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音樂生態觀察


[ 傳統音樂 ] 2009

2009年度世界音樂活動觀察與評介-多元社會體系下的世界音樂發展

作者:蔡宗德



壹、前言
臺灣一直都是屬於多元群體所建構的社會環境,從過去由原住民、閩南人、客家人與1945年以後來台的所謂「外省人」所建構的社會體系,到近年因工作、就學或婚姻而來到臺灣的新住民,都使得臺灣這塊土地無論在社會結構、生活型態或文化系統都變得更加多元而豐富,也使得居住在這塊土地的人們,必須學習彼此之間的適應與了解。而這種對彼此社會文化的互動,不只是呈現在政治、經濟、宗教、飲食與各種生活習慣之上,在音樂文化上也十分明顯的可以看到各社群或族群之間的差異性以及相互的學習與了解,而這種多元音樂文化發展的現象,無論是在展演活動、音樂推廣、國際交流與學術研究等方面,也都可以看到其成果豐碩。除了多元的音樂發展以外,2009年的八八水災,對於原本在世界音樂發展上就處於弱勢的南臺灣而言,其所造成的影響甚大,不但許多世界音樂的演出經費因此被挪用,甚至是展演活動也因而被延期或取消。
為了要呈現臺灣在2009年一年當中,世界音樂的發展狀況以及所面臨的問題,本文將從世界音樂的展演活動、推廣活動、有聲資料的出版、大專院校的國際交流與互動、政府文化政策與教育發展、以及研究計畫與論文發表等方面,來進一步分析與了解臺灣在這一年當中,對於世界音樂上努力的成果與困難。

貳、年度活動評介
一、世界音樂的展演活動
隨著社會環境的改變,近年來臺灣人對於世界音樂文化活動的參與度也大幅成長,精緻展演、大型藝術節活動、工作坊等多元的媒介接觸,也加速拓展臺灣的世界音樂發展。就2009年世界音樂的展演情況而言,多以藝術節或音樂季的方式呈現,「跨界融合」的概念逐漸成為活動策劃的主軸。希冀透過「國際化」的視野與「異文化」的交流,帶動與開創地方的傳統音樂文化發展,內容上除了延續去年亞洲地區的音樂題材,今年更加入許多泛非洲的音樂文化節目。而隨著音樂聆聽習慣的改變,「非正式」的場域成為臺灣世界音樂表演團體的重要展演舞台;不同以往,2009年「新住民」的議題逐漸受到關注,許多展演場次開始邀請由「新住民」所組成的表演團體或其原鄉的音樂人參與演出。

