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音樂生態觀察


[ 總論 ] 2012

傳統音樂發展面面觀_以排灣族音樂年鑑紀錄為觀察對象

作者:周明傑



在與耆老的訪談當中,得知老一輩的排灣族歌者,通常是以日治時期初,作為傳統音樂和後來發展的音樂的界線,由此可見,當年日本人深入部落,對於部落在傳統文化與音樂方面造成了相當大的影響。直到現在,我們回顧早期的音樂文獻、古謠曲譜、錄音資料之時,都能看到日本人當年所留下的痕跡。日治時期初至今,短短的一個世紀,部落的傳統音樂對應部落生活面貌的改變,已經變換了多種面貌。「改變」,成了百年來傳統音樂的特色。
「改變」是否意味著「傳統消失」? 2009 年的年鑑,我在評介的第三部份總論上講到:「第五個需要強調的,是傳統歌謠日益流行化。和2008 年的評鑑一樣,我們已經有這個隱憂,特別是在展演的活動上,傳統歌謠常常要迎合現代人的聽覺需求,會有電子音樂伴奏的情形,比較嚴重的,就是傳統歌謠的徹底改編與變形,雖然,古謠改編並非壞事,但是在比較正式的場合或祭典,碰到傳統歌謠流行化,原本的歌謠精神已經徹底的被更改,讓人覺得遺憾。」以上的描述是對於傳統歌謠流行化所抱持的負面評價,古謠精神的喪失,讓學者們憂心忡忡。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改變」或許是另一種「發展」,2009 年5 月27 日的「屏東縣來義高中97 學年度畢業展演---- 來義部落3 蝶醒」演出活動中,專為傳統歌謠設計的部分為第七個節目,這個節目是由廖秋吉老師導演,柳順慶會長剪接,廖怡馨、瑪迪靈・巴魯動作編排,屬於一種實驗音樂影片,歌唱曲目有:1.《semasa》2.《kinudaken kamaljad》3.《vuvu 刀》4.《vuvu 家 alivan》5.《vuvu 憶 laisu》。這個節目是以傳統歌謠演唱為主軸,實際演出時,它結合影像的播放,影像內容搭配歌謠的意境,並依照歌曲的順序剪接而成,表演時同步在舞台上播放。這樣的表現方式,已不是單純的歌唱,而是結合影、音及故事的綜合性表演。值得注意的是,這種形式的演出不但無損於傳統歌謠真正的精神,它同時也讓聽眾感受到影片的所帶來的臨場感受,是一種既古典、又新潮的演出,值得我們細細品味。
從以上的兩個例子來看,傳統音樂的發展,是走到毀滅的地步,還是走向更多元、更多樣的境地,需要更多實際案例的觀察比較。以下,我們便以傳統歌謠不同時期的改變事實,探討排灣族音樂在五年的年鑑紀錄當中,所產生的演變趨勢。筆者也對每一種改變事實做了些評價,這些評價兼顧了社會上各種主觀客觀的看法,評價的目的,是希望我們能更理性的面對音樂的改變事實,並思索各種可行的發展方向。

