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音樂生態觀察


[ 傳統音樂 ] 2009

2009年度原住民音樂活動觀察與評介-排灣族、魯凱族、西拉雅族與巴宰族

作者:周明傑



壹、分族探討
一、排灣族
記得去年的評介當中,曾經把屏東縣的來義高中和台東縣的關山工商,看作是最具未來性的部分,一年過去,發現這兩個學校的傳統歌謠發展,並沒有繼續蓬勃發展,來義高中去年文化中心及學校的演出,今年甚至只剩下了學校的展演,而畢業展演的當中,真正傳統歌謠的演唱在整個近兩小時的演出當中,也只有一個節目,顯示學校部分的傳統歌謠教育,我們雖然期待很多,但是它也受限於人事異動、主管意願、經費多寡等等因素,只能維持與去年相同的方式,而展演的內容,也因為舞蹈節目常常凌駕於歌謠的情形出現,「純」歌謠的部份在整個演出當中,只剩下一小部份,這是目前我們看到的現象。
屏東縣政府延續去年辦理的「風與潮2008國際唱遊節」活動,今年在墾丁續辦「2009恆春國際民謠節」,這個系列演出活動,雖然是以不同國家的演出者為主要賣點,但是因為主辦單位同時邀集了國內原住民的演藝團體(如平和歌唱團),還有各學校的歌謠演唱團體(如三地國小、牡丹國小、泰武國小等),成功的結合了在地藝術,讓這個活動更加多元,也很有意義。另一個也是打著國際名號辦的活動,就是2009國際麻里巴活動。這個活動已經辦了五六屆,每年都會有不同的主題,而且活動規模一次比一次大,這次活動的迎賓部分,參與的人士多屬國際友人,而屏東縣獅子鄉公所能把握這次的機會,將南排灣獅子鄉的文化及歌舞展現在外賓面前,也是相當難得的機會。
2009年的八八水災,屏東縣部份原住民地區是災區,下半年的整個藝術活動都因此延宕、取消,比較明顯的是北排灣,像是三地門鄉以及瑪家鄉的文化活動都受到影響,幾乎停擺。八八水災後,各地的災民集中地點,湧入很多的表演團體義演,幾乎每天都有大小不同的團體表演,八八水災之後的兩三個月內,總和所有收容災民的表演內容,發現幾乎清一色是以流行歌曲為主,不論是外地的「歌星」演出,亦或是附近的團體演出,歌唱的曲目都是近代國語歌,以傳統歌謠為主的演出,在三地門的收容地點,只有紀錄一個,就是泰武國小的傳統歌謠演出,流行與傳統節目的比例相差很大。造成這個現象的原因,到底是因為現代的人不再留戀傳統歌謠,非得要用流行歌曲撫慰人心,還是因為災民的立場只能被動的接受這些諸如物質般的給予,這就值得思索一下了。
2009年可以說是排灣族「五年祭」之年,因為像是台東縣的土坂村,屏東縣的古樓村、南和村、力里村等,都舉辦了五年一度的五年祭活動,台東縣的土坂村和屏東縣的古樓村,這兩個村的五年祭已行之有年,活動流程也有一定的模式,祭典歌謠也與祭典活動密切表達出來。而力里村以及南和村的五年祭,規模越來越大,顯示以往沒有五年祭的地方,或是五年祭規模較小的部落,族人有很高的意願復振傳統的祭典。歌謠依附在祭典當中,是祭典的重要部分,因此復振五年祭活動,歌謠也因此被族人重視,力里村的五年祭,祭典舉辦的前幾個月,族人就已經在部落開班授課,指導歌謠,果然,祭典辦理的過程中,歌謠確實比較多人歌唱,或許,祭典的復振也是一種歌謠復振最佳的方式。
排灣族還有一個值得注意的發展,就是部落自主性的CD專輯錄製。萬安村和牡丹鄉,都以自己的力量錄製有聲專輯,萬安村動員部落的耆老,唱出屬於自己部落的傳統歌謠,而牡丹鄉更以掃描五線譜原稿的方式出現,唱出屬於牡丹鄉在地的傳統歌謠,這些做法以往很少看到,今年有兩個部落製作專輯,顯得很特別,儘管,專輯的製作手法,錄音的品質以及曲譜的書寫(萬安村沒有曲譜),仍有進步的空間,可是這樣的趨勢,可以有效的將日益流失的傳統音樂保存下來,族人重視音樂的精神值得鼓勵,我們也期待更多的部落跟進。
