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音樂生態觀察


[ 傳統音樂 ] 2010

2010年度宗教音樂活動觀察與評介_佛教、道教、法教

作者:李秀琴



壹、前言

2010年本年度的宗教音樂觀察將以三個面向:道教、法教與佛教來進行一個整體敘述。從佛教團體宗教活動的多元化與對使用音樂藝術作為宣教的手段,越來越明顯。佛教界不再侷限於傳統的梵唄唱頌與學習,進而接受俗世的音樂行為,成立佛教舞蹈團、國樂團、合唱團甚或交響樂團;再則改編、出版新興佛曲,以流行音樂的風格,試圖迎合俗眾的品味藉而吸引更多的興趣者、或仿絲路樂舞等以歌、舞、樂的方式,詮釋佛教內涵,吸引信眾的眼光,讓人耳目一新。近年來則透過戲劇的方式,以歌子戲的形式改編佛教故事,以說、唱,有劇情演出的方式讓傳教的效果更為加強。有些團體,如位於花蓮的和南寺,希望透過「佛教藝術多媒體」來宣揚宏揚佛法,肯定音聲與影像對宣揚佛法有不可忽視的功能。

而佛教團體對於信徒的擴張,傳道地點已經不侷限於佛寺或傳統道場,而是透過無限網路、電視台等現代傳媒工具;如今在臺灣已經有五個佛教電視台:「大愛電視台」、「人間衛視」、「佛衛電視台」、「華藏衛視」及「生命電視台」。它們傳播的不僅是佛教佛法,還有各種俗世觀眾也可以接受的多元內容與節目。

走出國外,佛教團體也早已經把眼光放往國際性的組織積極進行交流;從慈濟、佛光山,甚或較小的法鼓山、中台山,各團以「佛學」或「學佛」作為訴求的手法,讓佛教信仰積極融入社會。這四個團體也都有國際性的分會或修院,作為海外傳教、培養僧侶國際觀,讓佛教走進世界,而有所對話。而針對較普遍性議題,如兩性平等、地球環保、生態的永續發展等,則結合佛教價值觀、佛法生命觀與佛教文化與核心價值作一個連結。而臺灣佛教界與知識份子,特別是尼眾的投入,在這幾年來更積極參與國際性的組織,找尋發聲的機會與主導權。

至於道教,與佛教相較起來,雖然它在臺灣擁有更多、更廣泛的信徒,但它的發展與後者是非常的不同。從某方面來講,道教的信徒很多屬於草根性的性質,其信仰模式是緊密地與每日現實生活結合在一起。我們可以在各地的大小都市、或偏遠城鎮的大街小巷看到三步一小廟,五步一大廟的場景;而這些的宮廟每年除了有大大小小的祭典外,有些還有每幾年一次的大典,如醮儀,或跨縣市的迎媽祖遊行,造成全臺轟動。這種幾乎每天活在祭典中或祈求神明的保佑,已經是民眾生活的一部份,或許如此,也沒有人覺得需要特別再去理解這個信仰的總總;所以至今我們沒有看到道教團體所成立的電視台,有系統性的要介紹道教信仰或講經說理的現象,或進一步有系統的想推廣它。

此外相較於佛教團體創辦各種佛學院、找尋新的入世理念,進而以「人間佛教」的精神,說服俗眾來理解佛法;道教界似乎有自己的想法與做法。所知目前有兩個道教團體,開設與道教研究與實務相關課程,以培養道士的後進人才:台北保安宮的「保生民間宗教學院」,以及由台北指南宮所開設的「中華道教學院」。

除了上述兩個宮廟開設道學班之外,一般人想學道教的實務,如讚韻、科儀法事等等,通常會拜師一個道長作為師父,長期跟隨,日積累月,以便學得一技之長。道士,這個非常古老的行業,最早並不是人人可學、想學就學的技能;但今天,資訊開放的時代,有些道長也願意擴大傳承於弟子,並舉行傳度大典,這是少見的。這裡所介紹的是基隆廣遠壇李游坤道長所舉辦的第二次傳度大典,接續了2001年在基隆丹心壇舉辦的第一次,當時有27為門生,此次為15位弟子。這個行動可以說是道教界少見的。

臺灣的宗教信仰,常會有派別的模糊地帶,學者稱之為宗教的融合現象;而在道教與法教,甚至佛教,對同一神袛會有各自不同的稱呼。這個情形特別在法教與道教部分最明顯。臺灣大部分的道長,不管是何派別,大都兼習法教的小法術,以增加就業的機會,或服務更多信徒的需求。有些小法被納入道教儀式的時候,開始曾現道教化風格,但部分仍保有小法的痕跡,在音樂部分亦然。有些法師,特別是年輕的一代,雖然拜師學了一派,但他也到處再”耳濡目染”,把其他法派或道派的風格加入自己已擁有的,而自創一格;但其內容,常會有與其他派別似曾相似的地方。所以嚴守家規或法脈雖然自古以來就一直被強調著,但現實的事實還是一再出現,或許道士或法師覺得有吸取別人精華部分的需要。而道法不分或相互學習的現象,我們也可以從法教傳承的經讚中找到很多的映證。