傳統歌謠的數位化製作風潮
傳統歌謠轉為CD 或DVD 等數位的形式,其最大的好處,是在推廣傳統音樂教育的時候,CD 可以無限次播放。由於現代錄音技術的發展,耆老的歌聲得以立即被記錄,將來有一天歌者凋零了,聲音仍舊流傳下來,繼續被後代子孫聆聽學習。當然,以播放CD 的方式學習歌謠也會出現一些缺點,排灣族歌謠特色之一是即興的歌詞與旋律表達,由於即興,歌唱的過程變得極具創造性,而這樣的特性卻因後代子孫聆聽CD 學習歌唱的方式而消失,聽CD 歌唱是一種「臨摹」的方式,它只按照有聲資料上的歌聲學習,因此扼殺了學習者的創造空間。
以筆者製作的專輯《sepiuma 唱情歌》來說,這張專輯是由屏東縣台灣原住民文化研究會出版發行,得到2008 年金曲獎傳統音樂最佳專輯獎,整張專輯無論是製作、錄音或是選曲,它都是一張非常優秀的作品,而專輯所有的歌曲並沒有加上任何背景音樂,是純聲樂的作品,因此保留了耆老們純淨的歌聲。可是,我們觀察歌者之一鄭林貴鳳的習慣,就算是唱同一首歌,她每一次的歌唱都有不同的歌詞與曲調展現,每一次的歌唱都是她當下的心情表達,《sepiuma 唱情歌》這張專輯的歌,只是她當時在錄音室錄音時的心情表達,下一次的表達可能又不一樣。我們因此憂心,因為學習者往往不知道排灣族的即興式的歌唱風格,以為CD 上的歌唱一定是學習者必須遵守的範本,這樣的觀念扭曲了原本的歌唱精神,
相對於《sepiuma 唱情歌》這張專輯,少妮瑤• 久分勒分的《聽 牡丹在唱歌》,由台灣電力公司贊助,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與屏東縣政府指導,屏東縣牡丹鄉公所發行的專輯,是採有聲書的形式出版,一本書搭配一張CD,讀者可以直接播放CD 聆聽歌曲。音樂製作是少妮瑤・久分勒分,她將牡丹鄉歌謠譜寫成五線譜之後,再將五線譜原稿掃描成圖置放到書裡面,而CD 的歌唱由少妮瑤・久分勒分本人演唱,全部的歌曲都是牡丹鄉的古謠,曲目如下:1. 守護子民2. 思念之歌3. 修剪枝葉歌4. 田間(戀愛)之歌5. 生命代代延續。本專輯的特色,是歌聲以外加上了其他的樂器,加上了器樂的傳統歌聲,以現代人的觀點來看,當然顯得「熱鬧而繁複」,也吸引了更多的年輕學子學習,但是這樣的製作仍然隱藏了一些缺點,例如,傳統歌謠過度節奏化,原先的自由節拍不見了,新一代的子弟被迫要在一定的節奏下結束或開始歌唱,整曲顯得非常制式,毫無彈性可言。
2010 年1 月10 日,基督教中華循理會牡丹教會以自己的力量,獨立製作了一張CD 專輯《牡丹教會牡丹部落老人日間關懷站牡丹傳統歌謠系列》,歌者全部都是基督教中華循理會牡丹教會牡丹部落老人日間關懷站的成員。部落老人日間關懷站是一個有固定聚會地點,由部落老人組成的一個團體,成員平均年齡都高於60 歲。原本,基督教中華循理會牡丹教會牡丹部落老人日間關懷站是一個政府補助的部落團體,但是因為關懷站裡聚集的老人平均年齡在六七十歲以上,教會於是應用這個優勢,在輔導他們康樂的同時,也請耆老們歌唱古謠。一段時期之後,輔導員計畫性的讓耆老學習特定的牡丹村歌謠,每日固定時間練習,讓他們對於以往熟悉的古謠能再加深印象。最後的階段是由團體裡面善於編詞的耆老編出固定的歌詞讓大家練習,當大家熟練歌詞後就到錄音室錄音,完成這個有聲資料。本張專輯的採集為何花妹、蔡清吉,編詞為何花妹、蔡清吉,歌者為何花妹、蔡清吉、林花妹、林忠清、余玉花、葉秋妹、劉林秀妹、詹張玉鑾,領隊為魏花美牧師,志工為林雅歌、邱文東、蔡美珠、溫素珍。本張專輯的錄製成果令人眼睛為之一亮,其原因是專輯當中的歌者都是擅長歌唱的耆老,每一首歌曲都是牡丹村古謠的代表作,編詞者所編的詞,意境深遠,學習者很快就能琅琅上口。若一定要吹毛求疵,會被挑剔的部分,是專輯的製作成本過低,使得製作人無法選擇更好的主機錄製,是比較可惜的地方。由此看來,歌謠數位化時,錄音器材的優劣竟然成了重要的關鍵,不容忽視。
2010 年12 月1 日,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文化園區管理局出版了名為《大武山亙古的文學詩頌》的專輯,這次的出版是以平和和萬安兩個部落的歌謠錄製為主,兩個部落各錄製一張CD,兩張CD 組合成這個專輯。兩個歌團錄製的曲目呈現如下:平和部落:1.《paktu》(部落頌)、2.《uniyu》(吾你憂)、3.《ljayuz》(新娘哭頌)4.《uiljanaluwan》(思戀)5.《kinuljav》(勇士進行頌)6.《puljiya》(鞦韆頌)7.《paljailjai》(勇士頌)8.《lalesai》(傳說)9.《imaluljangi》(期待)10.《kisutjasutjav》(兩性之歌)11.《saceqaljan》(輕快情詠)12.《iyuljaljai》(守真頌)。萬安部落:1.《a lja denaen ni ina sae palumi ya miyamilingi》(感嘆)2.《yaljingatju》(山柚之歌)3.《iyuljaljai》(婦女頌)4.《naky sedrep yi tjadru valj》(部落頌)5.《cudrisy》(諸歷夕)6.《ina lja ina》(伊娜拉伊娜)7.《uai yui》(勇士舞之歌)8.《ina lja ina》(一見鍾情)9.《isacealjane》(輕快情詠)10.《kemiljikilj》(狩獵之歌)11.《naluwane 1》(依戀)12.《naluwane 2》(一場遊戲一場夢)。平和部落和萬安部落錄製的這兩張專輯,無論是從歌唱、從內容、從音響等各方面來看,都是一張極其優秀的作品,製作人把部落裡面最經典的歌曲,集結在這兩張CD 上面,這張專輯成了部落最重要的文化資產,值得典藏。

~ 欲瀏覽完整內容,請下載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