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音樂生態觀察


[ 傳統音樂 ] 2010

2010年度原住民音樂活動觀察與評介_排灣族、魯凱族、卑南族、台東阿美族

作者:周明傑



第一部份 分族探討

排灣族

排灣族今年的活動,在量上面非常亮眼,其實,排灣族大部分地區都曾遭受2009年的莫拉克颱風以及2010年凡納比颱風肆虐,為什麼連年的風災卻沒有打斷部落族人對於音樂文化活動的熱情?筆者歸納幾個原因:第一個,排灣族居住的區域,絕大部分是位在淺山區,相較於別的族群而言,距離平地非常近,所以連續兩個災害之後,族人在災後復建、心理調適及生活轉換方面,都可以在很快的時間內達到平衡。第二,普遍而言,排灣族人慣常將傳統文化活動視為生活項目之一,所以外在條件再怎麼艱困,傳統文化活動照樣舉辦,且一個比一個精采。第三,屏東縣境內排灣族密集的八個鄉,外加台東縣境內的兩個鄉,在辦活動時,彼此之間有一種互相觀摩、彼此競爭的心態,這種競爭的關係,在活動時百家爭鳴,文化因此益加蓬勃。

排灣族人對於傳統文化的喜愛,從族人辦理部落婚禮時,落實傳統的程序、遵古的訂婚結婚往來禮儀、嚴格規定在場跳舞人士穿著傳統服飾等方面可以看得出來,這種喜愛自身傳統文化的習慣,似乎也蔓延到下一代年輕人,現在,年輕人皆以參與傳統文化活動為榮,就連正式的典禮以及集會,都會以排灣族歌謠作為美好的結束,令人感到欣喜。
從排灣族辦理傳統音樂活動的數量來看,幾乎一半的數量是在中北排灣,也就是來義、泰武以北的排灣族行政區。顯示傳統文化的執行,在中北排灣更受重視,此地區鄉鎮幾乎都將每年一度的收穫祭當作是重頭戲,認真而慎重的處理祭典活動,而南排灣及東排灣,有些文化活動中斷了一陣子,好幾年都沒有舉辦(例如牡丹鄉),有些文化活動因主管更換而改變形式(如獅子鄉的麻里巴活動),有些地區傳統文化活動量一向就偏少(如金峰鄉),這些鄉鎮的傳統文化活動與中北排灣比較起來數量偏低,因此顯示不出這些地區的排灣族文化特色。

以排灣族區域內傳統文化活動的特殊性來看,筆者提出三個值得一提的活動。第一個是平和村的「臺灣原住民之聲-驕傲與純真」活動,平和村三位藝術家,與布農族團隊組成一個團體,到法國表演的活動,讓國際友人驚艷;第二個是古樓村的六年祭活動,幾十年的傳統,歷久不衰;第三個是牡丹教會錄製CD的活動,部落族人自己製作、自己整理、自己出版錄製,成功的完成了有聲出版品。這三個活動的舉行,無論是從文化的推展、族人的教育以及傳承上,都達到了最好的效果。

而相對於這三個活動的,是例行性活動的持續進行。持續性的活動雖然不見得是最耀眼的部份,但是持續性的舉辦某個活動而不間斷,可以看得出這個地區對於自身文化重視的精神歷久不衰,不會因為新時代的來臨而減少對活動的喜愛。舉例來說,各部落的收穫祭,目前幾乎已經成為排灣族各部落例行活動,不會因為各方面因素而中斷,這種持續性的精神,可以有效的建立各部落文化歷史,每一次的活動紀錄,也可以提醒我們,族人對於活動參與的程度如何,有沒有需要提早補救的地方,有沒有需要加強的地方。

魯凱族

相對於排灣族集中的部落位置,魯凱族各部落的分布就相當分散。族群分布不但分散在中央山脈兩端,行政區也分屬三個縣,這樣的村落位置對於想要整合族群內共同的意識,產生很大的阻礙,諸多音樂活動的舉辦當然也就困難重重。

魯凱族區域分成三個區塊,即高雄縣茂林鄉區域、屏東縣霧台鄉區域以及東魯凱區域,此三個區域除了大南魯凱沒有風災的威脅,其餘的區域也像排灣族的北邊一樣,這兩年連續遭受風災侵襲。也因此,大南魯凱的例行性音樂活動並沒有受到任何影響,照常舉行。其餘地區則不然,遭受風災威脅的部落2010年仍然住在中繼屋(如好茶村、阿禮村、去露村等),生活上還不穩定,影響到文化活動的進行,全年的音樂活動非常少,不像排灣族有較多的文化活動。

