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音樂生態觀察


[ 總論 ] 2010

文化資產保存概念、活動與傳統音樂文化保存的審視

作者:范揚坤



一、現象,典禮與演出

2010年7月31日(星期六)下午三時,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於台中創意文化園區(台中市復興路3段362號)國際展演廳,舉行「99年度重要傳統藝術保存者暨保存團體」授證典禮。這是《文化資產保存法》(以下簡稱《文資法》)修正公佈後1,公部門第二次宣佈指定重要國家無形文化資產,及其之於當代的代表保存者(團體),並專為這些獲得指定的保存對象舉行授證典禮活動。2

此次授證儀式所針對「傳統藝術類指定保存對象」,亦即《文資法》中,所謂「傳統藝術:指流傳於各族群與地方之傳統技藝與藝能,包括傳統工藝美術及表演藝術」3等技藝文化的擁有者與保存者。受證者,如當日請柬、手冊所列順序依次分為:王清霜(漆工藝保存者)、黃塗山(竹編工藝保存者)、林吳素霞(南管戲曲保存者)、張鴻明(南管音樂保存者)、苗栗陳家班北管八音團(客家八音保存團體)、南投縣信義鄉布農文化協會(布農族音樂pasibutbut保存團體)。此外並同時針對「文化資產修復、保存特殊技術」部份,指定交趾陶保存修復技術(保存者:林洸沂),石滬修造技術(保存者:澎湖海洋文化協會----吉貝保滬隊)兩種,為之辦理「99年度文化資產保存技術及其保存者暨保存團體」授證。

此次授證典禮於儀式活動過程間,所宣佈六種被指定傳統藝術類國家重要無形文化資產中,漆藝與竹編兩種屬「工藝美術」傳統文化,餘另南管戲曲等四種,則同屬文資法所稱傳統藝術類的「表演藝術」範疇,其中相當程度又兼與民族音樂文化的歷史傳統息息相關。是以當日在典禮活動間,並由各表演藝術類重要無形文化資產的指定保存者提供演出節目。此外,本年度國家指定無形文化資產的關注視野,還首次及於客家、原住民(布農族)弱勢族群的藝能傳統。至此,合前2009年迄經國家指定的五種傳統藝術類無形文化資產4,被指定為重要無形文化資產的傳統表演藝術,總計已達九種。

年中舉行授證典禮後四個月,同2010年的12月4、5兩日,文化資產總管理處籌備處(以下簡稱文資總管理處)又再在台中創意文化園區舉行「薪火相傳---重要傳統藝術保存者暨保存團體傳習成果匯演」(以下簡稱傳習成果匯演)活動。此次演出節目即包含2009、2010兩年間、先後被國家指定為重要無形文化資產,包括:歌仔戲、南管音樂、說唱、北管音樂、布袋戲、布農祈禱小米豐收歌、客家八音、北管戲曲等九種「國指定」重要傳統藝術的保存傳習成果5。在這兩日間所演出各節目內容,全由各指定保存者擔任授業藝師,及其於當年度指導藝生學習所得之各種表演藝術內容。是以這次演出活動的基本目的,主要係為展示、考核有關重要傳統表演藝術於目下之保存傳習成果。

本文依此藉上述兩次活動為引,說明觀察公部門本年度針對前列國家指定重要傳統藝術的作為,如何經由無形文化資產保存的政策概念,與相關民族音樂、戲曲的保存者或保存團體結合,推動各項技藝傳習承續工作情況。透過官方本年傳統藝術類無形文化資產授證典禮與傳習成果匯演兩次活動現象,我們可從中觀察《文資法》修正通過以來,公部門相關業務單位----文資總管理處目前參與傳統音樂傳承活動的策略、情境與模式,及其如何在摸索、試探過程當下所面對可能需要進一步突破的議題。

二、活動,形式與意涵

細別文建會本年度針對國家重要無形文化資產所舉行這兩次活動,由其下文化資產總管理處籌備處所為,雖說皆本於《文資法》內涵所規範之業務範疇,然此二者所展示的重心及意義,實際卻大不相同。前者,即辦理授證典禮的必要性,係為使無形文化資產的概念具象化,期待透過儀式性的衍生活動宣示,可能再現原只限於抽象法條中的章句內容。另「傳習成果匯演」活動,則直接涉及到現階段負責落實《文資法》之公務部門的行政措施,及其對國家無形文化資產保護實務的態度、方法與表現。是以授證典禮中必須有高階政治人物出席為藝術保存者或保存團體授證,以示盛典之隆重。6其間所安排的演出,也必然當由重要藝術的保存者(團體)出面示範。