(一)多元與跨界的藝術節活動
年度大型的藝術節與音樂節的舉行,儼然成為各縣市政府行銷地方音樂文化與帶動地方觀光的主要場域。在多元文化與世界觀的思潮脈絡下,2009年臺灣許多縣市文化局皆十分重視地方與全球的接軌,在極具傳統意象的藝術節中加入世界音樂的元素,部分單位甚至將世界音樂獨立為一個系列展演,以增添活動的豐富性。而此發展趨勢,近幾年來臺灣產生不少以世界音樂為素材來進行跨界結合的表演者,也逐漸形成一股有別於傳統與古典的「新音樂」文化。
臺中市文化局主辦的「2009異國風情嘉年華」就是以嘉年華形式,將異國的音樂、舞蹈、民俗藝術、美食等文化特色完整呈現的藝術節。透過生活化的世界音樂展演提升民眾的藝文參與和國際視野,並從中形塑臺中文化產業特色,增加觀光人潮與競爭力。由於活動主旨是希望呈現多元化的世界意象,因此在內容的策劃上就囊括亞洲、美洲、中東、中亞等不同地區的團隊。參與的國外團體有:「韓國HATA傳統四物 (圓鼓、長鼓、小鑼及銅鑼)樂團」、「土耳其中東手鼓與肚皮舞團」、以秘魯傳統直笛(Quean)與排簫和大鼓來呈現中南美洲舞曲的「印地安文化藝術團」、結合手鼓、嗩吶與民俗舞蹈的「烏茲別克舞樂團」等等。
苗栗縣政府文化觀光局自2009年4月開始舉辦的「明德水庫水舞嘉年華」,則是一場以「月份系列」方式呈現的藝術節。內容包含「亞洲風」、「國際風」、「民族風」、「節慶風」、「古典風」、「台客風」、「現代風」等七大主題。其中「國際風」便是以世界音樂為中心概念所規劃的節目,演出的團體除了特別商演的國外團隊:「美洲Buggie Blues爵士樂團」、「墨西哥Paloma樂團」、「斯里蘭卡傳統舞樂團」、「加勒比海黑人樂團」之外;也邀請目前定居臺灣,擅於融合祕魯、阿根廷、玻利維亞、巴西等地曲風與節奏的「印地安傳統樂團」。
而由屏東縣政府舉辦的「2009風與潮─地球深呼吸:恆春國際民謠音樂節」則有別於2008年的「風與潮─國際唱遊節」著重恆春民謠歌者與國際「唱遊」團體之間的交流。今年的活動打破音樂的「藝術」框架,透過在地與世界其他民族崇敬與讚嘆大自然所產生之歌謠與器樂音樂,喚起大眾對於社會環境議題的關注。這樣的概念使得此次音樂節的展演空間與地點多為戶外場地,甚至是與恆春、墾丁等具有歷史或自然特質的場域相結合,而不需在音樂廳正襟危坐的展演模式,也讓音樂顯得自由開放,更貼近恆春人與各民族歌謠的文化本質。此次民謠音樂節所受邀的團體多半是來自亞洲區的表演者,例如:位處中亞吉爾吉斯的國寶歌手薩拉瑪(Salamatkhan)、來自大草原民族的「蒙古阿爾泰之聲」,其音樂結合傳統的喉音呼麥(Hoomei)與馬頭琴演奏、西藏流浪歌手德忠、融合馬其頓與新疆音樂風格的「Aashti絲路樂團」,以及將印度與新疆音樂文化進行跨界結合的「Shantaal」等樂團。
臺北市立國樂團主辦的「2009臺北市傳統藝術季」,除了延續去年「絲路」系列概念邀請世界音樂表演團體參與演出外,也嘗試傳統樂曲的改編或跨民族音樂素材的創作,透過國樂團與國外表演者的音樂對話,形塑不同於傳統的國樂樣貌,而這類越界結合的「新音樂」也逐漸成為臺灣在地世界音樂發展的風潮。表演內容包括:絲路系列三《絃語繽紛》中的Samagad一曲就是結合印度薩羅德琴(Sarod)與國樂團的精彩演出;由盧亮輝編曲,由世界手鼓大師Glen Velez和北市國共同演出的Ostia、Miriams Prophecy;以及在開幕音樂會中,由西藏歌手央金拉姆、圖瓦(Tuva)喉音歌手Huun-Huur-Tu與國樂團的共同演出。

(二)東南亞與泛非音樂文化的崛起
綜觀臺灣2009的世界音樂活動,無論在質與量上都顯得多元與熱絡,受邀演出的團體囊括亞洲、美洲、非洲、歐洲等不同文化地區,豐富的音樂內涵不僅開拓臺灣民眾的音樂視野,也蓬勃世界音樂發展的空間。由於臺灣位處於亞太地區,在經濟、社會、文化上皆與鄰近諸國有著密切的往來,因此亞洲音樂文化往往成為各單位辦理世界音樂展演的首選,日本、韓國就相當受到臺灣民眾所熟悉。但隨著這一兩年政府對臺灣南島語族文化的重視與對外來人口的社會關注,臺灣民眾與東南亞文化接觸的機會也逐年增加。今年不少世界音樂主辦單位逐漸開始邀請東南亞的演出團隊,甚至以「亞太」為主題進行一系列的展演、工作坊、座談、講座、展覽等活動、研習營。
由國立臺灣傳統藝術總處籌備處舉辦的「2009亞太傳統藝術節─湄公河傳奇」以中南半島越南、寮國、柬埔寨、泰國、緬甸五國為重點,邀請「越南金竹樂團 Tre Viet」、「寮國薩瑪藝術團」(Samarm)、「緬甸曼德勒懸絲傀儡」(Mandalay Marionettes)、「柬埔寨金色年代藝術協會」(Sovanna Phum)、「泰國曼谷皇家藝術大學傳統舞蹈團」(Srinakharinwirot)展現其獨特傳統音樂、宮廷舞蹈、皮影戲等表演藝術;臺南藝術大學亞太音樂研究中心所成立的「印尼甘美朗樂團」,也分別在今年6月、10月在南藝和成大舉行音樂會,節目包含中爪哇的甘美朗樂曲和巴里島的Kecak;臺中市政府主辦的「2009泰國週」則邀請「泰國的傳統藝術表演團體」進行泰國傳統音樂演奏及泰國面具舞的演出。另外在「2009風與潮─地球深呼吸:恆春國際民謠音樂節」演出的「印尼曼德拉樂團(Mantra Indonesia)」則是擅於各國音樂元素與印尼各地曲調融合,希望用傳統與創新的手法,喚起大眾對傳統音樂的熱情。

~ 欲瀏覽完整內容,請下載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