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音樂生態觀察


[ 總論 ] 2010

是活傳統,不是木乃伊 2010傳統音樂我見我思

作者:徐麗紗



【前言】

在今年(2011)年初的某一場學術會議中,當學者認真回溯臺灣某一傳統樂種的歷史過程後,曾有一公部門之主管官員不以為然地認為此種音樂已快成木乃伊,再推展下去意義並不大,而應及時迎合時代潮流!恰在現場的我,頓時五味雜陳。而此一發言,亦讓從事傳統音樂研究多年的我,唏噓不已!難道決策者只能隨波逐流,一味迎合年輕人的重鹹口味,方是識時務之俊傑嗎?握有決策權力者不思對策之擬定,致力於傳統音樂文化維護、傳承與活化的工作,而僅能便宜行事嗎?誠然,由老祖宗傳遞下來的傳統音樂文化,如一條長江大河般未曾停歇過。其間曾經激起過絢麗的浪花,也曾遭遇過橫流的阻擋,但因其能廣納百川終能流傳至今!因此,傳統音樂之長河可說是歷經漫長歲月的淬礪,是歷史的產物,而具有相當的深邃性。

眾所周知,「木乃伊」(Mummy)是古埃及人認為人死後可以復活,乃以人工防腐或自然條件將人類遺體保存。但是,木乃伊還看得見形貌,卻無鮮活的生命力。然則,音樂是聲音的藝術,是聽覺的藝術,必須能夠傳響發聲!若失聲了,恐怕連木乃伊般的形像也無法觀見。1978年8月,在中國湖北隨縣發現一座距今二千四百餘年的戰國初期曾侯乙古墓,出土的古樂器包括編鐘、編磬、建鼓、箎、竽、排簫、瑟、琴等一百二十餘件。值得一提的是,後人仍能考據其所根植之楚音樂文化特色,讓這些古樂器發響,再現古代楚人的音樂風貌,並非如木乃伊般地僅成為靜態默然的圖像、古文物而已。如何讓在歷史長河中的傳統音樂持續活龍活現,而不致成為固態無言的木乃伊,將是從事傳統音樂教育工作者應深入思索的嚴肅議題!基於此,本文就以去年度(2010)個人對於傳統音樂的觀察與體驗做為論述基礎,並提出關於傳統音樂走向的一些粗淺看法。

【2010年傳統音樂之我見】

根據傳統藝術總籌備處主辦的「2010臺灣傳統音樂年鑑」總報告所載,2010年全年度,無論是南管系統音樂、北管系統音樂、閩南歌謠音樂、客家音樂及原住民音樂等各類傳統音樂活動,仍蓬勃地在國內各地進行。之所以有如此活躍之傳統音樂發展,當與公部門文化單位之積極推展有莫大關係。2010年,我同樣有機緣接觸諸此活動,而在海峽兩岸參加不同性質的傳統藝術相關活動。若年鑑各編纂委員已報導者,在此不再贅述。茲將個人所見之犖犖大者,略述如後:

一、九十八學年度全國師生鄉土歌謠比賽(承辦單位: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

這項比賽的主管機關是教育部,原係由臺東社教館承辦,自社教館改制為生活美學館並隸屬文建會後,本項行之有年的賽會即移由教育部轄下之另一行政單位——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辦理。根據比賽宗旨所示,其目的在於培養教師與學生學習鄉土歌謠及母語之興趣,加強各級學校師生對多元文化的認識,推展鄉土歌謠教學,以落實本土音樂教育。比賽組別分國小組、國中組、高中組及教師組,各組均分福佬語系、客家語系以及原住民語系等類別,分初賽、決賽等兩階段。初賽由各縣市政府辦理,須於前一年底12月20日前選拔完畢;全國決賽則於次年之3月至4月舉行。

我於2010年4月8日上午赴臺北縣三和國中音樂館觀察客家語系類全國決賽,計有國小組22隊、國中組12隊、高中組6隊及教師組4隊參賽,賽程共一天。另根據比賽秩序冊所載,福佬語系類計有國小組25隊、國中組18隊、高中組9隊及教師組8隊,原住民語系類組計有國小組17隊、國中組12隊、高中組4隊及教師組3隊。以參加團隊數目來說,各類組參加者不相上下,均屬踴躍。顯然可見,此項比賽已愈來愈富吸引力。從客家語系所選唱的曲目看來,多選自行政院客委會於2005年編輯出版的《客家歌謠合唱曲譜選集》。曲集中所收之<頭擺的你>、<月光光>、<天空落水>、<十八姑娘>、<花樹下>、<客家本色>……等歌曲,皆成了各校的愛唱曲目。其中,有原生態客家歌謠之合唱編曲,亦有部分歌曲是新創作客家歌謠的合唱版。顯然,此曲集對於各校的參賽,助益頗大。參加的學校北自基隆南迄屏東以及花東地區,甚至還有由澎湖縣跨海而來的,而不侷限於桃竹苗或高屏等客家人聚集的縣市。這些參賽隊伍主要由接受過西方音樂訓練的老師所調教出來,所展演的音樂可能較乏原汁原味,但頗見指導老師之個人特色,而唱出了客家歌謠的另一番風味。如臺北市市立萬芳高中與臺中縣國立大里高中,均有相當突出的表現。兩校之指導老師劉靜諭和徐惠君均是客家青年才俊,不但指導用心,且在音樂詮釋方面別具一格。更讓我驚訝的是,各組比賽的水準相當平均,顯見鄉土歌謠之教學已然穩固扎根!