由此一授證典禮的活動形式,雖可見主辦單位意圖藉由特定儀式性內容的鋪陳與安排,以塑造隆重的盛典氛圍,來強調公部門重視無形文化資產的官方態度。嚴格來說,儀式本身不能反映對照內涵的重要性,甚至孤島性質的典禮活動本身,同樣不能使人感到重要與否。儀式活動不論如何塑造典禮氛圍,端賴外界看待此事的態度,與其從中賦予意義的詮釋模式與關切程度,方能得知儀式所針對內涵是否受到重視。尤其就趨勢經驗的客觀結果論,保存傳統文化的現實環境條件常不免讓人感到失望。因此若從量數的比較觀點來看,雖說當「《文資法》實施以來,各縣市已陸續完成文化資產普查、登錄作業,但如與鄰近的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或日本、韓國的無形文化財相較,臺灣的國家指定無形文化資產數量則明顯不足」7情況,但仍有需要謹慎從事,尤其在可見未來當授證典禮一旦成為可有可無的例行性儀式活動,即可能在失去新聞熱度的情況下,使得看待媒體曝光度等同選票的政治人物,難再有出席的興緻或意願。因此對無形文化資產表現重視的程度,不能只有典禮,只有虛銜,還必須有充實的經費支持,與相對可行、必要的支持計畫。

相形之下,另一「傳習成果匯演」活動則為強調文化傳承進行狀態,用演出以展示這些重要無形文化資產在本年度的保存成果。因此可見授證典禮儀式和傳習成果匯演兩種活動彼此間實際又有其一定程度的同質性關係。但是二者不僅在呈現形式上不同,在文化象徵意義的姿態上,也絕不相似,有別於前者的靜止感,後者的展示本身最重要處則在於揭示一種未來性的人文期許。

又由於「傳習成果匯演」的演出活動基本目的,主要係為展示、考核各指定重要傳統表演藝術於本年度的保存傳習成果,是以此次參與2010年「薪火相傳---重要傳統藝術保存者暨保存團體傳習成果匯演」表演者,必須由前述各種指定保存者(團體)所傳弟子擔綱,用以呈示文化延續的承傳、保存氣象。故而此類演出是否必要,乃至此前經常性的傳習活動是否得以常態化,並不能從《文資法》主條文找到直接的定則或行政規範,還需要以母法為根據,另進一步衍生訂定必要之的行政規範或作業要點。亦即文資總管理處根據文資法制定,自2009年10月1日開始正式實施〈重要傳統藝術保存者及保存團體傳習計畫〉(以下簡稱〈傳習計畫〉)作業辦法8所發展出的活動。換言之,不論受指定保存之傳統藝術的技藝擁有者原有後繼者與否,或有傳習之教學活動與否,經此國家指定的法定程序完成後,相關藝能的保存傳承,相對自有公部門參與角色的需要與約束力。因此對保存者技藝的承傳、教學活動,以及後繼弟子學習情況的評估,便不再被視為是當事者傳、受兩造,或一人、一己的個別私事,有其當受到矚目、檢視的客觀需要。

正因有此需要,乃有文資總管理處制定〈傳習計畫〉辦法的基礎,從而為公部門建構參與傳統藝術保存工作的角色,與在此無形文化資產傳習活動的自我定位。是以在此由〈傳習計畫〉連結的關係之中,各藝師(包括各別保存者或保存團體)根據文資總管理處所制定此〈傳習計畫〉規範之辦法為依據,配合計畫所預設框架,自行提出個別技藝傳習執行計畫書,詳述傳習目標、教學構想、經費需求,以及傳藝弟子的選擇等。公部門則相對以此〈傳習計畫〉辦法為根據,與各指定傳統藝術各藝師(保存者)所提傳習教學活動計畫訂定契約,從而支應各計畫必要經費,並提出計畫執行成效的檢視方法與考核標準。 故此次屬計畫期末成果之一的演出活動性質,因受雙方傳習教學計畫的契約規範,不能視為單純的表演,還是計畫執行成果之考核對象。換言之,在此一舞台演出的內容與過程,即成考核表演者年度所學成果的唯一依據。

~ 欲瀏覽完整內容,請下載全文 ~