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音樂生態觀察


[ 傳統音樂 ] 2010

2010年度北部客家音樂活動觀察與評介

作者:吳榮順



客家文化與音樂在臺灣的發展,由於地域上的區隔,臺灣南部六堆地區與桃竹苗為主的北部地區之間,差異日漸擴大。因此,透過南北客家整年度的音樂文化觀察,來審視期間的變化與發展益形重要。本篇的觀察是以北部客家音樂為主,這裡的北部指的是台中市、苗栗縣、新竹縣市、桃園縣、新北市、台北市、花蓮縣與宜蘭縣為其範圍。由於客家傳統音樂種類的不同,2010年對於北部客家音樂的發展,在各自不同的客家樂種中,也呈現出不同的消長現象。

近年來,由於本土文化興起,因此關於客家之政府機構與民間團體,甚或學術機構,如雨後春筍般林立,除了「行政院客家委員會」的成立,在各縣市,特別是客家人聚集的地區,例如桃竹苗地區,也紛紛成立了客家事務委員會,以及「客家文化園區」、「客家文化會館」、「客家藝文中心」,或「客家文化館」等等。在這些機構當中,也會舉辦客家音樂的常設展,或是為客籍音樂家拍攝影片,留下影音與訪談紀錄。此外,客家人的族群意識也逐漸抬頭,在民間成立了許多相關的藝文團體、協會、工作室。在學術機構方面,關於客家社會文化、語文、政治、經濟、產業等方面,都設置了研究所,以及客家研究中心等,例如國立中央大學便有「客家學院」、交通大學亦有「國際客家中心」等。此外,近年來也出現了越來越多關於客家山歌調、客家戲曲、客家曲藝、客家八音方面的學術論文研究與學術研討會。

在政府與民間的共同努力之下,為了發揚客家文化,更應該檢視現行客家傳統音樂的現況,以做為延續、提升與創新客家傳統音樂發展之依據,而以下將就客家山歌調、客家曲藝、客家戲曲與客家八音等幾個項目,分別檢視其發展之現況。

46屆(2010年)竹東客家山歌比賽紀實

臺灣第一個有實際文字紀錄的客家山歌比賽,是民國五十二年,由苗栗中廣電台所主辦的第一屆傳統客家山歌比賽。此賽舉辦數年之後逐漸轉型,有時是以比賽的名義辦理,有時又是單純為提供客家山歌愛好者一個表演機會的活動,完全沒有一固定型態,甚至有時中斷一、二年之後,才又開始舉辦。然而,依此賽應運而生的「竹東鎮客家山歌比賽」卻是持續了半世紀之久。

民國五十二年,當時的竹東鎮長古燧昌等人去觀摩過苗栗縣的客家山歌比賽之後1,古燧昌考量到自己管轄的竹東鎮本地,及附近全都是客家庄,若是舉辦比賽並不乏參賽者,而且在竹東鎮舉行,那麼附近居民就不用批星載月的到苗栗去參加比賽2。於是民國五十四年遂以慶祝農民節為由,主辦單位竹東鎮鎮公所在竹東初中(現為竹東國中)舉行第一屆「竹東鎮客家山歌比賽」3,沒有分組。 

第二屆則將比賽分成老山歌、山歌仔、平板三大組,地點改換到竹東鎮育樂公園4,比賽時間也改由客家族群共同休憩的節日「天穿日」(農曆正月廿日)舉行,往後四十多年比賽皆是如此。目前鎮公所考量到比賽公平性、實用性、娛樂性以及參賽者本身的狀況,將參賽者分成九組為正式比賽組別,比賽時間延長至三天到四天不等,但是其中有一天一定是天穿日。民國九十八年,此賽被行政院客家委員會認定為「客庄十二大節慶」之一。

時至今日,臺灣有更多大大小小名目的客家山歌比賽,卻沒有一個像新竹縣竹東鎮的比賽那樣壯大、政府(包括竹東鎮公所和行政院客家委員會)與人民(參賽者、觀賽者)共襄盛舉,並且在客家山歌界有一定的效度與信度。本文之重點,即是藉由觀察第46屆比賽,略窺「竹東鎮客家山歌比賽」之全貌。

比賽所聘請之評審,其身分一定為客家人,這些評審大多在傳統客家山歌界有基本的地位,並且教學、演唱多年,少部分的評審則為接受過專業西方音樂教育之老師、學者;參賽者多為客家山歌班學員,大部分來自桃竹苗等客家庄聚集地,還有少部分來自臺北縣市,其他地方如屏東、南投、臺中、花蓮等地則各占一至二位參賽者;34隊合唱團體其中有兩隊來自臺北,三隊來自高雄,花蓮、臺東兩地各一隊。第46屆比賽賽程共有四天,分別是:

在第46屆比賽之前,合唱組雖曾被列入正式比賽過,往後卻有很長一段時間,此組性質是被視為餘興之用的,如今合唱組又被竹東鎮公所列為正式比賽,並且將每縣市團體名稱、指揮、團員姓名記載在比賽大會所製做的秩序冊內。合唱組不用像其他八組那樣由鎮公所提供的樂師伴奏音樂,演唱型態不限,他們可以清唱,也可使用自己的樂師或是經由光碟伴唱比賽,但是參賽者不能預錄參賽樂曲,必須現場演唱。此屆錄取三隊特優隊,獎金三萬元;七隊優等隊,獎金二萬元;未入決賽團體,可得六千元獎金。

筆者此屆由於通車不及因素,無法觀看到完整的合唱組決賽,但是有聆聽遠從美國而來的客家山歌團體,團員包括美國當地人以及移民的客家人,指揮是客家人,用伴唱光碟伴奏。他們以和諧的四聲部演唱一首平板及一首客家流行小曲,以美聲式發音合唱,歌詞卻字字清晰,音質透亮乾淨。其中一首歌曲之領唱還是一位美國女士,在整體視覺及聽覺上有特別的感受,也不得不令人讚嘆客家族群那打破國籍、地域的愛唱歌之天性。相信這次與國外團體交流的經驗,可以開啟當天參賽團體的視野,並且反思往後合唱方式走向。

除超級組外,其餘八組參賽者於初賽時只要演唱傳統客家山歌之最小單位一葩歌詞(四句二十八字)即可,在決賽時才演唱二葩歌詞。除合唱組外,每位參賽者上臺之前,必須先告知樂師自己演唱時所使用的調名,通常為F、C、bB等大調,是參賽者們在家或是在歌謠班自行練習時的慣用音高,否則就要在現場與樂師對音。當然,有些參賽者即使練習多次,卻因為緊張、生理不適等各種原因,就會出現忘詞、走音、破音等層出不窮的事件。

每位參賽者與評審皆可拿到上述提及過的比賽秩序冊,其餘沒有參賽的觀賽者沒有特殊原因是無法得到的。這本冊子的主要內容包括比賽辦法、規則、賽程、組別、配分比例、當屆舉辦及贊助單位、評審、樂師、以及每位參賽者姓名、性別、年齡、居住地和初賽所唱之歌詞、並且記載自民國八十二年起的各組比賽優勝者。

在比賽現場就能看到被淘汰或未上臺的參賽者們,人手一本秩序冊,一邊看著秩序冊,一邊聆聽參賽者歌唱,或是和參賽者唱同樣的歌詞,甚至對其歌唱技巧做出評論。由此處可以看出秩序冊最重要的功能在於,各位參賽者之間能夠互相觀摩、學習,並且互相認識,因為有了這本冊子,參賽者們才得以做「無言的交流」。

比賽中一定會見到熟悉面孔,這些參賽者們幾乎年年參賽,他們大多是客家歌謠班的學生,也有很多人除了常常參及其他地方舉辦的客家山歌比賽之外,也是此賽的常勝軍。有些參賽者除了少年組之外,幾乎其它七組全參加過了,志在參加;也有些參賽者如果在今年比賽得不到名次,隔年一定要再報名同一組比賽,可說是志在得名。

上述所說各種參賽者,例如:翁桂連、古秀訪、范增淇、鐘國光、陳登杜、蕭佩茹、陳雲盛等人皆是在各屆比賽中可見到之身影,而這幾位的演唱技巧也屬中上。其中對此賽最支持的參賽者,當屬第46屆已是九十七歲高齡的彭火金。他自第一屆比賽起就年年參賽,沒有缺席過,但至少在民國八十二年以後,他就沒有得過名次,不過卻因為這樣堅持不懈的參賽精神,鎮公所也在此屆頒給他一個「最佳精神獎」,做為鼓勵。此屆除少年組、男女對唱組外,各組參賽者比例由多至少依序為:長壽組、平板組、山歌仔組與小調組、超級組、老山歌組。

比賽中最能學習到的地方,就是在某些組別開賽之前或比賽之後,會有評審上臺說明各組歌唱技巧,或是大略對當屆比賽某一組別之參賽者做出簡短的評論,通常評審一定會以現場歌唱做為示範。例如第46屆比賽,評審之一的邱綉媛就認為此屆各組參賽者之歌唱水準與素質,相較往年提高許多,讓評審們很難做出取捨,並強調一定會公平、公正的評分,更鼓勵參賽者們以平常心參賽即可。也說明此屆參賽者沒有唱出傳統客家山歌的風格,並以一首老山歌示範傳統唱法是有收有放,而不是唱得音音分明但僵硬。

~ 欲瀏覽完整內容,請下載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