茂林鄉的文化活動,這兩年皆以多納村的活動作為代表,多納村位處茂林鄉最偏遠處,兩次的風災都遭受重創,道路毀損,一片破敗景象。然而,越是艱困的時期,越是激起族人辦活動的意志,兩年兩次的風災,兩次的豐年祭,外地人要參與祭典時,車子開在柔腸寸斷的道路,非常辛苦。然而一到多納,竟然看到了精采的部落祭典,這是何等動人的景象,部落祭典並沒有因為氣候的因素而停止,我們在活動當中,聽到的是一首又一首的傳統歌謠,以及全部落熱情的歡呼聲。

隘寮溪兩岸的部落就沒有那麼幸運了,風災讓整個隘寮溪兩岸的道路顯得更難行,有一度還要常常藉助直升機往返於平地及霧台之間,這樣的環境讓住在中繼屋的族人,不敢再到山上的部落居住,山上的村落因此顯得非常荒涼,看不到有什麼人往來。生活上的不穩定,族人在文化活動上面欲振乏力,沒有人想要主辦活動。幸好,某些住在中繼屋的部落,有感於文化活動的貧乏,勉強舉辦了中繼屋的豐年祭(如好茶村),算是聊勝於無,也滿足了某些人對於舉辦豐年祭的熱切期望。

與上述完全相反的,就是沒有受到風災威脅的地區。這個地區首先提到的是大南魯凱地區,大南地區每年例行性的盛會----小米除草祭和秋千祭,今年照常舉辦。這個部落因為青年會與婦女會的組織健全,族人參與度非常高,每年的活動都能在充分的準備之下熱烈展開,吸引相當多的外人前來觀禮。另一個不受風災影響的就是很早就已經移居到平地的魯凱族村落(如青葉村和三和村南村),這個地區的音樂活動沒有受到影響,可以照常舉辦,而青葉國小的表演團體也常常到校外演出,顯示音樂活動在這個地區仍然相當蓬勃。

南部阿美族

花東地區的豐年祭文化活動,向來均是在七八月舉辦,而各部落舉辦的時間,他們自有一種規律,就是由南而北依序舉辦,照此規律來算,南部阿美族的豐年祭,大約在七月底就已經全部辦完,八月之後就移到北邊的花蓮縣。

南部阿美族的豐年祭活動大抵分成兩個區域,一個區域屬於原住民行政區部分,另一個區域屬於平地行政區部份。原住民行政區域內的部落,對於豐年祭的舉辦已非常熟悉,族人對於七月份例行性的祭典活動也瞭若指掌。每到豐年祭前夕,部落的社區發展會便開始籌備每項事務,交代各負責人員完成,住外地的子弟此時也陸續回到家鄉參與盛會,整個部落沉浸在祭典的熱鬧景象。

花東阿美族的豐年祭,往往與當地的階級組織活動連在一起,然而階級組職活動有其禁忌的考量,謝絕外人觀賞,很多部落考量到外人看不到階級組織的活動,他們會巧妙的將階級組織活動部份的程序(如成果發表或最後一天的程序)與豐年祭放在一起,這樣一來,外地觀光客除了可以看到熱鬧的豐年祭,順便也體驗一下階級組織活動的某些程序。

而住在平地行政區的部落(如池上鄉、關山鎮等),活動內容則不盡相同,因為要兼顧此區域內不同的族群(如閩南和客家族群),所以活動的設計是以不同族群的組合為主,這樣的活動非常有特色,因為每個族群都展現出屬於他們的傳統文化,整個場面呈現出一種族群融合的歡喜氣氛。

卑南族

卑南族大部份部落均位處平地,或者是山地平地接壤之地,安全的生活區域,使得族人的祭典得以辦得一年比一年好,一年比一年蓬勃。

卑南族舉辦傳統音樂活動的高峰有兩個時間,一個是七八月份的盛夏時期,另一個時間是年底跨到第二年年初的祭典。上半年從三四月直到七八月的活動,大致以小米除草祭、豐年祭、收穫祭等為主。下半年的部份,也就是12月1月的傳統音樂活動,大致上以除喪祭、大獵祭、年祭為主。

若依照卑南族各部落舉辦傳統音樂活動規模的大小來看,有四個部落的祭典活動,無論是在舉辦歷史、參與人數以及活動內涵上面,每年都受到注目,這四個部落是建和、南王普悠瑪、卡地布(知本)、巴布麓部落。這四個部落因為較完整的祭典程序,每年舉辦祭典之前,都會吸引媒體爭相報導,而完整的祭典活動,我們得以在過程中聽到難得的巫師祭語以及傳統歌謠。

卑南族由於地理因素,族群領域北邊靠海的部份緊鄰阿美族,北邊靠山的部份與布農族接壤,西邊與魯凱族大南部落為鄰,南邊則與排灣族接合,與不同族群交融的結果,祭典文化上、音樂上、穿著、舞蹈等等,都產生了微妙的變化,這些變化有的是受到外來文化影響,有的是族群本身歷經時間焠鍊產生改變,都激發出了文化融合的火花。

~ 欲瀏覽完整內容,請下載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