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音樂生態觀察


[ 傳統音樂 ] 2009

2009年度原住民音樂活動觀察與評介-達悟(雅美)族與鄒族

作者:錢善華



壹、達悟(雅美)族
達悟(雅美)族的音樂與其他同是南島語系的臺灣原住民音樂有很大的差異,歌唱是他們以音樂表達情感唯一的方式。因孤立於海島上,長久以來與外界隔離,保存了最單純而質樸的歌唱方式。幾乎全部的歌唱皆屬於單音的朗誦唱法,配合獨唱、領唱與和腔等歌唱型態。其歌謠和其生活習習相關,從始祖傳說、日常生活、粟作的收成、家屋的落成、造船漁撈的進行及婦女舞蹈生活的趣味面,都成為與音樂結合的素材。
蘭嶼達悟(雅美)族音樂以歌唱為主,基本上是沒有樂器的,當他們舉行粟祭時,杵只是樁小米的工具,並不視為樂器,此外也有歌唱時以拍手方式打節奏,但一般臺灣原住民族常見的竹製管、弦樂器或其他敲擊樂器,當地都沒有,這是蘭嶼音樂另一大特色。
就此次的觀察紀錄,將蘭嶼的音樂活動分為典禮音樂、田野採集,以及部落傳統歌謠相關活動三個部份。包括一月下旬的大船下水典禮、四月份國科會計畫的田野採集、五月下旬的小米豐收祭(Apiya ve’han),以及十一月的傳統歌謠比賽…等。

一、典禮音樂觀察

(一)十人大船下水典禮─野銀部落

典禮音樂方面,2009年蘭嶼最大的音樂盛事,莫過於一月下旬的大船下水典禮。此次的典禮由野銀部落所舉辦,發起人為現任野銀村村長張進發之祖父,張順永先生。為繼2008年六月份東清部落的典禮後,蘭嶼最大的盛事,同時也是野銀部落本身睽違十多年的十人大船下水典禮。典禮中的歌會,包括親友對禮芋的讚頌、迎賓歌會、徹夜祝福歌會、拋船儀式中的吟唱…等。歌會中所使用的歌謠,大致上包括anood, raod, kazosan…等形式。anood以即興歌詞為主,而raod及kazosan則都是固定歌詞的承襲。其中,親友對禮芋的讚頌,以及下午的迎賓歌會,其歌謠吟唱內容皆為anood,著重在船主與賓客親友間的對答吟唱。晚間徹夜祝福歌會,則包含anood、raod以及其他形式,除對答外,亦有家族歷史傳承等歌謠的吟唱。拋船儀式中的吟唱,則是raod形式的歌謠,以古調讚頌對大船的祝福,而此次下水典禮較為特別的地方,則是為新船試航作準備而吟唱的kazosan。正典儀式中的歌會如下:

1. 正式拋船儀式前一天

(1) 親友對禮芋的讚頌在眾人合力將禮芋覆滿整艘大船後,以船主為首,親友面向覆滿禮芋的大船而坐,以anood形式,對禮芋表示讚頌,為船主與親友間的應答。由獨唱者先唱一段或一句anood旋律,眾人再複誦一次相同的歌詞與旋律,這種形式的複唱稱為”paolin”,為達悟語「複唱」的意思(表面字義指”歸還”)。但當獨唱者演唱一段有三句歌詞的anood,眾人只需複唱後面兩句歌詞。1

(2) 迎賓禮
船主與邀請至的外村賓客間的應答對唱。歌謠皆為anood形式。雖有時眾人因未能聽清楚獨唱者歌詞而未能回應複唱,且除了四門房落成慶典歌會和拍手歌會外,歌會中的複唱也非必要性,但眾人的複唱不但表達了對主人的尊重,同時也可增進複唱者與獨唱者之間的感情。

(3) 晚間徹夜祝福歌會
包含anood及raod的吟唱。約莫七時半左右,分別在船主的地下屋中,以及各船團團員家中,展開了徹夜的祝福歌會。在徹夜歌會中,由於要克服睡意,因此兒女們都會陸陸續續送芋頭、豬肉,以及飲料給參與歌會的眾人們飲用。根據族人的說法,以過午夜十二時至凌晨的部分最為精彩。尤其是天亮前,大多會以歌謠訴說家族或祖先過去的歷史,會聽到許多古老的歌謠。此次在野銀部落的祝福歌會中,船主有使用卡式錄音帶播放歌謠,其中包含raod及anood。有的僅播放錄音帶,眾人並無跟著複誦,有的則是眾人跟著錄音帶一起吟唱。

2. 拋船儀式當天

(1) 拋船儀式正式典禮當天的祝福歌謠
拋船儀式當天,也就是結束徹夜祝福歌會的早晨,會先將船上的禮芋一一分送給全部落的人,並開始禮豬的宰殺。依據傳統,在大船前面獻祭的禮豬,為蘭嶼當地的黑豬,並由部落的人以蘭嶼傳統的宰殺法,完成禮豬的獻祭。然此次的祭品,多為來自臺灣的豬隻,約11隻豬與3隻羊。將禮芋及禮豬分送完畢,大船內的芋頭清理乾淨後,由船團團員著傳統正式服裝,坐在大船內吟唱古調,以示對新船的祝福。接著,將禮服交給守候在一旁的親友後,開始蠻阿威(manhaway)的儀式。
(2) 蠻阿威(manhaway)儀式前,為新船試航準備的試槳
此部分在以前的音樂文獻中沒有提及,是較為特別的地方。在這次所觀察到的典禮中,船主結束對新船的祝福吟唱後,由船主與船團團員一同於船內吟唱kazosan(划船時吟唱的曲調),一同用船槳試划。其用意可能是為之後的新船試航作準備,以歌謠吟唱統一大家的動作,或有其他意涵,有待後續觀察。