二、2010恆春國際民謠音樂節——月琴民謠決賽(主辦單位:屏東縣政府文化處)

2010年8月27日晚間,我在國境之南的恆春鎮西門廣場觀察了屏東縣政府文化處舉辦的「2010恆春國際民謠藝術節——臺灣月琴民謠決賽」。恆春半島是臺版遊唱詩人陳達的故鄉,這項比賽之舉辦因而與陳達有相當的連結。我在2005-2006年間為了撰寫《恆春半島絕響:遊唱詩人陳達》一書,而曾在這個位於臺灣最南端,昔日稱為「瑯嶠」的恆春半島,奔走採訪過一段時間。當時,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將進入恆春時即見一把月琴的入口意象,再深入恆春街頭又看見路旁燈柱上的月琴形狀之裝飾。顯然,當年陳達持著一把月琴衝州撞府地在恆春半島各角落進出之蹤影,已成為地方人士不可磨滅的印象,而讓月琴成了恆春的重要象徵。

這項比賽分為個人組、團體組和創意組等組別。其中,個人組和團體組均須演唱一首恆春民謠,另一首可包括恆春民謠在內的其他臺灣民謠等共兩首歌曲,伴奏樂器以月琴為主。團體組人數須兩人以上,最多不可超過24人。創意組以月琴為主要樂器,可搭配其他樂器發揮創意,唱出任何形式之歌曲,人數限5人以下。會場上有「楓港社區發展協會」以<楓港調>唱出當地人數魚苗的有趣情景,深富地方傳統特色。另有阿嬤選手張碧蘭,以深富生命歷練的感性嗓音,清唱那令人牽腸掛肚的古老在地歌謠<牛母絆>,最後拿下個人組的第一名。年輕的選手們則彈著月琴模擬陳達的聲腔,努力唱出<思想起>、<平埔調>、<四季春>和<五孔小調>等恆春調。能夠進入決賽的選手們的月琴彈奏技巧,不僅純熟且富有變化,甚至不亞於陳達當年。恆春、滿州等國民小學的學童們則以結合戲劇、舞蹈和音樂等之形式進行表演,各種恆春調貫穿其間,而逼真地將恆春半島的習俗再現出來。之中,有老祖宗傳遞下來的古老民歌,戲劇與舞蹈元素穿插其間,再加上色彩調配恰當的舞臺衣著。當我看到這些學童們奮力地運用學校「藝術與人文」領域課程之統整觀念,奮力展現恆春地方的音樂活傳統時,內心甚為感動!的確,要讓傳統永續,學校教育是不可或缺的。惟,我對於恆春部分社區居民集體刻板地合奏月琴之表演方式,並不苟同。要讓民歌具有生命力,此種齊奏方式並非妥適,且會讓音樂的感情凝固,乃至無法深入受聽者之心坎。顯然,此種學習模式是有待商議的!

由於,屏東縣政府文化處的積極作為,自2008年開始舉辦歌謠方面的「恆春國際民謠音樂節藝術節」。多年來,已成為全臺最努力發展福佬語系民歌的核心所在。

三、首屆海峽客家歌曲創作演唱大賽(主辦單位:中國音樂家協會、福建省龍岩市人民政府)

2010年9月7日至10日,我跟著幾支臺灣合唱團隊到閩西的客家重鎮——龍岩市,觀察「首屆海峽客家歌曲創作演唱大賽」之舉行。人口中有百分之八十客家籍的龍岩市,轄區內的永定客家土樓是舉世聞名的世界文化遺產,同時此地區也是福建省重要的稀土產區。本次比賽參賽者有個人亦有小隊組合,比賽係採歌曲為評分單位。因此,每個團隊可出場多次。臺灣去的五個團隊,包括臺北公共澡堂人聲樂團、板橋中學校友合唱團、廣青合唱團、竹蜻蜓合唱團以及靜宸合唱團等團隊。第一團是經常獲得全國師生鄉土歌謠比賽客家語系組特優隊伍之臺北萬芳高中校友組成的重唱團,板橋中學亦是鄉土歌謠比賽的優良隊伍,由行政院客委會扶植的廣青合唱團主要由殘障朋友組成,竹蜻蜓則由明新大學的學生組成,來自臺中市的靜宸合唱團是優良社會混聲合唱團隊。大陸的團隊多屬職業演出團體或個人,分別來自廣東韶關、梅州市、惠州市、深圳市,廣西玉林和北海、四川重慶市和成都市、江西贛州市以及福建龍岩等地。

~ 欲瀏覽完整內容,請下載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