最正式的競技舞臺和場合。
從客家傳統音樂傳承的立場來看,從桃竹苗與新北市到臺北市,從鄉村到城市,到處林立的客家山歌班,雖然山歌班的成員,年齡上都在50 歲以上,但客家山歌詞有句「少年時節要賺錢,老了才來唱山歌」,正應驗了傳統音樂是生活經驗的累積,年少到壯年歷經歷練之後,老年了回到山歌班,來傳承和回憶生活的體驗。無疑的,客家山歌班是當代客家山歌最佳的傳習所,更是客家傳統音樂的聚會所。但從客家的音樂本質上來說,客家山歌班卻限制了客家山歌即興演唱、即興對唱歌詞的音樂特徵,山歌班的學員們在同樣的教材、同樣的方式下來學習,透過強記熟背固定的歌詞,無形中學員們原來生活經驗累積後,透過山歌的演唱形式,男女對唱自如的本質不見了。當然,如果初學者能透過山歌班的學習,以及老師的指導,將客家傳統的山歌演唱方式、基本曲調的轉變模式,以及即興變化的竅門,一一教導給學員,然後透過全國各客家聚落大大小小的山歌比賽場合的磨練,客家山歌班的功能,仍然值得各地區政府文化機構或客家事
務局處來輔導。
2011 年也不例外,這些山歌班的成員和老師,仍然肩負起傳承客家山歌的工作,臺北市40 多個客家山歌班,在臺北市客委會的持續性的給予每個山歌班,至少72 小時師資鐘點費、教材費與部分的演出費補助與協助下,每個客家山歌班仍然熱情的參與練習。北市客委會更舉辦了一場「比賽性質的客家音樂藝術觀摩會」,邀請被補助的所有山歌班,一起共襄盛舉,並且邀請到郎祖筠為這些山歌班在舞臺表演與肢體身段上提出建言。此舉,一方面是客委會用來檢視補助的成果,一方面也為北市客委會被指派參加臺北市花博定點演出來篩選節目。在今年臺北市的花博期間,有了接近百場的演出機會,無疑的給予臺北市客家山歌班帶來了一次互相觀摩的機會,同時更是山歌班與山歌班、指導老師與指導老師間競爭機會。此外,今年(2011 年)10 月15 日起,臺北市政府將原臺北市兒童交通博物館,改建成為臺北市客家文化主題公園,並移交給臺北市客家事務委員會來經營管理。臺北市客家文化主題公園,園區內共有兩棟改建後的新建築,一棟為「臺北市客家文化中心」,另一棟為「客家音樂戲劇中心」。園區開放後,對於臺北市之客家音樂文化的保存與推廣更具有一定的意義與影響力。
竹東客家山歌比賽紀實
客家山歌的保存、傳習與賡續,除了靠桃竹苗,以及新北市和臺北市的客家山歌班之外,另一個客家山歌的當代傳習所,就是一年一度在臺灣各地所舉辦的客家山歌比賽,其中又以每年農曆正月二十日(天穿日)左右在新竹縣竹東鎮育樂公園,由竹東鎮公所主辦為期四天的「竹東鎮全國客家山歌比賽」,最為盛大。到今年為止,「竹東鎮全國客家山歌比賽」已經歷經了四十八個年頭,可以說是臺灣最長久、最有歷史的一個音樂比賽。今年行政院客家委員會更訂下「天穿日是全國客家日」,竹東鎮公所並將原竹東育樂公園更名為戲曲公園,並將園區戲臺整建為一固定式的舞臺與後臺區的戲曲公園。
客家有句俗諺:「客家人有賺沒賺,聊(玩)到天穿」,辛苦一整年,過去客家人所謂過年,一定要從春節第一天過到正月二十日的天穿日,才又回到工作岡位。因此,每年到了天穿日,仍在休假中的客家人,或來自全國各地的客家音樂愛好者,都會齊聚竹東育樂公園(已改為戲曲公園),來參加此一全國最大、最有歷史的客家山歌比賽盛會。參與盛會的參與者,除了竹東本地的客家人,鄰近的新埔、橫山、寶山、北埔、峨嵋、新竹市的客家人,絕不會錯過這一盛會。令人訝異的是,這一群忠實的觀眾,不但是最熱情的參與者,同時也都是最佳的現場評審委員。若有歌者表現優異、唱出了觀眾的心聲、唱腔優美、曲調掌握自如,現場觀眾頓然從吵雜轉為鴉雀無聲;唱完之後,更會以最熱烈的掌聲給予演唱者回饋。除了當地與鄰近鄉鎮來的觀眾之外,更有身經百戰的歌手、初次啼聲的歌手、愛好客家山歌的愛樂者來共襄盛舉,今年我們也看到了五位來自歐美地區的外國觀眾參與其間。

~ 欲瀏覽完整內容,請下載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