(3) 蠻阿威(manhaway)
由野銀部落全體男子,著丁字褲分成三列縱隊以大船為中心,由外向內逐漸向大船上的船團團員靠攏。船團團員先以握拳瞪眼的方式對其他族人示威,藉由相互示威,驅趕惡靈(anito),同時也凝聚眾人的力量,準備拋舉大船。拋舉大船時,由船主站在船上,手持禮刀以驅趕惡靈,而眾人齊力,將大船高高拋舉。此次因船主年歲已高,只有在船上被拋舉一次,之後則是由別人替代,站立船中一路被拋舉至野銀部落的灘頭。
透過參與典禮的正典部分,發覺一些較為特殊之處。如在船主家的徹夜祝福歌會中,有使用卡式錄音帶播放歌謠的情形出現,以及在蠻阿威(manhaway)儀式前,由船主帶領,全體船員試划船槳,同時吟唱kazosan,為大船初航所作的準備。而錄音帶的使用,可能是船主為節省體力以完成徹夜歌謠的吟唱,或因歌謠已失傳,只能借由之前的錄音來播放,也或者是族人開始重視歌謠保存,而先將耆老們的吟唱錄製下來。
此次典禮有別於去年6月中旬於東清部落的大船下水典禮,並無特別對外宣傳,但仍吸引不少遊客與電視台的參訪,如原住民族電視台、公共電視…等。公共電視也於「下課花路米」節目中播出。由於下水典禮正值農曆新年期間,因此族人皆返鄉過節,整個蘭嶼顯得格外熱鬧。為維護原住民族傳統智慧財產權,典禮的影音記錄皆需透過付費方式,由船主家族發放攝影證的許可,才能拍照或攝影,並依數位相機、攝影機的不同,而有不同的收費方式,而典禮現場亦有專人檢查取締。此次典禮的相關影音記錄,除了在原住民族電視台及公共電視台播放外,在場觀禮的遊客及族人也紛紛用自己的相機或DV攝影機記錄,並在部落格或Youtube等網路平臺中與眾人分享。基於「原住民族智慧財產權保護條例」,此次本計畫拍攝紀錄之影音內容,依據與船主家族簽訂的授權書,僅於國科會計畫網站,以及本年鑑的資料中呈現,並無其他網路平台的分享。
(其他相關影音網址可參照:http://www.wretch.cc/video/chichiemily&func=single&vid=5521387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VsbVHVr-s0)

(二) 小米豐收祭─椰油、漁人與朗島部落
而今年觀察的另一項典禮,則是5月23、24日所舉辦的小米豐收祭。由於今年島上並無小米的種植,因此在詢問鄉公所時,鄉公所表示應無小米祭的舉辦。然在5月中旬透過與族人的聯繫得知,雖然沒有小米的栽種,但漁人、椰油以及朗島部落仍由社區發展協會發起,為犒賞大家在飛魚季的辛勤工作,以眾人同樂的性質為主,舉辦非正式的小米祭,其中也包含擣小米(mivaci)的活動。也因無小米的栽種,此次小米祭的小米皆為從外地購置。
五月廿三日為椰油部落的小米祭,雖然沒有宣傳,但仍吸引島上部份的觀光客一同觀賞。司儀同時也特別說明此次為族人同樂性質,非正式的小米祭,因此參與擣小米的眾人也並非全體著傳統服裝(丁字褲及外衣)。在這次的祭典中,除了分別有青、壯年男子,以單臼與雙臼的方式擣小米外,最後也有部落男子集體跳精神舞的活動。
次日,則為漁人部落以及朗島部落的小米祭。由於同天,因此漁人部落的部分,只看到豬隻的宰殺與分享,據族人表示,稍後亦有小型的擣小米活動。而朗島部落則因天氣不穩定,直至下午三、四點稍微放晴後,才開始小米祭的活動。在此,我們觀察到了朗島部落與其他部落的不同之處。朗島部落的部分,一開始先表揚今年飛魚季捕獲量的前三名,並將全村的飛魚(不確定是否為捐獻的)集中一起,均分給家中沒有船隻而無法出航的族人。之後,則依照朗島部落的慣例,由朗島國小學生的表演揭開序幕。在老師的指導下,男同學分成低、高年級組,配合一旁長者協助吟唱mivaci的歌詞與旋律,依序進行擣小米的活動。而女同學則是表演頭髮舞的部分。接著則是部落男子們的擣小米,同時也開放讓外地人士參與。之後更是有婦女們的擣小米活動,純屬娛樂性質。接著,則由婦女們表演教會詩歌舞蹈。

~ 欲瀏覽完整內容,請下載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