在法教信仰神袛中,以哪吒為臺灣民間信仰中俗稱的「三太子」,亦即是「中壇元帥」,屬於受到相當普遍祭祀的神明,其形象亦出現於民間藝陣中。在中國民間信仰,相傳哪吒係玉皇大帝駕前的中營元帥,統率東西南北中,五營的天兵神將,故稱為「中壇元帥」、「中營神將」或「中營大將軍」,不僅在法教中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在道法二門的小法中,常常藉其召五營兵馬來助陣。哪吒太子,目前在社會所聞見的,也是紅到國際上現代版造形的「電音三太子」。而當最初「電音三太子」於高雄世運躍上國際舞台,坊間開始掀起一股「三太子熱」,而動作靈活、逗趣,踢足球、騎機車、吸奶嘴、跳台客舞等的現代感覺與配備,融合現代電音舞曲及舞蹈動作的電音三太子,不僅結合了傳統表演與現代創意,神偶也不再拘泥於迎神賽會,不僅提昇其藝術價值及見光度,更擴展了發揮傳統的空間。

2010/2/27-28由新營太子宮所舉辦的全台第一屆全國「電音三太子競技擂台賽」活動,以目前最夯的「電音三太子」為主題,由宮廟號召全台各地太子神偶大會師,進行良性的競賽切磋技藝,企圖展現各團隊別具特色的表演;結合趣味、進步、傳統和現代等元素,希望能帶動此一新興活動,並朝向國際比賽的目標邁進,吸引了不少社會與年輕人的眼光,也因為反應熱烈,甚至在2011年也將舉辦第二次。這件事讓我們聯想到傳統與現代結合的奧妙。

貳、佛教

宗教團體在臺灣的發展,特別是1980年代末解嚴以來,隨著政治的民主化、自由化、資訊的多元化、社會大眾行為的成熟化,宗教活動不再侷限於宗教信仰層面的訴求與推廣,而是以更多元面向的議題來達到與社會的互動。這種勇於嘗試與社會互動,或社會議題的關懷,在佛教團體中特別顯著。

目前臺灣佛教界,具有較大規模的四大團體為慈濟功德會與佛光山、法鼓山及中台山。而慈濟功德會與佛光山,二者隨著政治解嚴後,社會的開放與臺灣整體經濟力的提升與臺灣國際政治形勢變化,找到了發展的空間,開始走進了社會,並積極參與社會公共議題;而為了更接近知識份子,以現代禪學、人間佛教的理念,訴求社會大眾結合現代企業的法鼓山及中台山的新興勢力,也漸漸蔚為風潮;這四團各自擁有全臺各地眾多的佛教信徒。

佛教僧侶走出寺廟,以入世的精神,透過日常生活的實踐,如環保問題、生態問題、社區服務、災難救濟、醫療問題、反核運動、提倡素食、提倡動物權、提倡兩性平等,皆是這些入世的理念所延伸出來的行為模式。至於佛教「入世」的理念最早源自於中國僧人太虛(1890-1947)為了改革當時佛教界的衰頹,提出重視此生的「人生佛教」之主張。而太虛和尚的弟子印順(1905-2005)承續其老師的理念,從原始佛教經典中得到了關懷「此人、此生、此地」的「人間佛教」思想,擺脫了舊時代佛教宗派制度及思想的束縛,提供了往後臺灣佛教界的發展理念與空間。1990年代以來印順法師的女弟子釋昭慧(b.1957),目前為玄奘大學文理學院院長兼宗教學系主任、「臺灣宗教學會」現任理事長,以一個比丘尼的身份,透過很多的社會事件參與,更克服萬難具體落實佛教入世的實踐精神。

佛教團體在臺除了以「此人、此生、此地」的入世關懷作為新的理念之外,近年來也積極與國際入世佛教組織接軌。「國際入世佛教協會」(The International Network of Engaged Buddhists,簡稱INEB),這個與來自11個國家,由36位出家眾所組成,於1989年在泰國成立的宗教團體,以提倡並開展入世佛教的多元面向;促進佛教內部不同傳承以及世界不同宗教的合作與對話;提供佛教徒與其他社會運動團體之資訊;為國際入世佛教協會所關心的議題提供各項工作坊與訓練, 作為其宗旨。

~ 欲瀏覽完整內容,請下載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