有關排灣族展演的地點,部落的演出團體,在於演出的地點選擇上,並不一定要到文化中心表演,因為演出形式有時並不適合在舞台上,所以越來越多的團體演出時,有時寧可到戶外演出場地,或者直接在部落演出,比較貼近他們想要表演的內容。
2009年8月1日舉辦的「2009臺灣原住民合唱嘉年華會—為原住民族紀念日而唱」,是一個值得注意的活動。這個活動網羅了排灣族音樂方面的人才,去實施一天的合唱團歌唱教學,例如主辦單位邀請了甫從德國回國的悟朗,以及音樂方面傑出的原住民人才,指導原住民學生如何唱歌,當日晚上,則是各團體的合唱發表會。整個活動因為舉辦地點的因素,演出團體以排灣族及魯凱族為主,而這當中又以傳統歌謠演唱的排灣族團體,可見排灣族族人在正式場合表演曲目的選擇上,還是偏好傳統歌謠,傳統歌謠之外,教會歌曲或是近代的國語歌,也是當日演出的曲目。
二、魯凱族
2009年的八八水災,魯凱族區域是主要的災區,因此這一年的文化活動幾乎都因為這個天災而取消,屏東縣的魯凱族區域,文化活動完全取消,我們所能看到的展演,都是在營區或是災民暫時居住地,而這個地方的演出活動,幾乎都是以知名歌星的流行音樂演出,或是外地的非原住民團體演出,很難看到傳統歌謠的演唱,而災民因為是被動的觀看這些演出團體,所以觀眾和台上演出者的互動並不熱絡,這段時間的演出,很難有傳統音樂出現,還有一種情形,是真正會歌唱傳統歌謠的族人,都正忙著處理自己受災後的殘破家園,無法上台以歌曲撫慰族人。
魯凱族分佈的另外兩個區域,是高雄縣的茂林鄉和台東縣的東興村。東興村這次躲過風災肆虐,一整年的歲時祭儀照常舉辦,除草祭和秋千祭兩個大活動,在四月和七月熱烈展開。東興村的青年團體組織健全,因此活動之前都會將活動準備妥當,整個活動井然有序。而祭典中歌唱的部分,在出色的活動規劃當中就顯得較弱了,年輕人注重活動的可看性,可是卻沒有注意到傳統歌謠在整個活動中顯得薄弱,聽覺上沒有深刻感受,幾個會唱的歌者都是年邁的長者,不知道這些長者還能唱幾年,似乎,有必要再加強歌唱的部分,或是在活動前舉辦一個歌唱研習會,讓年輕一輩的參與者先學會歌唱,那麼祭典的過程將更完整。
魯凱族區域的茂林鄉,這次就遭受風災重創,鄉民忙著整理家園,幾乎不再辦各項文化活動。但是很意外的,就是位處最偏遠的多納村,在風災後的五個月,2009年的年底,辦了一個「2009茂林多納黑米祭」的活動,這個活動雖然已經辦了好幾次,但是這次能在風災後馬上整理家園並舉辦活動,觀眾感到很驚訝。當日,外地的觀光客幾乎是順著河谷上山,路難行,但是卻澆不熄他們的觀看祭典的熱情。整日的活動包含了狩獵、結婚、歡樂舞等內容,傳統歌謠也與祭典程序相伴出現,每一個外地參與者都感受到這個小部落的誠意。
青葉國小到恆春的演出,也是一個小學生歌唱傳統歌謠的極佳範例。部落裡面成人的歌唱團體組團非常困難,主要是部落的工作通常是在白天,勞力的工作一回到家就需要休息,假日則是要到教會禮拜,所以不太可能還有餘力去歌唱跳舞,這時候,我們就覺得小學生擔任歌唱舞蹈的表演是可以的。越來越多的小學,會在學校內推展傳統歌謠,如果學校歌舞推展成效不錯,常會有外地的單位邀清演出,學生利用假日演出,在不影響課業的前提之下,也是一個很好的藝術教育,值得大力推廣。
三、西拉雅族
西拉雅族整個區域,在這次八八風災裡面,以小林村受創最嚴重,整個部落幾乎被埋沒,就連每年舉辦夜祭的場所也被沖走,今年的夜祭因此改在小林村附近部落的五里埔舉辦。今年夜祭形式做了很大的改變,最主要原因,是夜祭活動內容主要是歡樂的場合,小林村既然遭逢天災,自然不適合做這些活動,只有舉辦迎靈以及簡單的祭拜活動,以往的牽曲等活動就不再辦理。雖然沒有牽曲的活動,但是在迎靈之後,祖靈透過靈媒與族人做了長時間的歌舞活動,比較難得的是靈媒以西拉雅語歌唱傳統歌謠及交談,歌唱的時候靈媒與族人手牽手,靈媒領唱,眾人附和,歌唱過程成為一種難得的景象,是這次採集相當難得的部分。

~ 欲瀏覽完整內容,請下載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